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陈忠实先生,石油人崇拜您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短篇言情
破坏: 阅读:683发表时间:2018-01-28 19:16:55
摘要: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刚走上工作岗位,在西安石油仪器总厂工作。那时我作为文学青年和周围一大批文学爱好者,为陈忠实那厚重的笔锋所展示的关注农村生活的场景而痴迷。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我们读他每一篇作品感动不已的情景。

【荷塘“有奖金”征文】陈忠实先生,石油人崇拜您(散文) 陈忠实先生走了,但他与石油人结下的深厚情谊,永远珍藏在石油人的心中,他的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的文学的精神,永远感动着我、鼓舞着我、激励着我!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刚走上工作岗位,在西安石油仪器总厂工作。那时我作为文学青年和周围一大批文学爱好者,为陈忠实那厚重的笔锋所展示的关注农村生活的场景而痴迷,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我们读他每一篇作品热血沸腾、感动不已的情景。
   1984年,我考入了华东石油学院。学院的风华文学社召开陈忠实作品研讨会,我受托向陈忠实写信,汇报研讨会对其作品的评论概况。不久,我便接到了他的回信,信中以热情的话语让我向来自石油战线文学爱好者转达诚挚的谢意。同学们竞相传阅着陈忠实的来信,赞赏着他功夫老道的毛笔字。风华文学社在星期日召集一大群文学爱好者,到黄河入海口举办野餐聚会,大家唱着当时正流行的《黄土高坡》,手舞足蹈地大声朗读陈忠实作品《梆子老太》《康家小院》的精彩片段,以那种特有的浪漫方式庆贺陈忠实的来信。
   时隔10年之后的1994年初春,当陈忠实应邀来到我所在的石油企业参观时,负责接待的我拿出了那封已珍藏10年的热情洋溢的信,向他叙述了当年黄河入海口那群石油学子野餐庆贺会的场景,陈忠实激动不已,他说:“石油人是我心中的偶像。大庆我没有去过,石油工业对我太陌生,但我渴望了解他们,知道他们。1980年应长庆石油报社的邀请,我和陕西作协的几位同志走访了长庆油田。我印象最深的是在陇东的一个石油钻井作业现场,两边是陡立的山峰,整个川道就此一个钻井平台,有四五个钻井工人正在钻机轰鸣声中紧张地作业,到了吃午饭时,炊事员用担子挑来了饭菜,工人们穿着满是黄泥水的工作服,席地而坐,我那时才真正体味到什么是‘风餐露宿’。我至今还记着那位管理电机的女娃,她满身油污,全神贯注地工作,她的青春就是在那里度过的。这一切使我感到震惊,石油人创造着现代文明,他们却长年生活工作在远离城市,远离现代文明的地方,这使我领悟到‘奉献’的真实内涵。”
   我请他为石油工人写几句话,陈忠实执笔疾书道:“我敬仰石油战线上的所有竭心奋力者,源于这条战线上的杰出代表大庆和工人领袖王铁人。在我们国家和民族处于危机的六十年代初期,以铁人为代表的石油战线上的人们,成为支撑一个伟大民族的精神脊骨。我至今依旧崇敬你们,你们的事业和你们的精神,鼓舞我和你们一样掘进!”
   2004年8月,受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邀请,陈忠实作为石油采风团团长,带领中国作协十多名著名作家,从敦煌出发,翻当金山,进入柴达木,过冷湖,到花土沟,深入千里油区,采访为祖国献石油的普通劳动者。他带领作家沿着1954年在西安组建的第一支石油勘探队从敦煌开始的行程,用脚步并借助骆驼横穿过沙漠和戈壁,体验着创业者在绝地生存的困顿,感受着创业者为实现梦想战天斗地的豪迈与激情。他站在花土沟连绵不断的群峰间,注目着石油工人挥汗如雨的劳作,感佩着石油人奉献的钢铁意志。他特意带领作家们来到柴达木盆地北缘南八仙,把一瓶西凤陈酿祭洒在1955年8位年轻的女地质队员遇难的地方,祈祷报效国家的巾帼英雄化为天仙,成为创业继承者心中的凤凰。回到西安,陈忠实感慨道:“柴达木之行对我而言,是精神补钙之旅,理解感动之旅!”随后《人民日报》刊发了他的散文《柴达木掠影》。在那充满真情沉甸甸的语句中,使我们体会到了一位人民作家对石油工人的理解、尊敬与歌赞!
   石油人不仅崇敬陈忠实高尚的人格风范,更加崇敬他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的精神。他的“垫棺”之作《白鹿原》沉雄博大,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一位著名文学评论家曾击节叹赏道:“深入寻常百姓家,这就是《白鹿原》的魅力!”
   二十年来,经我手请陈忠实签名的《白鹿原》有3400多本。2012年隆冬的一天,一位同学癫痫发作对患者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急呼呼地打来电话,说他们石油局为年终表彰先进、劳模,经过征求意见决定,给每位先进、劳模奖一部人民文学出版社为庆祝《白鹿原》出版20年编号限量版《白鹿原手稿本》,单位托人从北京购了350部手稿本,请我帮忙让陈忠实签名。我抱着试试的心情赶到他参加会议的地方,面有难色地向他述说此事。我的话音未落,他就回答:“石油人需要的,给签!”
   陈忠实在追忆尊师王汶石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至理名言:“作家凭作品活着,作家活着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创造艺术;作家创造的艺术比作家自身的生命更恒久,无论做到了或没有做到都应该持续追求;如果游离或转移了艺术创造的兴趣和心劲,那么作家这个职业就没有任何意思了。”
   白鹿原屹立,陈忠实已逝去,石油人崇敬您!

共 1854 字 1 页 首页癫痫病可以治疗吗.php/article/showread?id=825069&pn2=1&pn=1">1
癫痫要做哪些事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