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王支书娶婿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
摘要:康南山区各家基本上都是留女不留男,男孩长大了都得“嫁”出去,女子长大了都“娶”男子进门。男子被“娶”进门之后,就得改换成女家的姓,女人才是家里的“掌柜的”。现今康南人家的户口簿上,登记的户主都是女人。所以,这种婚俗是由女子来传递香火,延续血脉的。 五年前,我到单位包抓的扶贫点叶家坪驻村,时间是半年。村支书姓王,和我同龄,比我大一个月,热情好客,就让我住到他家里。熟悉之后,我觉得他人很好,就称呼他王大哥。   一天,王支书对我说,他央求我给他的小女儿做个媒人。我说,王大哥,你和我开玩笑吧,哪有女方家里央求媒人的?他一拍脑袋,说,对了,你不知道我们这里的风俗——就给我讲了起来。   他说,在我们康南山区,一直都有女娶男嫁的婚姻习俗,这种婚姻家庭有上万户。我说,那就是倒插门;要么就是少数民族的婚俗。他摇头说,都不是。一来这种婚俗在我们这里很普遍,不是外地偶然才能见到的男到女家入赘的倒插门;二来康南的山民都是汉族,女娶男嫁是这里特殊的汉族婚俗。   听他这么一说,我有了浓厚的兴趣,就请他继续说下去。   他接着说,我们这里各家基本上都是留女不留男,男孩长大了都得“嫁”出去,女子长大了都“娶”男子进门。男子被“娶”进门之后,就得改换成女家的姓,女人才是家里的“掌柜的”。现今康南人家的户口簿上,登记的户主都是女人。所以,这种婚俗是由女子来传递香火,延续血脉的。   他看着我笑了笑,又说,一时半会儿也给你讲不完,虽说我的小女子和那个男娃是自由谈的,也得找个名义上的媒人,来完成一些必要的规程。按理说,我得找一个在村里有威望的老人代表我到男方家去提亲,要说威望高,那就是我了,可我做爸爸的不能亲自去;倒是有几个有些威望的老汉,可都笨嘴笨舌的,我不放心。想来想去,只好央求你了。   我虽然觉得有点不大合适,但碍于王支书的诚恳请求,就答应了。   那天,他说看好了日子,就让我跟随一个背着一背篼礼品,同时也是给我做向导的中年男子出发了。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过了燕子河上的一座铁索桥,中年男子说,我们已经进入了陕西地界。对这里的地理我还是知道的,在这里,陕南的宁强县和我们陇南的康县犬牙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民情风俗,生产方式,生活习惯,方言口语,都一模一样。中年男子领着我,到了男孩家的那个村子,进了院门一看,人家已有准备——想必两家已经通过孩子们进行了沟通。我向男孩的父母亲说明了来意,对方连声道,好说好说。我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心里放不下,却被极其热情地拉到了酒席上,边吃边喝,我又提出给个答复,对方又笑着说,好说好说。便一个劲地劝酒,不再提及亲事。我心里就犯嘀咕,看来好事多磨。   回来的路上,我问中年男子对这事的看法。他说,没得问题的,他家收了我背去的礼物,请我们吃酒,就表示没有意见。我似信非信,回到王支书家,将情况对他说了,他哈哈大笑,没有说出看法,倒是说,还得去两次,加上这次一共是三次,这是规矩。后来我又去了两次,最后那次,王支书给了我一张红纸,上面写着娶亲的时间,让我交给男方的家长。这次,男方的父母亲再也没有说那句“好说好说”含混不清的话,而是很痛快地答应了。   在等待娶亲的日子里,王支书又陆陆续续给我讲述了这种奇特的婚俗。据他说,近年来,许多专家学者对这一婚俗的形成进行了考证研究,主要有两种倾向性的说法:   一种说法是,这一婚俗的形成,与康县南部地区的地域环境有极大的关系。康县南部山高林密,人烟稀少,野兽出没,为保护自身安全和财产不受侵扰,从宋代起,便从远方招女婿来顶门立户,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了现在。由于该地区属于陕甘川三省交界地带,历史上战祸不断,社会动荡不安,四川、河南、陕西的青壮年男人,为躲开战乱或逃避抓壮丁,纷纷逃到此,有一部分自己设法安家落户,绝大多数则被招赘上门定居。就这样,逐渐形成了女娶男嫁的婚姻习俗。   另一种说法是,这一婚俗最早起源于150多年前,太平天国流落人员,大量入赘当地农户的历史现象。相传,1863年5月,太平天国著名将领石达的余部来到山大沟深、地广人稀的秦巴山地,纷纷以男嫁女娶的方式,改名换姓隐藏下来,在老百姓的掩护下,躲过了清军的灭绝性杀戮。从此,这种婚俗就在陕甘川交界地带流传下来,也留传下来男女平等、不信迷信、缠头束腰、打绑裹脚等习惯。   