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听完这首歌,就回(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夏日,是适宜出门看世界的季节。列车驶过之处,满眼皆是绿色,高高的玉米地,斜斜的草坡、灌木、树林,无不欣欣向荣。

车内,男乘务员们,身着白色制服,内搭白色背心,有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怀旧之感,又有着这个世纪时尚之风。小伙子们高个、壮实、阳光,这些山东大汉如泰山般,散发着不同于他处的味道。

到达泰安时,天阴着脸,欲雨还休的样子。友人建议,如遇大雨,可以考虑改去千年古刹灵岩寺和岱庙。第二日,开窗,漫天零星小雨。鱼与熊掌的选择过程里,总要有所割舍。最终决定登泰山。

确实,细雨中的泰山,如隔着帷幔般,山朦胧、树朦胧。唯有近距离的靠近,才依稀见些奇石异草静静地伫立于山的一角,温柔地微笑。

雨,似有似无地落着,织着诺大的面纱,纱上堆满隐形的小珠,每个想要撩开纱巾探究泰山的人,发际间,现着晶莹,密密地。于是,人人便似从晨间走来,携着雨露,怀着期许,仰着喜悦的脸容,一步一步,迈进山神的怀抱。

烟霭中,我以间歇间行的方式来体味泰山的若隐若现。时而,鸟儿在不知名处啾啾,抬头,却不见它芳颜;时而,溪流声从山下传来,哗哗地,低头,它隔在浓厚的雾中。只有脚下的台阶,湿露,清晰。抬着我不轻不重的腿,数着不紧不慢的节奏就这样,不知中,十八盘幽然现于眼前。雨,此时却也大了起来,我掏出防晒衣遮挡于头上,定神看着如天阶般的十八盘,叮嘱自己:“雨,无论你是何种姿态,我,不言弃!”身边,游人川流,话音不断,我默然拾级而上,眼里只有陡然挺立的台阶,一级又一级,小心翼翼,不晓得走过了多少级台阶,终于,十八盘最艰难的部分在稍平坦的地方告一段落。心,舒了一口气;腿,酸痛起来;衣服,全然找不到一处干爽的痕迹,己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发丝,一根根贴着头皮,意欲滴出水来。山风悄然跑出来,调皮地给了我一个拥抱,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我下意识搓搓手,继续前行。

最艰难的路己走过,其余的路只剩下信心满满,前面红墙赫立——南天门到了,“门辟九霄仰步三天胜迹;阶崇成级俯临千嶂奇观”。我站在南天门口,奇观留给了雾霭,走过来的路,也隐遁了身影,可有何所谓,过程就是登山的全部意义。到玉皇顶时,雾好似散了些,我立于海拔1500米处,观摩迷一样的无字碑,无意间一回头,泰山忽地顿时开朗起来,太阳笑盈盈地洒着余辉,原来揭开面纱的泰山是这般模样:山景历历在目,石碑林立于苍松翠柏中,刻有“擎天捧日、仰观俯察”的字碑列于路边,字体刚劲雄厚;玉皇庙下,路面平坦开阔;碧霞寺处,黛青色的山环绕着云,云簇拥着山,嬉戏、变幻,如梦,似仙;峭壁、山崖、蜿蜒的山路……虽然,山下依然雾缭绕,我看不清泰山的全貌,可得了泰山的雨水、这日光、这云海、这偶现的景,便自认为是“妙”。

下了山,决定还去其他地方转转,在车少而道阔的国道上奔跑,心会象花儿般歌唱。

日照的海,胜在沙细而海岸线长。只是我到海边时,由于阴雨天,海水泛着些黄,少了往日的蓝,海天交接处现着灰白色。沙滩上、海浪里,一张张兴奋的脸,一串串欢欣笑声。雨,阻断不了人们赶海的热情,只因海所带来的无穷无尽地快乐!

