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简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言情
冯三珍和丁厚根的裂隙就是从一碗丸子汤开始的。   “老头子啊,我说你就不能尽点心,煲个像样的汤,也让我省点心,享受一下被男人的关爱。”   “你老婆子那标准,没人能做到,做不到,我也就死心了,各人冷暖自知吧。”   “你这是什么话,哦,夫妻一场,到头来给我一句冷暖自知?你这汤就是煲的不行,温度也不够,热汤鲜三分知道不?还不让人说。”   “随你咋说,爱喝不喝,不喝我自个喝。”   “我让你喝!”老婆子被老头子噎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一下子掀翻了这碗山药肉丸汤。   丁厚根和冯三珍也算是自由恋爱,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中学毕业后,丁厚根爹想让儿子学会他那行手艺,继承他的那份事业。正好,丁厚根也没心思读书,就和爹一起做起了皮匠,从学做楦头开始,再打样子,拼皮面,樘里子,到绱鞋一整套学回后,自己开了间皮鞋作坊,很快就吹吹打打,风风光光地把冯三珍娶了回来。婚礼上,同学“二饼”还拿他俩打趣:“你俩好啊,天设地造的绝配。一个是缝三针,一个是钉后跟,做的是皮鞋,有这么绝配的吗?”一面说着,还一面做着缝鞋和钉鞋的动作,两个人当时被闹了个大红脸。后来,冯三珍回家后就和娘急:“给我起个什么难听的名字,要能改我真改了。”   “那是你们同学打趣说的话,你排行老三,叫三珍有什么不好,人家都羡慕你们俩,这叫那个啥?天设地造的一对啊。”   可是这天设地造的一对怎么就说出这样绝情的话来了呢?      (二)   自从生活条件好了以后,冯三珍开始注重生活质量。除了每天做出一顿丰盛的晚餐,还学会了煲各种营养汤,什么排骨海带汤、山药肉丸汤、黄芪乌骨鸡汤、海参汤,龟鳖汤、冬笋老鸭煲、羊拐羊肾煲……也不知听谁说的:要想管住男人的心,先要伺候好男人的胃。   女儿长大之后,她不但这样教诲女儿,也手把手教会女儿这些厨艺和煲汤的技艺。以至女儿煲出的汤和自己如出一辙。冯三珍后来骄傲地和老姊妹们说:“女儿的幸福生活和她传授的厨艺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煲汤前的选材,排骨非但是仔排,还一定要软肋的仔排,做丸子的肉糜,不要五花肉的肉糜,油多,也不要前腿肉的肉糜。太硬,最好是夹心肉的肉糜,嫩而不油腻,老鸭煲一定要成年老麻鸭……这些也和丁厚根说道过,只是这老头子没往心里去。现在自己那该死的风湿性关节炎,时常痛的不行,也没心思去菜市场购食材,回来煲汤了。女儿出嫁后,几乎难得再喝碗称心如意的好汤了。   这不,今天这碗山药肉丸汤就是觉得肉糜太硬,一定是前腿肉的肉糜,煲的时间也不到位,温度不够就提不出鲜味来。说了他几句,呵,还来脾气了,这人老了骨头硬了,脾气也硬了?再一想自己也不好,他要喝让他喝去,一气之下将他辛苦煲出的汤给掀翻了,至于吗?说声对不起吧,可这辈子没这个习惯呀,这老家伙也是,咋就不知道嘴软一点。最近不知有什么问题,有心思吗?   自从那次两个人双双被女儿接到省城去住了一段时间后,总觉得,那不是自己的家,虽然是女儿家,按说也就是自个家,可是总不一样,生活习惯,饮食习惯,都不一样,他们暂时没要孩子,说等到经济宽裕再要。二人世界,自由自在,晚上在电脑上搞到很晚才睡。早晨又睡得不知醒,一到双休,能睡到十点。老夫妻俩生活很有规律,早起给他们煲的红豆薏米粥也没时间喝,吃片面包,喝杯牛奶完事。这哪是营养啊,女儿说:“这才是真的营养餐。这话能说到一起吗?”   可是老伴丁厚根说:“孩子们一片孝心,遂了吧,慢慢就习惯了。”   “什么叫慢慢就习惯了,我俩还有多少时间慢慢习惯这些东西?哦,晚上不让你睡,早上不让你起,不让你喝粥,给片干吧面包,就着杯冷牛奶,你过得下去,我不想过。”   就这样硬是拉着不情愿的老伴回到自己家了。老伴丁厚根也有自己的想法,老伴冯三珍的风湿症越来越严重了,往后两个人的事慢慢就成了咱自己一个人的事了,自己怕也吃不消,还吃力不讨好。再说和孩子们在一起有个照应,在省城上个医院也方便多了,这个老婆子就是死心眼。这不,有病在身的人心情不好,心态就是不好,今天这碗汤,一不如意就给掀翻了,自己今后说话还得更加注意着。   有了裂隙的日子,就像砂锅有道裂缝,煲不出好汤了。