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天蓝地绿河水清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文章
摘要:这是我的心愿,相信也是大家的心愿。我们不想再待在连呼吸都不通畅的坏境里。 “秋天来了,天气凉了,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   记得这是我上小学时语文书上的一首儿歌。老师告诉我们,大雁是一种候鸟。   那时,我们在秋天看到从空中掠过的雁群,听到从上空传来的声声雁叫。那时,天蓝蓝,云白白,远山翠绿,河水清凌。   少年时的儿歌,还有两首关于燕子的,一首是《小燕子》:“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另一首的歌名已忘记,几句歌词是这样的:“燕子在蓝色的天空飞翔,寻找自己从前的家乡,她在向四处张望,为什么这里变了样?”   前一阵,八岁的外孙女来我这里,当我一时兴起教她几首儿歌时,她显得很纳闷:“外公,你见过活的大雁和小燕子吗?”   童言无忌,却让我陷入沉思,外公何止是见过活的大雁和小燕子。   农学院是一九五九年迁来现址的。也许真的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哪怕是从市区一下子跑到了郊区,一下子见到大片的农田,见到无数杵着的光有枝丫不见叶的杂树,包围着许多棵虽是冬季却依然挂绿,在这里静观世道几百年演变的老樟树,见到连绵的小小山包,见到离家属区不远的一条河流,我们的狂野得到充分的发泄。   时值寒假,每天我们把大量的精力耗在寻新探秘,去换取一脚黄泥和保姆的声声责怪。   有时候,我们会窜到已是冬涸的浏阳河边,痴痴地望着河里的野水鸭,费解地寻思它们咋就不怕冷。   有过一场连续三天的大雪,把大地染成一片白茫茫,我们又玩起了雪仗,滚起雪球,堆起雪人。踩着厚厚的雪,跑到很远的山包,折下树上的冰挂,一口口,嘎嘣嘎嘣,啃得有滋有味。   春天终于来了,带来满目的嫩绿,带来勃勃生气,也唤来一大群成双结对的小燕子。天空,一排排一行行的大雁掠过,留下的雁鸣,与燕子的啾啾互动。   那时候,农院的教工住的平房,几乎家家都有燕子垒的小巢,每天小燕子匆忙而优美的的身影,细小而温馨的呢喃,是陪伴我们少年时光的一种乐趣。   夏是个好季节。浏阳河河道的水满了。学院的体育教师,每天傍晚领着一群子弟,从蛙泳到自由泳,不厌其烦的教,直到小小少年在河水里挥臂嬉戏,直到并不壮硕的小身板,在河岸亮出八块鲜明的腹肌。   秋更好。山包上的杂树,结出许许多多的野果,解决我们的零食荒。河水退了,沙滩露出,我们发现砂砾之下,有无数的小贝壳。家母是福州人,看到我们拿在手中玩耍的小贝壳,母亲用福州话喊出:liuyang。于是家中的餐桌多了一道河鲜菜肴。于是,学院的许多家庭,多了一份营养。在那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我们发现liuyang,可谓功德无量。   秋末了,又闻长空雁叫。目送拖儿带女离去的小燕子,我们挥手相送,却一点也未惆怅:明年春天再见。   童年过去,少年过去,一眨眼,几十年过去。   天空已很少有蓝的颜色,云也不再是皎白。身边的浏阳河,早就是一条弥漫着腥臭的铅色的河,学院的子弟、学生、教师,早就不敢下河游泳,只有无奈地瞅着河岸那一道道黑色的痕迹。好好的一条河,千万年都在这里流过。对我们,她从来都是付出。   既然我们习惯了索取,凭什么不让她痛痛快快地流趟,该春汛涨水就涨水,该冬涸枯水就枯水,我们有什么资格,要在她的沿途把巨量的工业废水直泄入河,用那臭熏熏的液体染黑这条河,整死这条河?农大从前靠着这条河,用她清澈略甜的河水,保证数万师生员工的生活需求。如今,取水早就改为地下水,就等着地底变成巨大的窟窿。   青山依旧在,只是变新颜。铅灰成为周边的主色调,那山中的绿,活像陷入泥沼苦苦挣扎的精灵。   大雁呢?燕子呢?野水鸭呢?还有那曾是珍馐的小贝壳呢?   如今她们不来(在)了,好多年不来(在)了。急剧变得恶劣的坏境,出于动物的本能,出于对生命的珍惜,她们选择了远离,或者委屈的消亡。哪怕是曾经的家乡,还是远离!   再没有薄纱般的雾,再没有晶莹的雨,再没有清爽的风,冬天的雪,耻于拿自己的洁白与灰色的霾为伍,早就不愿再来。   愚昧短视,急功近利在作贱山河,有谁敢保证照此下去几十年,不会成为国在山河破的状态?   我们生活在污染的环境中,有远超小燕子们对外物的抗力。体魄和生命力的顽强,让我们忽略污染对自己的影响,现代医学的进步,也对各种重大病症有了治疗之策。似乎,人们已无所畏惧,即算被雾霾裹挟,彼此看不到对方。   我畏惧。当我去医院探访生病的友人,看到他们骨瘦如柴,气息奄奄地躺在病床,看到他们眼光里流露的挣扎,我仿佛听到一种声音:好希望水晏河清,好希望青山常绿,当天空重蓝,云朵重白,我们的后代,就会很少受到这样的痛苦。   2017年1月8日,我收到QQ给我的生日祝贺,并让我许下心愿。   回来吧,小燕子,回来吧,大雁。   为了你们的身影重现,为了我将不再恐惧,为了我们的后代不会再对那几首妙曼的儿歌感到迷惑。   我郑重地许下心愿:天蓝、地绿、河水清。 哈尔滨看癫痫病到哪里武汉治癫痫病到哪个医院最好浙江哪里治疗癫痫病山东癫痫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