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幸福的滋味(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茶艺

幸福是什么?生命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早已过去不惑之年的我,终于清楚地知道了,幸福,就是处在忧患中,处在奋斗中,处在品尝苦的滋味中。那才是生命最旺盛的状态,是能抗拒一切外力的最强盛的时候。安逸则会消磨一个人的斗志,使人在困境面前软弱无力,这些大道理,我在书本上第一次读到的时候,只是当作好句子去欣赏,而现在,则是亲身体会到了其中的哲理。

女儿小的时候,因为老公是老大,下面紧接着是两个弟弟,公婆为了给另外两个儿子盖房子结婚,拼命地劳作,筹钱,还是借下了巨款,才完成了那两个巨大的任务。一晃就是十几年过去了,这十几年,正是我最需要公婆帮忙的时候,但是,没有人帮我一把,不论是地里还是家里,我和老公被生活折磨得几乎天天有病,两个孩子也因为营养不良而不断的打针吃药,一家人面黄肌瘦,皮包骨头,因为没有抵抗力的缘故吧,我和老公动不动就上火,满嘴的口疮,经常牙疼的一夜夜的不能睡觉,我的胃整天疼得就像烂了似的。孩子们不是感冒,咳嗽,上火,就是腹泻,和无缘无故的发烧。女儿曾因莫名的发烧,接连几天的打针,她因为极度的害怕打针却抗拒不了而嚎哭到几乎没有了气息;还曾因为腹泻不止而到处输液,找单方,去城里跑好几趟,七十多里地,都是老公骑自行车带着我和女儿,以致女儿从喜欢坐自行车到情愿在路上下来车步行,因为她坐累了,我的胳膊也因为抱女儿坐自行车而落下了酸疼病,直到现在才好;女儿还因为肺炎多次的到处输液,因为那时候,我们那个村子里没有医务室,看病要去几里地以外的外村,而且女儿总在半夜发烧,我们经常在夜里把被窝搬到地板车上,老公拉着我和女儿,叮叮咣咣地去到外村医务室,敲半天的门……。儿子则每年春秋两季都会犯咳嗽病,一咳嗽就是两个多月,夜里咳嗽的不能睡觉,简直能把心肺都能咳出来。而且两个孩子极度的害怕打针,每一次都是我和老公想尽了办法哄骗,那时候,没有哭的时间,没有一会让人停下来思考:“我怎么过啊?”这个问题,因为每一秒钟都有十几种事情等着你去做,你必须要同时想好几件事情,同时做好几件事情,就是这样,还是有好多事情没有来得极做。于是,地里的庄稼被草“吃”了,人们说我们是懒蛋,不会过日子,我们走在大街上,还得顶着这个光荣的称号,十分荣光地向人们笑着。因为,那时候,似乎哪一个人都比我们强,他们的孩子有人照顾,可以清净地干活,不用三心二意,他们的家里地里的活计有人帮忙,家里井井有条,地里没有杂草。而我们,公婆没有功夫管我们,娘家父母更无法管我们,因为相聚太远不说,那边两个弟弟的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父母亲更是自顾不暇。

女儿小时候那几年,总是没有柴烧火做饭,我就带着女儿去捡。而且公公给我们建的那个大地锅的锅灶,没有留出烟的洞口,每次做上午饭,屋里的烟呛得人不能呼吸,眼泪哗哗的,不能睁眼,在外面都看不见屋里的东西,全是浓烟。小女儿在里面也被熏得哇哇直哭,可是又不能把她放在外面。就这样的厨房,我在里面哭了好几年,直到后来我和老公有空了,在墙上凿开一个出烟的洞口,才没有那么多浓烟了。

那时候,没有钱买菜,也没有功夫种菜,经常一年到头啃咸菜,“吃白模”。就是只吃馍,没有任何菜,有一年,连油都是婆婆给了一小罐,我都是一滴一滴的数着吃,真的,一次顶多五滴,在大铁锅的底子上,根本看不见。连大葱和蒜瓣都是奢侈品。

而且,我的心比任何人都高。我没有踏进大学的门槛,才过了这样“丰富多彩”的生活,我发誓,绝不让我的孩子再走我的老路。于是,我给自己的肩上压下一个巨石,暗地里使着劲,在那样的环境里,我教会女儿一至三年级的知识和简单的英语,让女儿直接踏进小学三年级的大门,而且成为班里的学习尖子,直到进入高中。女儿是远近村里出名的孩子,我也是,老公也是。因为我们付出的要比别人多好几倍啊。如今,为了儿子,我们在北京奋斗了六七年,什么样的苦都吃过,什么样的罪都受过,我们都撑下来了,不仅因为以前吃苦的底子好,还因为一个信念在支撑着我们,那就是,一定要给儿子创造一个文明的环境,让儿子在北京上学。

如今,女儿的大学也快毕业了,女儿利用自己打工的钱,不断的给我们买东西快递到我的门口。人们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我真正地享受到了这个小棉袄的温暖了,好幸福啊!

看,儿子穿上姐姐给买的新棉袄,多帅,多高兴!我和老公看着,心里像是灌进了一坛子蜜。儿子背着姐姐给买的新书包,穿上新棉袄去上学了。老公用着女儿给买的高级修脸刀,穿着女儿快递来的新棉鞋,手机里还是女儿给冲的话费。我呢,每天服从女儿的“命令”,用她给我买的洗面奶和护肤霜美容,女儿说,不允许我再老下去……

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天津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成年人得了癫痫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