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失约一场雪(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茶艺

大西南是难见雪的,不是每年都有飘雪,所以每遇下雪天气,我的心像孩提时盼望过年一样,欢呼雀跃,无比的喜悦与激动,即便是雨夹着雪,雪裹着雨的小雪天气,我都兴奋异常,2018年刚来,离我居住不远的地方纷纷扬扬下起了雪,下得我翘首而望,下得我心里荡漾,好想放下案头的工作,飞奔那个山梁,那座失约的城市,与纷飞的雪花来一场不醉不休的约会!

儿时的记忆中,沸沸扬扬的雪,像天女散花般飞天漫地,一夜之间,田野、村庄全都穿上了洁白的银装,房前屋后的泡桐树、水杉树、李树、桃树光秃秃的枝条挂满了雪花。尽管凛冽的寒风灌进衣袖、裤腿,冰凉的雪片飘打在脸上、手上,全身瑟瑟发抖,但是我喜欢这样的情景,喜欢一夜醒来铺天盖地的雪把昨日的灰暗照亮成耀眼的洁白,喜欢看村庄、屋檐、树梢、草丛被雪花覆盖后的轮廓和线条,那是一种自然雕刻的艺术美。很多时候,喜欢仰起头颅闭上眼睛任由雨雪飘打在脸上,感受浸进心里的冰凉;喜欢看一片片晶莹的雪花在空中翩翩起舞,漫天飞扬,像只只美丽的蝴蝶,时而轻缓,时而狂舞,像个精灵在空中翻飞、旋转……

诗人是爱雪的,我的南方女诗人朋友英子亦然。她本是安静的女子,静静地在办公室做着自己的工作,静静地写着清淡的山水文字,但是一提到雪就像只淘气的兔子欢蹦乱跳活沷顽皮。我们相识于作品简介里的容颜,相知于一篇一篇作品的灵魂文字,因为她那个城市也少雪,雪的稀罕与珍贵成了我们共同的感受。三年前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远隔千里约定待到一场大雪纷飞时来个雪林约会,我虽知这样的惊喜很少,但一时兴起,竟脱口应允了。2016年冬天一个刺骨的黑夜,远在柳城的英子匆忙敲响了我的手机,欣喜地说她那个城市下雪了,她说她一夜没眠,查天气,看机票,掐钟点,要为我准备一场华丽的盛装。我知道那是她对飞雪的喜欢绽放的浪漫,那是一个诗人对生活的热爱迸发的情怀,不,或许是对异乡的我视为知音的深情呼唤。微信里她几次催促,就像催促她心爱的人去赶赴一场故乡的盛宴,那个时刻,我的内心一阵狂喜,为她的多年等待而感动,因为一场漫天飞舞的大雪,因为一个相识很久的伊人,我激动的心随着她柔甜的催促和雪飞的描绘而荡漾……

但是我犹豫了,不因距离,不因有什么故事,而是身在体制内的不由自主和肩上的责任,我失约了。我无意于去撞开对方世界的一扇门撰写情外的烂漫,更无意于去剥开藏在心灵深处的柔软只为一时的快乐,我们只想在雪花纷飞时绑上彼此飞翔的翅膀,在大雪覆盖的林地里写下心灵的呼唤。可是我最终让她泪水模糊了那场失约的雪。在那坐城市旁的山林里,她在雪地里写下阳光一照即会融化的诗句:/你说失约一场雪/而我的季节里,等待着在雪地写上/你的名字/幻想和你奔跑在飞雪的世界/把深深的脚印/留在山间,留在天外/几十年都不融解/我知道雪的那种体温可以做梦/从诗意的情弦上寻找浪漫情怀/。没想到一次不经意的承诺,成了她日后的期盼。

人生中有许多的美丽,正如路上的风景,我们终将是一种错过。雪是我们最美的想念,年复一年,等待着那个季节就此凝固,雪是每一个文人墨客的向往,我在心里约定,总有一天我会与雪赴约,看北国风光,万里雪飘的壮观,看漭漭群山上铺天盖地的雪飞。那个时候,在田野,在狭谷,在山巅,到处是我们张臂呼喊的声音,飞奔,打滚,堆人,像年轻人那样充满激情;那个时候,我们的热血依然澎湃,把对雪飞的飘洒与赞美尽情抒写,或者,把深藏心底的秘密埋进雪堆,等待春暖花开的时候流入梦乡。

佳木斯哪家医院能有效治疗癫痫?山西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湖北医院看癫痫需要多少钱托吡酯能治疗癫痫疾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