“麦德姆”台风来得急匆匆,用不停歇的大雨宣告它的存在。透过窗台,我凝视箭般落下的雨,“嗖嗖”地钻进土地,搜寻夏季里的余热,慢慢把它们消融在这一潭雨水里。风强势起来,引得树木也不得不摇摆歌唱。我翻出防晒衣穿于身上,抵御“麦德姆”透露的点点秋凉。

台风过后的清晨,天,瓦蓝。我起了个早,溜达去菜市场。今个周末,城市正在酣眠,一、两个行人点缀着寂静的街道,市场并不远,却完全超出我的想象,无屋无门,东西都敞亮亮地在露天里候着。蔬菜、瓜、果齐齐摆于地上,任挑任选,菜不以色靓、个大为优势,而以新鲜、价廉为主题;鱼、肉各有一档,都用小货车运来,置于案上;菜农旁是一早餐档,有热乎的豆浆、豆腐脑以及自家做的煎饼,档主热闹闹地忙碌着,我痴呆呆地看着,恍然回到小时候江南那个小镇,也如这般这样。

山东的煎饼薄而软,可以在中间放些大葱、鱼或别的炒菜,随性卷成各种式样,就着一起吃。此种吃法和“武大郎”炊饼的小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炊饼外皮撒有芝麻,甜而香,内皮则带有五香的咸味,轻轻一挤炊饼两侧,中间便是空心的口,放上你喜欢的菜式,咬一口,香溢唇舌。想武大郎当年若做出此炊饼,生意定会火到爆棚,潘金莲又如何会舍得弃下腰缠万贯的他?

锅贴,我本以为是饺子,其实是于炖菜同时,把做好的大饼,直接贴于锅的周边烘烤,饼成菜熟,便可就菜吃饼。说来简单的一道菜,功夫都在饼上,不可太硬,也不可太软,既能立于锅边,又要能烤透,不能不说,发面里面有窍门。

有些饮食是无须技巧的,但纯正是需要的,我所走过的山东地界,豆腐以其厚实、质朴的原汁味,让我恋恋难忘。美好,有时就是经年后的刹那间里,它仍然保留着一份真诚!与人与物,皆如此。

“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自古圣贤多磨难,孔子,亦如是。幼年丧父,中年、晚年先后丧子、丧妻,一生坎坷;半生颠沛流离,致力于教育,三千弟子,贤者七十二余,伟人也!如此,怎能不前去拜访智者的故里。

曲阜,建有孔庙、孔府、孔林。庙,祭祀处;府,私宅也;林,墓地。

庙,自然恢宏讲究;林也是肃穆庄严,而我独喜孔府,不仅因为这是唯一办公与住宅合为一体的建筑,更是由于其中的风格。

穿过官衙区域,进内宅前有一假山,告诫来者说话开门见山之意,与江南的九曲回廊的委婉相比,多了北方人的直爽。前上房,前后堂楼的建筑方正、一目了然,排列有序,有着“君子坦荡荡”人格之风。内宅门里墙上,有一似麒麟而非麒麟的贪婪之兽,它拥有所有的宝物,依然还想吃太阳,意味贪婪,此壁画警戒府人莫要贪赃枉法,因此可想,孔府后人的为官之道以及家教应是严格的。

后花园内有两奇观,一是“五柏抱槐”的自然景观,因五棵柏树合围一槐而得名。据说,树龄达五百余年,也是孔府中的吉祥景,意味包容、和谐、风雨同舟。

第二奇的是一副人工壁画,称作“金光大道”,画中的道路,不论你从哪个角度看,路都会向着你,说明人人都有路可走之意。虽未知画匠姓氏名谁,但其无比的技术、超前的人道主义意识确实让人震叹!

我,劳倦的双腿,游走的不过是山东的一角,他乡之景,如拨动心弦的歌,那些相似、相异的旋律,与之相合,为之沉醉,旅游的魅力莫过于此,只是美人会有迟暮时,美景尽头是归期,曲终,人,须回。

癫痫病发作会怎么样北京癫痫病医院那家好西安较好癫痫病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要怎么选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