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梨花淡淡溶溶月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茶艺
无破坏:无 阅郑州癫痫病发作自救办法读:1140发表时间:2015-07-08 10:37:23 武汉儿童羊羔疯哪个医院治疗的好    相约的时候,并不知道那夜的月色如此美好!   相约的季节,是在春天;相约的地点,是在梨园!   自然界的四季中,春天总是很特别,也许正因为她仿佛少年似的,就分外妩媚、缠绵而多情。这不全因为它草翠柳绿,也不全因为花儿姹紫嫣红。这一切在夏天里都有,甚至在秋天里还有,但在夏季和秋季,面对红花绿柳,花就是花,柳也不过是柳而已,人们很难心情荡漾。而在春天则不一样。在春天,当你面对一朵花时,你立马想到的,不是她多姿多彩,如何装点山河,而是想到这春风中的一支,如果将她斜插鬓角,那知己的红颜该是何等娇媚;当你面对一株柳时,同样,你不会想到她如何点染春风,春风又是如何葱翠,你一定会想到,那细腰曼妙的红颜知己,如果再手拈弱柳,那该是何等的柔若无骨,娇不胜风,从而引发你无限的怜惜,乃至于要揽她入怀还不足,必定非含她入口了!这怕是春天的特色,也怕是春天中人的特色吧?   所以,春天是多情的,也是多事的,非有定力的人不能过春天。不信,你看看那些在春天惹出事来的人,无论情事,还是傻事,那些人差不多都是缺乏定力的。   如此看来,春天本来就够魅惑人的,何况还有月亮!   一千多年前的鄜州,月儿圆圆,月色清亮,如多情的歌声,从空中柔柔地落下来,泻满了一家住户的院落。这家的女主人是一位玲珑剔透的夫人,虽然正处在战乱之中,虽然丈夫远在京城,虽然蓬门甕户,虽然家无宿粮,虽然荆钗布裙,但却洋溢着优雅和诗意,这一段自然风流态度,并不是所谓大家闺秀或者小家碧玉靠着家风能够修炼成的,而是在书香和诗歌中陶冶洗练出来的。至于她长得如何,因为月光朦胧,只能想象而已。不过,一位对月痴情的妇人,即使她貌如东施,但就凭她那温柔如月光一样多情的心,也能感动得今人后悔自己晚生一千年了!   那晚的月光很好,纯净得不染纤尘。虽然世界无声,但那月色中明显地融和着古琴、二胡和箫的声音,有些低沉,有些委婉,有些缠绵,有些哀伤,它们在妇人的心河中流淌。月光在妇人心中荡漾,溶溶的,有新鲜的乳汁一般的洁白与柔和。妇人深情地望着月亮,眸子里含着清纯,含着相思,含着渴望,还含着一份哀怨,这就使她那双眼睛分外柔美,能让人的魂儿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治的好掉进去打捞不出来。   月儿的清辉浸透了她那如玉般白净、光洁的臂膊,裹着花香的露水无声无息地潜下黑龙江癫痫那个医院治得好来,沾湿了她那乌云一般的鬓发。然而,她依旧望着望着。咦——有两条晶莹的小溪从她的眼中流出呀!   你一定会怜惜不迭地问,这妇人是谁?对,她就是杜甫的夫人。   “夫人”这个词带有很庄重的高贵色彩,我用这个词,表达我对她的尊重和倾慕。在那个多事之秋,老杜为君王计,把她抛撇在这么一个无亲无故的地方,孤苦伶仃,还要抚养两个嗷嗷待哺、不懂世事的孩子,真是把她难为得现在想起来还让人心痛。当今这个社会,又有什么理由抛撇下老婆,让她独守空房呢?即使有理由,又有几个能够为天下计,而让老婆做“孤家寡女”呢?一旦做了“孤家寡女”,又有几个老婆会在深夜思念、对月怀人呢?其中,更有甚者,恐怕不用丈夫吩咐,自己就会把自己“拜托”给另一个男人“照管”了。   这也恐怕不仅是古今月夜情感的巨大落差吧!   何况杜甫夫人望的是秋月。秋月自然没有春月年轻,多情是多情,但绝少浪漫,更多的则是“心上搁个秋”了。现在流行一首歌,叫《月亮代表我的心》,其中唱道:“要问我爱你有多深,爱你有几分,月亮代表我的心……”这里的月亮应该是春月了。   如今这约会的男女就是唱着这首歌出场的,地点在梨园。咱现在该说说这梨花了。古人诗云:“千树万树梨花开。”又云:“梨花院落溶溶月。”前一句并非写梨花,而是借梨花说事,来形容雪。殊不知雪和梨花差可比拟的仅仅是色彩,但它寒冷,缺乏温情。而开在春天的梨花却很有人性之美,她色彩洁白,却不冷硬,白得纯洁,白得温柔,白得质朴而又耐看。