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月光下的村庄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文章
摘要:故乡的月光,在我童年的心中留下最美好的记忆,无论我走到哪里,始终不会忘记家乡的月光。 沉睡了一个冬季的村庄,在春风的吹拂下苏醒了。泥土松软了,天高了,风轻了。夜晚,月亮出来了,披着轻柔的白纱,在云层中穿梭着,柔柔的,落在田野上,在一丛丛,一簇簇的野花间跳动。刚抽出新绿的枝叶,迎着风舒展着嫩绿的叶子。生机盎然,欣欣向荣。   放学后的我们,挎着小竹篮去野地里挖野菜。婆婆丁,苦苣菜,大头菜都是我们最喜欢的野菜。手拿一把小镰刀,在枯草中寻找,嫩绿的野菜,伸展着,绽放着生命的色彩,向我们招手。我们玩累了,坐在山坡的草坪上,看夕阳一点一点地沉落。等到最后一丝光线落到地平线下,带着烟火气息的村庄飘起了饭菜的清香。在田野里疯跑的我们,玩的尽兴,忘记了回家的时间,等到一轮圆月挂在了天边,我们才满载而归。   村庄的夏夜是宁静的。每当昏黄的天空升起一轮皎洁的明月,忙了一天的村民迎着美丽的月光,纷纷走出家门,在村头的老榆树下谈天说地。谈论着今年的收成,幸福的希望。月光在村庄里跳动着,落在每个人的脸上,朴实的微笑映着月光,勾勒出一幅崭新的月上柳梢头的图画。一群疯孩子跑着,笑着,欢呼着,在老榆树下追逐着,藏猫猫,跳房子,丢石子……宁静温馨的夏夜,勤劳朴实的乡亲,一同享受着惬意美好的时光。   那时我们最快乐的事,要数看电影了。   每当老榆树下拉起白色的银幕,我总是搬把小竹凳来到老榆树下,先占个好地方。那时妹妹只有四、五岁大,看见我穿好衣服,就知道村里要演电影了,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也要跟着我一起去看电影。妹妹小,我不爱带着她,趁着妹妹不注意时,我总是偷偷地跑出去。妹妹不能去看电影,就在家里哭闹,把妈妈折腾的没办法,只好抱着妹妹来看电影。   演电影时,是村子里最热闹的时候,村子里的人聚集在老树下,黑牙牙的一片。大人的交谈声,小孩子的哭闹声,那场面十分热闹。   那时演的电影大部分都是战斗片。电影放映员打开放映机,银幕上就会出现一道道闪烁的金光,“长春”电影制片厂几个大字出现在屏幕的下方。冲锋的号角,激烈的枪战场面,英勇杀敌的八路军,留给了我深刻的印象。   演电影时,有很多卖小吃的村民,有卖瓜子的,卖冰棍的……我最喜欢的是邻村老于头卖的棉花糖。老于头有点踮脚,走起路来一脚高,一脚低。推一辆小车,车上放着一个大铁桶,旁边还有一个柴油发电机,是用来发电带动大铁桶里的离心机的。远远地,就看到老于头高一脚低一脚地向我们走来,嘹亮的吆喝声,穿过老榆树的枝叶,飘在我的耳朵里,我急忙挤到车前,一只手拽着车把,把头探向了车里。大铁桶很热,老于头一边吆喝,一边让我们小孩子离远点。熔化成液态的白糖,通过离心机上的小孔甩出,遇到空气冷却成细丝,这些细糖丝被高速旋转的转子,拉绕成棉花的绒状。用一跟竹签子作中心,将棉花糖缠绕在上面,棉花糖挂在竹签上,越来越厚,像一团棉花一样。我伸手接过打好的棉花糖,让妈妈去付钱,妹妹看到了,也央求妈妈买糖,妈妈总是气急败坏地指着我骂道:“你就长个吃心眼。”不情愿的妈妈还是掏出了四角皱巴巴的钞票递过去,又给妹妹打好了一支棉花糖。   电影散场了,披着月光的乡亲们,踏着低洼的土路回家了。一颗心,还沉浸在电影的剧情中,眉飞色舞地谈论着。   随着村庄一阵阵狗吠声,破旧的木门发出“吱嘎”的声响。一阵骚乱后,村庄又归于宁静了。洗漱过的人们,钻进被窝里,带着微笑进入了甜甜的梦乡。村庄在月光里,睡着了……   在我的记忆里,秋天是忙碌而疲惫的。整个秋天里父母都在田地里劳作,收割高粱,掰玉米棒,打谷扬场。沉甸甸的粮食,带着晶莹的汗滴,带着农民的希望垛在自家的院子里。   村庄的傍晚,不时地传来几声狗吠鸡鸣。炊烟从村庄里飘起来了,赶着马车的农人们穿梭在田间小路上。放学后的我,去园子里割一把菜,兑好了猪食,喂了猪。做好了晚饭,就坐在桌前写作业。天一点一点黑下来了,劳作的父母还没有回家,我总是站在门口焦急地张望。   秋天的月光是明亮的,柔和的光线撒落在村庄上,在黄绿相间的田野里跳动着。父母借着月亮的光线,将身影淹没在田野里,弯下腰,身后是一排排割倒的玉米秆;细细听,是镰刀舞出的最优美的旋律。   地头的老黄牛站在沟坡上吃草,牛尾巴摆来摆去,正在驱赶着蚊虫的叮咬。时不时地望向田地里,那意思好像在说:主人,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啊!