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月季花又开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言情
此时正是农忙时间,地里的麦子刚刚收获,村里人都忙着晒麦子。也有行动早点的,麦子已经入了粮仓,正在收拾地里的麦穗和柴草,准备着老天爷下了雨,就能把今年的夏玉米播种上了。   狗蛋娘占下了村口这段路面。她把麦子摊了一遍又一遍,摊得薄薄的,好象今天一天就能把麦子晒干。太阳火辣辣的,她摊好麦子,躲在槐树底下乘凉去了。农村人不讲究,她用嘴吹了吹石碾碾盘上的灰尘,一抬屁股,坐在了上面,右手在脸前来回扇着风,嘴里嘟嘟囔囔骂道:”妈的!这老天!还真是热!”   村长骑着摩托车从镇上回来,不知怎么,摩托车压在一砖块上,连人带车摔出路面,跌在刚收了麦子的地里。狗蛋娘听到动静时,村长已经爬了起来,正捡起他那墨镜往脸上戴。狗蛋娘看到他那尴尬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吆…,村长您老人家唱得哪一出?”村长正窝了一肚子火没处发,听她的问话,再看她那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隔着路面,他小声嘟囔着:“也不怕闪着腰。”然后又说道:“这路成你家的了?晒得这么宽,还让走路不?”狗蛋娘听到这话,从碾盘上跳了下来。边往这边走边说:“村长哎!这在路面上晒麦子,可不是我兴起来的哈,祖祖辈辈都是这样做的!再说了,你是一村之长,这事你该想想办法!”村长等她走近跟前时说道:“赶紧把我扶起来,这还好看是咋地?”狗蛋娘止住笑声,和村长一起把摩托车扶起来,推到路面上,村长骑车走人了。等村长走远了,她”噗哧”一声又笑了起来。   二柱子和媳妇从地里回来,老远就看到她在笑。二柱子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都是好事的主。“吆!吆!吆!你这是得啥好事了?捡到大元宝了?”狗蛋娘笑得更欢了:“比捡了大元宝还高兴呢!快走几步!过来我和你说说。”说话功夫,两个人已经来到跟前。狗蛋娘有声有色,眉飞色舞地说了起来,最后竟然把村长说得腿也摔了,脚也崴了,连脸上也划破了。两个人听完后,一并笑了起来。“活该!摔死这狗日的才好!”二柱媳妇狠狠地说。二柱子冲她使眼神,那意思非常明白,让她尽量少说话。可二柱媳妇就是不理睬他,继续说道:“狗日的!不是东西!那天文静老师去他家家访,正赶上他媳妇不在家!他对人家文静动手动脚的!把个文静吓得好一顿跑。”“还有这事?他多大岁数了,人家文静可是没过门的大姑娘!他也敢动歪念头?”“可不!文静可是咱村里的功臣,自打她来了,俺家孩子学习上进了不少!文静可是有主见的,要不是喜欢志刚这孩子,人家能从大城市来咱这穷山沟!”“可不呗,志刚是有福气,找到这样一个好女孩!也苦了志刚了,本来大学毕业会有更好的工作,可偏偏愿意回咱穷山沟来发展,这几年,没少吃苦受罪的!”狗蛋娘接着说。“以后就不苦了,这就叫先苦后甜!你再去山上看看,他捣鼓的那些果树,都结满了果子,眼看着就能卖钱了呢!”二柱子接茬说着。“这就好!这就好!他和文静可是有盼头了。”   不知何时,李大伟走到了跟前,二柱子递给他一支烟,再给他点上。这李大伟是出了名的万事通,狗蛋娘笑着问道:“大伟啊!这几天没什么新鲜的事?”这李大伟慢慢悠悠地抽着烟,吐一口的烟雾慢慢散了开来,这才慢吞吞地说:“还真有!但不能说!”二柱子媳妇笑了:“他知道啥!甭听他瞎白话!咱回家吃饭了!”二柱子跟着往前走着。“爱听不听!不听拉倒!”这李大伟说,“你们有没有看见村长天天往镇上跑?听说他那当镇长的舅舅要退休了,他这是急眼了!咱村里今年换届不?很多人都打算选志刚干!