王支书还说,有的人家有多个女儿,且家境贫寒,也可以嫁女,但有别于其他地方的是,在这里,嫁女反而被称为“倒插门”,这种婚姻情况,在过去是很没面子的事情。现在人们思想开放了,也就不再说三道四,不再瞧不起这种婚姻方式了。   当地老人们也说,女儿比较体贴老人,留下招个好女婿,就会一好变两好,儿子虽然“嫁”出去了,但还是自己的儿子,如果儿媳孝顺,那就是好上加好。儿媳如果不理想,那只当做一门亲戚,比娶进门要省心多了!王支书总结道,女娶男嫁体现了男女平等,女子留在娘家,调整了家庭成员间的关系,有利于互敬、互爱、互助、互谅,和睦相处,和谐理家,避免了婆媳、姑嫂、妯娌之间的矛盾,对于家庭稳定、社会和谐、生产发展都有好处。   转眼到了王支书娶婿的日子,这天,凌晨五点钟,迎亲的队伍就出发了,有二三十个人。带的彩礼有米、有面、有腊肉、有香烟、有茶叶、有糖果,还有四大坛土酒——当地自酿的二脑壳,另有给男方备好的八套新衣物。太阳刚出山,在一阵阵的鞭炮声中,王支书的女婿穿戴喜庆,骑着高头大马,跟随迎亲队伍,满面春风地来到了“婆家”。   婚礼十分隆重,除了款待男女双方的亲戚,全村子的男女老幼都来送贺礼,吃酒席,而且是流水席,全天候连轴转,随到随吃,几十个大茶壶在火盆上温着“二脑壳酒”,喝到大醉方休。我发现,除了个别老伴去世了的鳏居老汉之外,坐在上席的,大多数是清一色的女人,尤其是那些中老年妇女,都是一副主人公的姿态,抽烟喝酒,谈笑风生,吆五喝六,无所顾忌,看来她们的幸福指数很高,真是羡煞生活在男权下的许多女人们。   酒席非常丰盛,一桌八个人,却有十八盘不重样的菜品,主要是当地的土特产,但最令我难忘的,是其中的一菜一酒。那“一菜”是纯肥的腊肉,如同巴掌一样宽大,两边炕得金黄,入口就化,满嘴流油。那“一酒”就是“二脑壳”,是当地山民自酿的土酒,也是陇南民间酿造的很有名的特色饮品之一,度数较低,粮食的香味很浓,口感很好,因其甲醇含量较高,需要放在炉子或火盆温热,挥发掉一部分甲醇,方能饮用。据老人们解释,它之所以叫“二脑壳”,是因为喝醉了看人是两个脑袋的缘故。我在这个特殊的酒席上,第一次吃到了纯肥的巴掌般宽大的腊肉,第一次喝到了清香的“二脑壳”酒。   王支书特意安排村里七位德高望重的老人陪我,对我十分热情,一个劲给我的碗里拈肥腊肉,频频地邀我举杯。我的酒量还行,来者不拒;只是吃了几片纯肥的巴掌般宽大的腊肉之后,虽然觉得特别香,却再也无法享用了。看着碗里还有很多,只好恳求那七位老者帮我吃掉。他们都很高兴,筷子齐动,很爽快地就帮我啖了,还抹着胡子憨笑——这顿酒席,让我领略了康南民间独特的饮食和饮食习惯,领略了“二脑壳”酒的饮用方式和清醇绵长的香味,更让我领受了康南老百姓人情的美好。   席间,我打趣前来给我敬酒的新女婿,问他:“出嫁”的感觉咋样啊?小伙子一脸欢笑,回答说挺好,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热闹完了,酒席散了,王支书又设了一桌酒席,说是专为答谢我的。我说我已经酒足饭饱,不能再吃再喝了,请他免了。却不由分说,被他强行拉到了酒席上。他就唤来女儿女婿,让他们给我磕头。我慌忙制止,背过身去,表示拒绝;王支书无奈,只好妥协,让孩子们给我鞠躬,我这才领受了。又拿出一双新鞋和一个油亮亮的大猪头,说是感谢我当媒人的跑腿之劳。我不接受,他说这是规矩,不接受不行。我就接受了新鞋,说猪头哪天煮了大家吃,王支书同意了。   接着,就是轮番给我敬酒,先是他和老伴,每人敬我两杯;又是一对新人,每人敬我两杯;再是他的晚辈,逐一来敬酒,也是每人两杯。我趁着醉意问王支书,王大哥,你告诉我,村里的男人都是“嫁”进来的,哪你呢?哈哈——王支书笑起来,盯着老伴的脸看。他老伴说,大事情还是要男人做主的,男人们文化高,有主见。我摆手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又口词不利索地问王支书,你、你说清楚,你、到底是不是“嫁”来的?还没等他回答,我就猛地一下趴在酒桌上,不省人事了……   三天后,那个“出嫁”到王支书家的男孩,在“老公”——王支书小女儿的陪同下“回门”,也是三天。王支书说,按照风俗,从此后,他的女婿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娘家”,看望自己的生身父母,不过,每年的大年三十,必须在“婆家”守岁,大年初一以后,才可以回“娘家”去拜年,走亲戚。 北京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呢长春治疗老人癫痫哪家医院专业儿童癫痫病怎么办甘肃哪家治疗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