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多想,您再陪我们一程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文学
   这次,继父的生命,真是熬到尽头了。   虽然从他被诊断出癌症的那天起,想过迟早会有这么一刻,而当这刻真的临近,却还是不能自制。想着他那么好强能干的一个人,就这样被病痛折磨的奄奄一息,有点埋怨老天的不公,可用佛的话说,这是他的命,早已注定的,我们无法更改,也更改不了。   然,二十年的感情,岂能凭一句命运注定就能抹杀?那也根本不可能。   人们往日都说,血浓于水。但从二十一岁就和继父相处,期间的点点滴滴,虽不能和亲生父亲相比,却也融入了骨髓。毕竟二十一岁以前,无知懵懂,二十一岁后,生活教会我们宽容,谅解,且以博爱,大爱的胸怀接纳任何事。因此,对待继父,就不那么偏激和狭隘了。他呢,嘴里说不管我们,行动上,却从未撂下。   这次,他倒下了,轮我们尽孝了,他却不愿麻烦我们半点。这叫我们的灵魂如何过得去呢?前几天,女儿放假说,赶在她出省前,一定得看一回他老人家,不然,下次见就不准在哪里了。本约定这个星期天去,昨天,是继父的生日,他急不可待说,谁能来就先来吧,他怕他等不到,还怕他随时犯痴呆症地不认识我们。当我问他想吃什么时,他却说,来了什么也不要拿,他已经难以下咽了,拿了也是浪费。   明知他瘦骨嶙峋,却没想到,他瘦的失了人形。我一向坚强,生儿子时,性命垂危都没流泪,此时,目睹他的胳膊腿变成麻杆条,再也忍不住汹涌的泪水。我有能力面对失败,却没一点勇气面对死亡。尤其是在最亲的人身上,我更是懦弱百倍。我不知道,继父都六十多岁了,我怎么还那么不舍?也不知道,要作别一个人,就是眨眼间,也是轻易间的事?   静坐下来,吃饭了。他不动筷子,只一个劲看着我们。恬淡且款款深情地看着我们。这就算是告别吗?如果是,我不想要,也对这个场面不满。可这却是最完美且又凄美的方式。父女情一场,我想说,没和他呆够。还想说,多么希望,他再陪我们一程。这个时候,所有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我只得低头夹菜。   他仍旧像以往一样,细心地安排合乎我们口味的吃食。端上来一盘牛肉时,他示意母亲放到我跟前,我内心已酸楚难耐了,他还这样付诸慈爱,我再不装着吃得香,无疑伤他的自尊。这顿饭,是有生以来最刻骨的一回,这顿饭,也把我们浓郁的父女情彰显出来。我吃一口,就看他一眼,那张脸上,不仅写满沧桑,还写着他对我们绵绵不断的关心。   那双眼睛,尽管黯然无光了,却有着一丝无比饱满的依恋。   我不想悲痛欲绝,我仅仅想哭。大声地哭,痛快地哭。其实,哭已代表不了我的情绪,更多是滴血。只有将血滴出来,我才能好受一点。二十一岁,没了父亲,那时,好像还不觉得有多痛,也或许,痛过去了,就不知痛是何滋味。如今,四十一岁了,痛的几乎找不到出口,痛的才真正体会出痛的真谛……   多半个小时的饭,我们却像是吃了漫长的二十年,确切地说,二十年的缘分,就在这多半个小时内总结了。梦既然醒了,就得继续向前走。母亲打着伞,妹夫推着轮椅上的继父,妹妹紧跟身后,且做好随时搀扶的准备。而幼小的儿子不堪世事,他又蹦又跳,似乎眼前的一切与他无关。   这就是,所谓的来世一遭么?   这就是,所谓的,命有所归么?   平时,总是忙碌过日子,一点也不珍惜拥有,而当一旦失去,倍感惋惜与遗憾。有时,觉得老天再给一次机会,会好好的干点让人感动的事,会好好的弥补以前所犯的过错。年轻时,一概浅薄,一概逃避,等懂得时,却覆水难收。   就这样无情地划上句号了吗?   整整一个中午,我们都陪着他。他问完了我们的计划,又问孩子们的前途,接着拿出他的遗像,最后告诉我们,这顿饭吃了,他的心思也就了却了。那张放大的遗像,他微笑着,很满足的那种笑,让我的心禁不住放下一点。初开始,他是最忌讳人家说他的病体,中期了,他还是难以承认,直到现在,他才由坦然转为超然。   那条通往黄泉的路,我们每个人都得走,有些事,不管我们做何感想,皆得必须接受。而当你看透彻了,想开了,也就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了。这二十年,我很庆幸,继父亲走后,有这么一个默默无闻的父亲延续着爱,我也很万幸,遇到他,是我们的造化。只是,人生太短,青春太快,在我来不及和他认真建立父女情的时候,路在不经意间走到了终结。   但,终结处,父女情已不是一般的父女情了,而是一种没有血缘胜于血缘的感情,同时,我也把他搁置和亲生父亲一样的位置。 湖北去哪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武汉小孩癫痫好治疗吗荆州哪些医院治癫痫病?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