他能不着急嘛?”“这事倒是真有。”三个人同时说道,“志刚有能力帮咱村里先富起来。”远处,走来一中年妇女,看穿着打扮,走路的姿势,几个人不难确定是谁。二柱子媳妇说:“别说了,村长的二夫人来了。”“哈哈!哈哈!”几个人笑得更欢了。   来人走到跟前时,狗蛋娘首先打着招呼:“银花啊!这是去哪里了?穿得这么洋气?”“哎哟!我的大婶子,我这就叫洋气了,您也不到镇上去看看,人家的女人才叫洋气来!”银花答非所问,走了过去,只闪下一股香水味儿。几个人撇撇嘴:“还不是让村长带回来的,还装啥?好就好呗!只要你男人愿意!别人谁都不会管!”这银花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她和村长那点事,村里人已经不是稀罕事!她男人在外地包工程,平日里不回来,所以应该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了吧?      二、   村里的学堂里,文静正在给孩子们上课。“有没有谁能用‘好像’这个词造成句子?”别看孩子们平时又吵又闹的,可只要文静老师上课,他们安静了许多。文静看着讲台下面举起手的孩子们:“刘小小,你来说。”这刘小小是村长的儿子,平时反应挺慢的,没见他举过几回手,这次难得看到他也举了手,文静老师想给他这次回答问题的机会。只见刘小小慢慢地站了起来,吞吞吐吐地回答道:“文静老师好像门外的月季花一样美丽。”话说完,孩子们都笑了起来。刘小小以为答错了,低着头,话也不敢说了。文静为了给他自信心说道:“刘小小回答得非常好,老师虽然没有月季花儿美!但老师会尽量做到生如夏花!让生命奔放,让自己无悔。”讲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不知道这群孩子是否明白了老师的话。   翠翠这两天没来上课,文静下午放学后就去了她家。翠翠正在家里洗衣服,翠翠妈躺在床上,看样子好像是病了。文静走过去问道:“嫂子这是怎么了?怎不赶紧去医院看看?”翠翠妈苦笑着:“没大病,就是老咳,过几天就好了。”“这可不行!得赶紧去医院!”我用电动车带你去吧?”翠翠妈连连说道:“不用!不用,我过几天就好了!”文静没有办法,只好依着她了,临走帮翠翠把衣服洗了。偷偷塞给翠翠二百块钱,说道:“快去给你妈拿点药吃,这样拖着可不行!”翠翠眼泪要掉出来了,“谢谢您,老师,我这就去。本来早就该拿药吃,可家里真没钱了。”翠翠飞跑出去。文静知道她家的情况,翠翠爹爱赌博,家里总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看着翠翠去拿药了,文静骑着电动车向山上走去。近来因忙着学生们考试的事,好久没去山上看志刚了。“他小子倒也沉得住气,也不回来看看我。”文静想着,电动车的速度快了许多。两边的野草闲花点头哈腰的,好象是在跟文静问好。这条路和村口那条大路,都是志刚回村后修的。为了修路,志刚把房子做了抵押,向银行贷了款。眼看着志刚的果树都结出了果实,喜人的丰收就要来临了。文静哼着歌,衣裙飘飘,心情无限好。   在山脚下的一个废旧屋子旁,文静看到一个人。远处看时,因有树木遮挡,无法知道这人是谁,只见他走进了那废旧屋子里,不知要干啥。这屋子是以前看山的老人留下的,好久没人住了,没事谁会到这里去呢?文静想着,不知怎么解释这个人的举动。走到跟前时,这人刚好从屋子里出来。文静一眼认出了此人。他是村里的能人,天天在外地包工程,挣大钱。不难知道,这人是银花的丈夫,能人杜海涛。对于他,文静还是比较熟悉的,每到年底,文静都会做一次家访,不管是学习好的孩子,还是学习差的孩子,文静都会去他家里坐坐,和家长们探讨一下孩子们的学习情况。