秋天正是蚊子最猖撅的时候,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最毒不过秋蚊子。因为到了这个季节,到了它们生命的最后一刻,它们努力地挣扎着,繁衍生息。他们蛰伏在草稞里,小河沿边,等到来年温度适宜时开始产卵。在地里干活的父母手上、脖子上总有被蚊子叮咬过的痕迹。他们顾不了这些,站在地头,掰着手指头算计着,这片田地能打多少斤粮食。看着颗粒饱满的玉米棒子,流淌着汗水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父亲披着一身月光,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大门口的石墩上磨镰刀。镰刀在磨刀石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父亲把镰刀插在身后的水盆里,镰刀顿时粘满了水,映照着天空的圆月,发出耀眼的银光。父亲伸展胳膊,反复地在磨刀石上摩擦着,不停地试着刀刃,直到镰刀上卷起的刀刃,磨平了,锋利了,最后用手在刀刃上试了试,脸上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弹了弹身上的泥土,钻进了屋子里,幸福地进入了梦乡,在梦里,黄橙橙的玉米换成了一张张钞票,换成了孩子的新衣服、新书包。父亲在梦里笑了……   初冬的月光,又清又冷,淡淡的,柔柔的。一场雪后,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冷风顺着窗户缝飕飕地吹到坐在炕上纳鞋底的妈妈。那时候,村庄里还没有通上电,一支烛光映着妈妈的身影,带着记忆里太多的温暖。   我们这些小孩子吃过晚饭,三五成群地在村庄里疯跑着,棉手套挂在脖子上,穿上妈妈做的絮了棉花的衣袄,脚上穿着妈妈做的新鞋,一点都不觉得冷。皎洁的月光,像流水一样,流泻在村庄里,落在农家小院里,一路蔓延到我们身上。映照着每一个小伙伴的笑脸,冻的通红的小手,团起一个又一个雪球,嘻笑着趁伙伴们不注意,一把扬过去,洁白的雪球舞成优美的弧线,落在小伙伴的身上。挨打的小伙伴不肯罢休,抓起一团雪,在雪地上你追我赶。一个个小脸冻的通红,鞋里沾满了雪,融化了,湿湿的,脚在鞋里直打滚,回到家必定会遭到妈妈的一顿责打,我们却依然乐此不疲。   蜡台上的蜡烛快要燃尽了,发出微弱的光,妈妈拿起剪刀拨了拨灯芯,一边吆喝我和妹妹脱衣睡觉。那时的日子贫穷,蜡烛是妈妈用卖鸡蛋的钱换来了,等我们写完作业,妈妈就会把蜡烛吹灭。明亮的月光穿过窗户静静地流泻在房间里,将炕席点缀着斑驳陆离。   长长的夜晚,我哪里能睡得着,披一件棉衣下地,在微弱的炉火上烤土豆片,切成薄片的土豆在炉盖上翻转几下就熟透了,烤土豆的清香在房间里弥漫着。顺着我舌苔的味蕾传遍周身。妈妈一声吆唤:“还不快点睡觉去,就知道吃。”   月亮升高了,更加的明亮了。月光撒在村庄里,村庄成了银色的海洋。   静悄悄的,一只黄鼠狼(俗称黄皮子)探头探脑地钻进院子里。一点一点地向院旮旯里的鸡窝靠近。我们的村子坐落在大山的脚下,山里的黄鼠狼特别的多,黄鼠狼时常乘着天黑潜入民宅作案,偷鸡摸鸭。   院子里传来了鸡群刺耳的鸣叫声,睡梦中的妈妈被吵醒了,披衣下地。随手抓起一只鞋,从门口飞了出去,妈妈大喊一声,一个黄色的影子从鸡舍里跳了出来,箭一般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亡羊补牢总不如防患于未然。为了防备黄鼠狼去村子里偷鸡,村民们都会采取一些防范措施,用铁丝网和木板搭建鸡窝。妈妈也用铁丝网新建鸡窝,又在院子里养了两只鹅,鹅的身形高大,攻击力强,自从我家里养了鹅以后,每晚总能睡个安稳觉,再也不怕黄鼠狼袭击了。   如今的村庄,早已改变了原来的模样。无论时光如何流逝,那个白玉盘一样明亮、美丽的月亮,时刻浮现在我的眼前。心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杜甫的这首诗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故乡的白月光,从我离开的那一刻,就注定在我的心里珍藏。   故乡的月光,在我童年的心中留下最美好的记忆,无论我走到哪里,始终不会忘记家乡的月光。   武汉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哈尔滨那个医院治癫痫病好武汉癫痫病的医院有什么陕西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