喜欢梨花,也就是喜欢她的这种淡淡的厚道。有人形容她盛开。说是“梨花胜雪”,这“胜”的,不是色彩,而应该是她的性情和品质了。因为具有这样的性情和品质,那些狂蜂浪蝶在梨园间既不敢“狂”也不敢“浪”了,一个个文静起来,轻声低吟,悠然飞舞,举止都那么端庄高雅,绝不敢泄露一点下流的世相。   古人云:处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芳。这话说得怪,怎么能够闻不到呢?有人说习惯使然,实在是其人自芳使然。自己得到熏陶,散发着芬芳,让身边的人也呼吸到芳香,却又不觉得自己很香,是香包蛋蛋,是宝贝,这样的人岂不更加难能可贵?梨花该是这样的人!   月色如乳汁一般,洗着梨花,洗得梨花淡然隐退了。这又是梨花的雅处。绝不似海棠,用矫情的艳容来引逗诗人,诗人也便矫情起来,去做什么“故烧高烛照红妆”这样矫情的事。她不这样,而是一派天然,该淡化就淡化,该隐逸就隐逸,没必要惹得人寝食难安,丧魂失魄。只有那一缕幽微细腻的芳香不断地在夜空中悠悠发散。   就在这样的月光下,芳香中,约会的男女会干些什么呢?   风很甜,也很细,掀动他们的衣角,但也只不过顽皮而已,悄悄地一拨便放开手,决不大掀大敞,引人作非分之想。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促膝谈情”,说的话,如果用世俗的心去想,你一定臊得慌!   女的说:“我的心像这梨花!”男的说:“我的心像这月儿!”“嗨——”这是风儿在偷着乐,这俩人说什么呢?在这寂寂无人之时,在这渺渺无人之地,还不快说些“动听”的话!   女的说:“说到月,你知道古代多少关于月儿的诗词?”男的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女的说:“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男的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女的说:“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男的说:“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女的说:“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男的说:“清迥江城月,流光万里同。”女的说:“皎皎秋中月,团圆海上生。”男的说:“月好共传唯此夜,境闲皆道是东都。”女的说:“昭君溪上年年月,独自婵娟色最浓。”男的说:“圆魄上寒空,皆言四海同。”女的说:“云披玉绳净,月满镜轮圆。”……   嗨,怎么尽说这些“无聊”的诗词呀,干嘛还不快说些“有趣”的话,逗逗咱的心?可是,这对男女一对一句说着有关月儿的诗。连风儿都听倦了,休息了;连隐藏在地下的发情的春虫也听厌了,唱和的兴趣也丧失了。但这对男女还在说,虽然听得月儿不愿走,但仍然不知不觉仄向西天。于是,男的说:“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女的说:“明晚犹在此,相咏梨花白。”男的说:“我的心像这月儿!”女的说:“我的心像这梨花!”他们手拉着手站起来,同声说:“让月儿和梨花为我们作证!”然后便回去了,然后月儿更加清朗,梨花更加芳香。   我知道窥视和偷听的人很失望,但我奉劝一些人,不要一看到男女在一起就老是感到肉麻;当然我还要奉劝另一些人,也不要一看到男女在一起就会暗暗着急有伤风化,这样想去的人,其实心底下似乎也并不怎么纯洁,无非是用正人君子的道统来作掩饰罢了。我奉劝你们还是用月色的清纯、用梨花的芳香来荡涤一下心灵中的污泥浊水吧!   惟愿美好的月光中多多发生美好的故事!惟愿美好的月光笼罩下的梨园胜地多多发生美好的故事!   春天是多情的,但春天未必就能撩乱人的本性。人应该是有定力的,这定力或许无关乎道德!   请溶溶的月儿作证!请淡淡的梨花作证! 共 28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