丁厚根说实在话,也没心思按图索骥地煲出冯三珍爱喝的那一口汤,这冯三珍也死了喝口舒心的汤的心思,日子在不咸不淡地维持着。丁厚根也不想看冯三珍的脸色,于是,早早晚晚不是说散步就是说去走湖,扔下冯三珍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剧。   不久,有人传说丁厚根晚上在广场学跳了跳舞,而且还有一个相好的舞伴,每天在一起切磋。冯三珍开始的时候不相信,他丁厚根有啥可拽的,谁会看得上他!但是,有一天晚上他居然说起了梦话,叫了一声一个女人的名字,虽然不太清楚,但还是叫了。后来,冯三珍就每天多留了个神,关注他究竟会说些什么,那个女人的名字究竟是谁?   有一天,丁厚根又开始说梦话了:“小芹,你咋跳得这样好,我、我能学会吗?”   冯三珍觉得小芹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想了一会,对,就是她,是小学同学。那时候丁后根还没有和她冯三珍好上,就先对那个小芹有了那么点意思了。记得有一回,坐在冯三珍左边另一排的丁厚根推了一下前面的小芹,说;“还给你橡皮。”只听小芹说:“不用还了,你用吧。”会不会就是这个小芹啊?哎呀妈呀,这不就是旧情难忘呀!这怎么是好,我又没法抓现行,梦话岂能当真?   女儿结婚三年了,还没有要孩子。说是这次再接父母来住,不用住在一起了,他们老俩口单独住一套,就在对面楼里,也是三层,这边阳台能看到对面的厨房,有啥事打个招呼就知道了。   这次冯三珍非常积极乐意地答应了,带着似乎不太情愿的丁厚根来到了女儿给安排的小套房。看看壁橱,看看厨房和厕所,卧室里一张大床没用席梦思,是老两口喜欢的板床,就是多铺了床软垫。两面都有床头柜和台灯。冯三珍见了非常满意,用不着和孩子们一样的作息制度了,自己还是过着自己的生活。更得意的是丁厚根这老东西再也不能去找小芹骚情了,有点幸灾乐祸的冯三珍现在似乎活出了自信和尊严。而丁厚根在她眼里,仿佛是只瘟鸡,没了跳舞的搭档,没了小芹,也就没了激情,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三)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是最开心的时候,老伴丁厚根的话好像多了,只见女婿大伟忙忙碌碌,从厨房进进出出,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还煲了一锅老妈最喜欢喝的鲫鱼萝卜汤,那汤乳白色,飘着细碎的油花,还有一款滋阴养肺的保健汤。   丁厚根说:“这厨艺有你能干的岳母传给能干的女儿,还需得着你大伟忙进忙出吗?”   冯三珍心里犯了嘀咕:这个老东西,也会埋汰起我了,许是我断了他的念想,心里的小芹还在等着他呢,没法见面怀恨在心吧,让他去吧,别把他逼紧了,得让人处且让人吧。   “这不,我也得学着点,不能老是让人家服侍吧,再说,丁蕙说了,让我也能表现下嘛。”女婿大伟说着看了眼老婆丁蕙,得到认可。   “是的,妈,往后我们经常煲个汤,让大伟给端过去,我们和爸妈这就叫一碗汤的距离,简单的爱。”   “你们到现在怎么还不要孩子呀?”这是做妈最关心的话题了。   “我们才买了这套房子接你们来安居,等按揭完了,条件好了再要孩子不迟,养孩子的成本不低啊。”   “这叫我们心不安呀,住在这。”   “这不挺好的吗?”丁厚根好像是堵她的眼,故意这么说。   “你就真的这么想?”冯三珍也不示弱,想将他一军。   “那还用说,住在女儿这里有啥心不安的?”   听他这么说,冯三珍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但还不甘心:“那,那你那个梦中情人呢,难道真的不想?”   “妈,你们说的什么吗?”   “我可说了啊,你爸有个梦中情人叫小芹,你问问他自己,有胆子就说给大家听听。”   听完母亲这话,丁蕙哈哈大笑,接着大伟和丁厚根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武汉小孩癫痫哪里治得好武汉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山南市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长春出名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里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