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论皇叔与公主的那点关系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28 分类:创意小说

身为大顺国嫡公主的孟玉珥被迫招驸马,结果还没成亲就克死了四个未婚夫,举国震惊。

而宫内传闻九皇叔和嫡公主之间关系很亲密,让她更加无奈,要知道异性王的九皇叔算是她的授业恩师,怎么可能呢?

但若否认吧,这九皇叔确实也不像话,帮她挑男人不说,还喜欢对她动手动脚,肢体接触。

可是这风流成性的九皇叔,一面勾搭她,一面流连花丛中,这又是怎么回事?

前一晚,她落水幸亏被皇叔救回,虽说被训了一顿,好歹捡回了小命啊!

所以,对于皇叔一些无力的事情,她决定原谅他。

而画骨香的事玉珥虽然没有上报顺熙帝,但还是上了心,派了人去黑市查探。

她这样做也不是吃饱着撑着没事找事,而是她这个人从小预感特别准,虽然有些想法来得莫名其妙,但偏偏每次都被她给猜对了,这次她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要出大事了,所以还是留个心眼比较妥当。

晚些时候,派去查探的人送回了消息,汤圆接了信鸽,送来给了玉珥,纸条上只有短短两句话,但却让玉珥精神猛地一震。

——黑市确实有画骨香传说,并且还有人公开叫价,称能弄到可使人起死回生的画骨香,一两一百两黄金。叫卖人名为陈武,和帝都歌舞坊潇湘梦来往甚密,属下怀疑画骨香来源是潇湘梦。

潇湘梦……

啧,这个名字听着怎么那么熟悉?

玉珥拿起灯罩,将纸条凑过去舔了一下火苗,又长又薄的纸条被火苗卷为灰烬,她默不作声地看着,黑眸中映着这火苗的影子,只感觉心情像是扁舟漂流在大海上,摇摇曳曳。

女尸案牵扯上潇湘梦的时候,她只把目标锁定在死者冬儿身上,倒是没怎么留意这个天下闻名的歌舞坊,但现在疑似和画骨香扯在了一起,她就不得不重视一下了。

玉珥立即给密探回复,让他假扮成要购买画骨香的商人,先去和陈武接洽,看看能不能弄到传说中的画骨香再做打算,毕竟她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真是假,传说虽然大部分是不可信的,但所谓无风不起浪,当年高祖开国过程记载得的确有些悬乎,所以还是弄清楚真假再说。

这样想着,玉珥已经写好了纸条,将纸条绑在信鸽的腿上放飞。

玉珥住在东宫,已经相当半个皇储,所以手下所有配备都是非常齐全的,她的探事司也是出了名的人才济济,在黑市探听画骨香简直易如反掌,甚至他们还帮她走了一趟潇湘梦实地探查了一番,于是等到第二天玉珥来到暖阁处理政务时,桌子上已经放了一叠关于画骨香来龙去脉的资料。

玉珥仔细看着,发四平市那些医院看癫痫病好现画骨香的起源的确是那个城外吴家镇的捕蛇夫起死回生的事,事件发酵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这一年多画骨传说从城外传到了城内,又从帝都扩散出去,虽说只在黑市和黑市间传递,但影响范围已经不小。

而且官僚也有人开始在打探,只是经营画骨香的人非常狡猾和隐秘,反侦察意识非常强,不是百分百信任的熟人绝对不给,她探事司的人用尽办法都没办法从陈武手里骗掉一点画骨香。

再说这个潇湘梦,倒是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介入了画骨香,只是陈武和花姨珠姨等潇湘梦鸨母来往密切,有些可疑罢了。

玉珥一页页看着,心想都发酵一年多了她才刚刚知道,那在此之前是那些人藏匿得太好,还是有人将消息挡在了她门外?

思前想后都想不出个比较合适的处理办法,到最后她还是选择去一趟偏殿,把这件事和席白川说一下。

走去偏殿的路上,玉珥心情还有点蛋蛋的郁闷。

心想自己都及笄了,接触朝堂也有两三年了,但好像还不够成熟,大事上还总是依赖席白川拿主意,真是……活该被欺负!

席白川自从交了兵权,就越发空闲了,平时除了上朝和处理一些分内的公务,就是在偏殿摆弄花花草草,品茶写字,美其名曰陶怡性情,玉珥却觉得他的性情完全不同陶怡,因为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还是不要糟蹋花花草草为好。

“老师。”有求于人,玉珥将自己的姿态放低了些,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席白川正在种玉兰花,听到她正儿八经喊自己‘老师’吓得差吃多了苯妥英钠的危害点将脆弱的花根折断。

“太阳是西边起来了吗?晏晏上次这么诚恳叫我老师,似乎是八岁那年。”从那次之后,心情好就喊皇叔,心情不好直接连名带姓地叫,完全把尊师重道的良好品德喂了狗。

玉珥撇嘴:“你想听,我还不乐意喊呢。”

“那你现在喊是有什么事相求啊?”席白川栽好了玉兰花,心情似乎很愉悦,洗了手就来给她泡茶,只是泡了茶却不让她好好喝,非要端着喂她,玉珥窘迫地低头,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然后就直奔主题了:“皇叔猜对了,我真有一个难题想求教你。”

“嗯?”