而每年年底,这杜海涛也正好在家,关于他儿子杜飞的学习情况,他还是比较关心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没文化太可怕了,我那时候不知道,真正在社会上混,没文化就象傻子,做某一件事情必须付出双倍的努力。”所以他和文静很聊得来。文静下了电动车,主动和杜海涛打招呼:“杜大财神,怎么看上这破屋子了?”杜海涛先是一愣,然后又笑笑说:“想去你家果园看看来!这不人有三急吗!就在这里解决一下了!”合理的解释!文静也笑了笑:“那走吧!咱俩一块去。”“算了!我还是不去了!免得打扰你们说悄悄话!改天再去哈!”杜海涛匆匆忙忙走了。   志刚正在果树底下忙活着,文静悄悄绕过去,伸手想捂住他的眼睛,志刚把头一歪,说道:“我家大美女来了!”文静呵呵笑了。志刚说:“老远就看见你来了,只是想看看你又使啥花招。”文静小嘴撅得老高,撒娇地说:“你还能看见我啊?我以为你和那些树过一辈子呢?!天天就知道鼓捣它们,都懒得去看看我!”志刚从树底下钻了出来,笑着说:“你是我的第一宝贝!树是我的第二宝贝!别小瞧这些树哈,说不准咱全村发家致富就靠它们了!等我的研究成功了,我毫无保留地教给村里人,让大家一起富起来!”志刚说这话时,信心满满的。文静笑得更欢了:“有人说,生命在于折腾!我看你就是那个爱折腾的人!”志刚趁她不注意,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关键你是那个支持我折腾的人!趁着我们还年轻,一定尽情地折腾一回,那样等我们老了,坐在摇椅上可以给子孙们讲讲我们的故事!”文静脸颊扉红:“谁说要嫁给你了?”说完偷偷跑远了,志刚在后面追着,大声嚷道:“到底嫁不嫁给我?快点说!不然让我追上你,我可就……”笑声在山川间回荡,天上的云儿也笑得羞红了脸庞。      三、   早晨,不见刘小小来上课,文静只好打电话给家长,电话是刘小小妈妈接的,她告诉文静说,刘小小吃过早饭就出来了,可学校的孩子和老师们,谁都没见到过刘小小。孩子不见了,那还了得!而且这可是村长的独子。村里的大喇叭里传出村长的近似命令的找人通知,全村里都在互相问着,有没有看见刘小小?有没有见到村长家孩子?但结果都是摇摇头。   教室里,杜飞低着头,文静走过去问道:“杜飞,大家都去找刘小小了,你怎么还不去?心里有事吗?”杜飞抬起头,满脸的不高兴:“我才不去找他,要不是他老爸太坏了,我妈和我爸也不会打架,都是他爸的事,昨晚,我爸把老妈打了,还骂她不要脸。”杜飞说着说着哭起来。文静抚摸着他的头说:“小孩子家家的,你们还不懂,好了,不哭了!”杜飞用手抹抹泪,抬头看着老师问道:“是不是我爸把刘小小杀死了?”文静吓了一跳,赶紧问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可不能乱说的!”杜飞吓得吐了吐舌头,小声说:“昨晚,我听老爸狠狠地说过,什么让他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还有什么什么的!总之是不让他好过之类的话。”文静替他擦擦眼泪,说道:“那是气话!不能当真的!”   还是找不到刘小小,到了下午两点,全村都没有人找到刘小小,那就只有报警了。村长拿出手机,正要拨电话报警,他家的座机响了。村长接过电话,就听那人说道:“你儿子在我手上!你要是敢报警!我就杀了他!”村长的手哆嗦起来:“你想怎么样?你要多少钱?我都答应你!”那人冷冷的说道:“我不要你的臭钱!我只要你问问自己的良心,你究竟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电话里剩下嘟嘟声。   全村里炸锅了,村长的儿子被人绑架了,文静想起杜飞的话,又想起那天看到杜海涛的事情,文静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但她不敢确定,也不愿确定!