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不乖:比标准答案更重要的事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4 分类:茶艺

(摘自意林博客)我有篇文章被收录进语文教科书里去了。那年我的孩子正好是第一届读到这篇文章的九年级学生,他们班上的同学就对他说:“你回去问你爸爸,这篇课文到底要考什么?”

于是儿子跑回来问我。

我不听还好,一听差点儿没昏倒。我生平最痛恨考试了,没想到自己的文章变成了别人考试的题目。

我抓了抓头,尴尬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学校老师会考什么……”

“可是,”儿子着急地说,“你是作者啊。”

“问题是我当初写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让人拿来当考试题目的啊。”

后来学校真的以这篇课文为题考了一次试。

儿子考完试之后,我突发奇想,请他把考卷拿回来让我也考一考。

本来不考还好,一考之下我发现我不会写的题目还真多。我写完了试卷,儿子对照答案,竟只得到八十七分。儿子用沉痛的表情告诉我:“爸,你这个成绩拿到我们班上只能排第十三四名。”

我听到后有点愣住了。考十三四名当然不是很糟,但这起码表示:我们的制度更认同那十二个比我分数更高的同学。

这实在很可怕。如果所有的人都很“乖”,大家也全循规蹈矩地变成了拿高分的考试高手,将来谁来当作者写文章给人读呢?

本来,学习语文是为了培养学生欣赏作品的能力,并且在欣赏的过程中学习到用中文表达的能力。然而,在这样的制度下,学生的思考全被文法、词性这些技术性的问题给占据了,以至于考试能力固然很强,却加深了他们对中文的疏离。这样的疏离,不但剥夺了学生从阅读中得到感动、思索人生的机会,甚至剥夺了他们书写表达的兴趣,搞得他们连写出通顺流畅的文章都大有问题。这么一来,就算语文考了高分,又有什么意义呢?

虽然这只是我们可以举出来的千千万万个例子之一,但这样的例子也正是“太乖”的最大风险之所在。这样的风险在于:一旦主流思考错了,我们就万劫不复了。

长期观察雁鹅的诺贝尔奖得主劳伦兹曾有个很有趣的观察:他发现由于母雁鹅喜欢色彩艳丽、翅膀肥厚的“肌肉男”型公雁鹅,同种竞争的结果,一代一代的公雁鹅变得色彩越艳丽,翅膀也越肥厚。不幸的是,鲜艳的色彩使得雁鹅更容易暴露,肥厚的翅膀更减缓飞翔的速度。这一“同种的竞争”的优势正好是“自然竞争”的劣势。于是,一代一代下来,雁鹅在大自然中,面临灭亡压力。

就某种程度而言,这些“肌肉男”型的公雁鹅,像是顺应社会主流的“乖”孩子,也得到了一定的回报。但雁鹅自己很难理解到,它们同种的竞争优势,反而加快了它们被淘汰的速度。(来源)

沈阳癫痫正规医院吴忠利通区看癫痫上那个医院贵阳治疗癫痫需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