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那条走不完的路(随笔)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

据说今天就要返校,可我还一点订票的意识都没有,爸爸一边责怪我对自己的事不上心,一边在网上帮我查询还有没有今天去海南的机票或火车票。查看的结果是什么票也没有,可我还是在爸爸的催促下踏上了离家的路,他说,就是走也要走到学校去。

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我没有伞,淋着雨一直走。虽然现在才早春二月,但雨水浇在身上我并没有觉得很凉,心里也不觉得委屈,似乎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一辆三轮车突突地从身旁开过,溅了我一身泥,我也没有在意,反正全身也湿透了,就当摔了一跤吧。车在我前方停下,司机探出头来,那是一张我十分熟悉却并不认识的脸,司机说:“我带你一程吧。”我想也没想,爬上了司机的三轮车。车行至一段上坡的弯道中时侧翻在路边的土沟里,我的世界只剩下无尽的动荡和黑暗。

我记得,那一刻,即使面对生死,我的心里也没有半分惊慌和留恋。我只是在想,或许,这样我就可以回到学校了。

醒来时,我倚靠在一棵树上。眼前是一座大山,形如大象,气势恢宏,山顶云仙雾绕,正面山壁上刻着一个长发女子的侧影。太阳正从东边升起,灿烂又温柔的阳光把雾染成了粉粉的橘红色,女子袅娜的身姿在雾里若隐若现,我确定我能透过迷蒙的雾气看清她顾盼的眼神。这名女子,我见过,在一张照片上。虽然雕刻和真人差异很大,但我仍是一眼认出了她。

她是师傅的妻子,一个我不可能谋面却已神交已久的女子,一个只能活在文字里的女子。她曾随师傅走过千山万水,也曾陪他写尽万水千山,她可以和他琴棋书画诗酒花,也可以陪他柴米油盐酱醋茶,只是,这个女子,最终却如那枚她寄给他的红叶一般,凋零在她最爱的秋天里了。

我惊异于眼前的景象,拿出手机开始拍照,我想留下这次美妙的际遇。可是无论我我怎么移动手机的位置,也不能把整座山的轮廓完整地收入镜头中,我想调整一下姿势,却不小心脚下一滑,从树上摔了下去。

再次醒来,身边有个小男孩,他说是他唤醒我的,并把我带回了家。我环顾四周,这里的房子和家具都是竹子做的,透着一丝古朴和清新气息,小男孩家的人饮食穿着也很奇怪,有点少数民族的风情。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他们都对我很好。

我问小男孩:“你能把我带回之前那棵树上吗?”我想继续拍那座山,以及山壁上的女子雕塑。小男孩说:“可以是可以,但你必须先陪我去一个地方玩。”

跟着小男孩来到一片橡胶林,橡胶林里很安静,阳光从树叶间倾泻下来,让人觉得温暖而安宁。小男孩带着我在橡胶林里来回穿梭着,他说这叫捉迷藏。我们一路走着,跳着,闹着,笑着,忽然听见很多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且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和小男孩静静地站在树下,等着远方来人的出现。

待那些人走近了,一看,原来都是我的大学同学,他们是跟随老师到这片橡胶林里来实习的。小男孩的爸爸一路引领着他们,跟他们讲橡胶林的故事和知识,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有的还不时做着笔记。想着自己总算归队了,我兴奋地朝他们跑去,然而,他们好像都不认识般,对我视若无睹,直接穿过我身边朝前走去。

我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困惑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小男孩拉了拉我的手说:“你不是要拍照吗?我带你去。”想起心中那座山,不再理会同学们的古怪行为,跟着小男孩走出了橡胶林。不记得具体路线,只知道好像穿过了一个山洞,然后很快就到了那座山前。我重新爬上那棵树,这是一棵并不高大的树,树上一片叶子也没有,只有几根光秃秃的枝桠。我小心翼翼地踩在两根树枝的交叉处,举着手机开始拍照。

这里的时间似乎是静止的,山,雾,阳光,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云仙雾绕,如梦似幻。我每拍完一张,太阳就会移动一下位置,雾就会变个形状,甚至,山壁上女子的神态似乎也在不断发生着细微的变化,这一切,仿佛就是专门为了给我拍摄而存在。

拍好照片,小男孩的爸爸来了,我请求他送我回去。但他要求我不能把这个地方告诉给别人,并且对我说:“你是第八十三个来到这里的人,也将是最后一个,之前来了八十二个,这里的风景被破坏了四分之三。你离开后,这里会封闭起来,不会再让任何人进来。”我满口应承着,心想,这个桃园般的地方,或许真的应该与世隔绝才好。

随小男孩和他爸爸一起走出那个神秘的桃园,我又回到那条我上学常走的公路上,路边的白桦树又长高了,风吹动两旁的树叶哗哗作响,偶尔会有一片落叶从眼前飘过。小男孩蹦蹦跳跳地跟在我们身后,我下意识地去牵过小男孩爸爸的手,心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也曾这样牵过另一个人的手。”他是谁呢?

睁开眼睛,看见坐在床边正在叫我起床的听风,心中顿时明了,那是听风的手,内心一下子盈满了欢喜和温暖。只是,我的听风什么时候多出这么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来呢?我疑惑地看着他,神秘地笑了笑。

想起儿时的一个梦想,内心又有了一丝悸动。童年时期,我就觉得梦境是个非常奇妙的世界,后来,读了英国作家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漫游奇境记》,沉迷于作者神奇的思维方式,更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把自己的梦记录下来。这个愿望产生后被搁置了很多年,因为我很少能记得自己做过的梦。

大学毕业后,我经常都会做相似的梦,我梦见自己去上学,但那条上学的路总是那么遥远和坎坷,各种光怪陆离的事发生在我身上,直到梦醒时分,我也没能到达我梦中的校园,而心中,却缠上了丝丝缕缕剪不断的忧伤和迷惘。

常见治疗癫痫病的药物是什么河北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在哪儿癫痫偏方效果怎么样浙江最好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