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雨夜思父(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言情

我连续失眠好几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是怎么了?我禁不住自己问自己,是近日工作的压力、生活的空虚还是山城瑟瑟的秋风夺走了我的美梦,抑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想的太多,我头疼欲裂,我在痛苦中挣扎,我想到了亲人,想到了父母,他们虽然年岁不太高,但身体都不太好,尤其是父亲,养了几只羊还传染了布病,一种来自牛、羊的传染病,叫什么布鲁菌病,身体状况日益愈下。快两个月了,我没有回去看他们,心中的思念与牵挂日渐愈烈,莫非我的失眠源于此?

就在我辗转反侧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是那么悦耳动听,就像儿时妈妈哄我入睡,轻摇铃铛发出铃铃的声音。我沉醉在这美妙的声音中。突然我意识到外面下雨了。

听着外面的雨声,我的头疼似乎得到了缓解,但睡意全无,索性坐了起来。夜已深,透过窗帘望向外面,漆黑黑一片,雨丝越来越密集。雨雾中,我看到一位身穿灰色雨衣的老人,脚穿一双大水鞋,背上背着一捆青草向我走来。这是去年秋天回老家父亲留给我的一个画面。记得小时候学朱自清先生的《背影》一文,被里面父亲蹒跚的背影感动,同样,父亲那天的身影也让我记忆犹新。

父亲老了,农田里的活儿有点吃力,就种了少量耕地,养了几只羊。其实他也有养老金,我们姊妹三劝他不要种地养羊了,他说:“闲着也无聊,活儿也不重,我们还能行。”舍饲禁牧的规定他不愿违反,尽管村里的其他人总是在清晨或傍晚把羊群赶出去放牧。他不去,这也许是和他当过多年农村干部有关系,总是极力拥护政策和规定。他每天外出割草,雨天也不例外。母亲帮他把青草放下,父亲进屋把雨衣脱了,由于雨衣有几处破损的地方,里面的衣服也被雨水浸湿了,我有点心疼他,忙着帮他找干爽的衣服,父亲笑着说:这算什么,我小时候就放过羊。小时候天气比现在冷,我放羊穿毡靴,戴狗皮帽子,穿一件白茬皮袄,一整天在山里,那时也吃不饱,肚子饿得咕咕直叫,现在这样的生活已经算是享福了。

我知道,父亲的父亲在集体生产队放过羊,父亲跟着他父亲去放羊是很正常的。

就这样一位儿时放羊,老了还放羊的父亲却是我走上文学之路的启蒙者。父亲从小爱读书,闲暇时总要给我们讲书中的一些故事,我记得最多的就是《杨家将》一书中的精彩片段。父亲记性特别好,能把读过的所有书中的人物记得清清楚楚,能绘声绘色讲他们的故事。这一点我自叹不如,我常常把书中的人物和故事张冠李戴。

小时候,为了更多的了解书中的故事,我从认识几个字开始就一知半解的阅读成人小说。为此,父亲为我买了一本新华字典,这在小伙伴里是少有的。于是,一本新华字典,一些厚厚的成人小说就成了我少年时的全部乐趣,也为我爱好文学奠定了基础。

窗外的雨越下越小,刚才欢乐的铃声渐渐听不到了。天空中有羽毛状的东西缓缓飘下,居然下雪了。雪越下越大,霎时好像时间旋转一般,我被卷入了时光的漩涡中,我被抛在雪地里,眼前全部是白茫茫的一片。我在哪里?就当我茫然不知所以的时候,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小孩,脚穿毡靴,头戴狗皮帽子,身穿一件白茬皮袄。这人怎么如此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一个雪球迎面飞来,砸在我脸上很疼很冷,我激灵一下,再看那小孩,似乎看到父亲苍老的面孔,而后渐渐模糊。

我睁开眼睛,面颊一行清泪,床边的手机闹钟响个不停,原来是个梦。我从窗户向外望去,雨已停了……

男性癫痫治疗的好吗武汉医治癫痫病的有名的医院在哪?北京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