“不知道皇叔听说过没,如今帝都又流传起了画骨香。”

女性癫痫患者如何做好产前护理

这回轮到席白川意外了:“你怎么知道画骨香的?”

“那天偶然听说的,觉得里面有问题,就让探事司去查了查,结果发现似乎牵连甚广,连潇湘梦都沾了关系,只是线索不明显,我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玉珥不想再尝试那种奇葩的喝茶方式,见他冲好茶,抢在他之前端起茶杯一口喝掉。

席白川:“……”

玉珥问心无愧地和他对视。

席白川只好放弃继续喂茶的想法,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很欣慰地点点头:“你还不算笨。”

“好端端的又骂我做什么?”玉珥不满。

“其实我也正想和你说画骨香的事。”席白川支着额头,桌边的玉兰花映入他的眸子里,摇曳着鲜艳的色彩,“那天在淄河,我当真不是去寻花问柳,而是向那个女子打听画骨香的事,但她说着说着就忽然贴上来,又那么碰巧被你看到,我当真很冤枉。”

玉珥漫不经心地喝茶:“哦。治癫痫病的药物开浦兰贵不贵”与我何干?况且你琅王以风流名满帝都,就算那次不是为了寻花问柳,想来平时也没少光临,否则人家姑娘会那么热情地贴上去?

“你问出什么了?”

席白川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这才说道,“那女子原本是潇湘梦的舞姬,只是姿色一般舞技也一般,在美色如云的潇湘梦里很不起眼,也赚不到什么钱,这才离开潇湘梦去了普通青楼。她说她曾无意中看到黑市的人去向花姨购买画骨香。”

玉珥闻言一时激动,倏地从软垫上站了起来:“所以,潇湘梦真的有画骨香?!”

……可是,潇湘梦怎么有画骨香?

席白川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安抚地拍拍她的后背:“你急什么?且不说现在什么都是云里雾里,就算潇湘梦内真有画骨香,那也不值得你这么害怕。”

玉珥心情哪能有他说得那么轻松,昨晚她又去翻看了关于当年那场画骨香风波的记录,越看越心有余悸,所以才会那么急切想要弄清楚画骨香的来龙去脉,好尽快处理,否则等到将来它成型了,想要再拔除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女子还说,品级高的舞姬都清楚花骨香的事,她们还会在和客人欢好时借机向客人推销。”席白川说道,“所以与其在这里担惊受怕,但不如找个知道内幕的人彻底了解其中虚实。”

玉珥觉得他这话说得很有道理,抚掌道:“那这个重任就交给皇叔你了,以你的美色,再加上你和颜如玉的关系,当然能从她口中得出其中虚实的!”

席白川黑着脸:“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勾引颜如玉?”

玉珥诚恳点头:“这件事皇叔去做两全其美,一来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嫖娼,二来能有助案情,这个计策非常棒!”

“孟玉珥!”席白川气得几乎咬碎牙龈,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你的脑袋绝对是门挤了!”

玉珥很无辜地眨眨眼,她这个计划不是极好的吗?

看着她的样子,席白川闭了闭眼长长呼出一口气,又忽然地笑了一声,那笑得有点阴森,玉珥抖了抖,默默往后移动了几步,离他远点。

“没心没肺的女人,我要是真去嫖她,将来你就得哭死了。”

玉珥不以为然——嫖她又不是嫖我,我哭什么?

“不去!”席白川扭头直接丢下两个字,那模样傲娇到不行。

玉珥只好循循善诱,给他讲道理分析,从江山社稷说到百姓民生,从为臣之道说到师生情谊,但某人就是不为所动,他说她刚才那番话从精神侮辱了他,从人格上玷污了他,从肉体上出卖了他,他是个有原则和底线的人,出卖色相什么的绝对不会去做,因为他是个实力派,不靠脸的。

“不帮就不帮!我找别人帮忙去!”玉珥被气到了,“嫦昭仪也是从潇湘梦出来的人,我就不信她什么都不知情!”

席白川慢悠悠地说:“我打赌你从她身上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等着瞧!”玉珥重重一哼,甩袖走人。

【精彩小说节选,未完,想要阅读后续章节,请关注V信工众号:read9wus,发送数字:4,即可获得全本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