她谁都没告诉,骑着车向那间废旧屋子的方向去了。   她不敢把电动车骑到废旧屋子附近,在离屋子十几米远的地方,她把电动车停好,靠在一棵大树上,自己绕道向废旧屋子靠过去。离屋子越来越近了,文静把自己藏在一棵大树后面,看到有两个陌生人在屋子附近来回走动,好象真是在这里守着什么!或者刘小小真的就在这屋子里。文静下意识的摸出手机,此时她不敢给志刚打电话,因为离得那两个人太近了,一旦发出声音,就会被发现的。她小心翼翼地给志刚发了条短信:“快到山下废旧屋子这里来,我怀疑刘小小就藏在里面!”发完短信,文静藏在那里不敢出声。远处“呼啦”一声响,文静顺着声音望过去,自己电动车没放好,歪倒在地上。那两个人听到响声,只听一个人说道:“过去看看,是不是来人了。”两个人向那边走了过去。文静趁着这个机会向屋子靠近,屋子的木门因年久失修,有大半已经烂掉,文静从这里看到屋里确实有人,被人蒙住了眼睛,绑住了手脚。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再探出头来四下里望望,看那两个人还没回来,迅速的解下蒙着那人眼睛的黑布,妈呀!真的是刘小小。这刘小小看到老师,张开嘴就要喊叫,泪水涌奔而来。文静捂住他的嘴,小声说:“别出声,待会儿,跟在老师后面跑。”三下五除二解开绑着的绳子,拉起刘小小往前跑去。她熟悉这里的地形,清楚地知道,只有跑到路上,才能遇到来帮助她的人,此时她多希望志刚能快点赶过来,心咚咚咚咚直跳,脚步也乱了方寸。不能往村里跑,那两个人在那个方向,拉着小小从树林里往山上跑去,回头看看没人追过来,文静心里稍微轻松点了,但脚步不敢停下。看到大路了,文静一阵欣喜,拉着小小的手往路上奔去。刺耳的汽车刹车声,志刚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从山上往下来的汽车司机,怎么也想不到树林里会跑出人来,等看到人时,再刹车已经晚了,文静倒在血泊里,刘小小吓呆了,他只感觉老师用力推开了自己,他摔倒在离汽车只有一米远的路面上,看到老师手臂在流血,那血的颜色象极了盛开的月季花。      四、   医院的走廊里,村里的人有一多半在等着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他们谁都不说话,只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他,最后把目光盯住手术室的门。杜海涛和那两个看守刘小小的人也赶来了。杜大能人后悔不已,跪在地上磕着响头,嘴里连哭带说的祈求着:“求菩萨保佑,让文静老师快点好起来!我根本也没打算伤害小小,只想吓唬吓唬他老子,怎么能把罪过让文静老师来背呢?要惩罚就惩罚我吧!求求菩萨保佑……”医生出来了,志刚抢上前问道:“她怎么样了?医生!”声音有些沙哑。医生摇摇头:“脑子里有淤血,我们已经做了处理,能不能醒过来,得看她的造化了。”所有人心都瘫了。   病房里,孩子们在跟老师说着话,医生说,只要有人能唤醒她的意识,她就能醒过来,孩子们有的朗诵课文,有的读诗,他们轮流在跟老师说着话,希望老师快点好起来。小小拉着老师的手,轻声地说着:“我知道您会醒过来的,因为您是月季花儿,月季花儿的能力是无限的,每个月都会有花开,即使会有花落时,那也是为了储存能力,能让再一次花开更加美丽。”孩子们眼睛湿润了,齐声说道:“生如夏花!努力绽放!无怨无悔……”志刚明显看到,文静的嘴角上扬,脸上有了笑模样,孩子们的老师回来了。   四川那家癫痫病医院最好湖北治癫痫正规的医院鄂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武汉中际癫痫医院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