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心灵】风吹过的忧伤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文章
无破坏:无 阅读:6592发表时间:2014-01-07 21:01:47 摘要:初听这首曲子,仿佛把我带回到那青春年少,那老屋、山村、田野;那小桥流水、人家。似乎嗅到了一股浓浓的泥土气息;闻着,又似乎像是婴儿嗅到了熟悉的奶香,亲切、惬意。 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是一位朋友到我家里来作客。一个深秋的傍晚,秋高气爽,蓝色的天空镶嵌着几朵白云,显得清澈见底,心情也像这深邃的蓝天惬意舒畅。我和她漫步在碎石悠闲的小道上,馨吻着阵阵桂花的浓香。曲径通幽的小径两旁,棵棵正茁壮成长的红枫,在晚霞细碎的光影映村下,那一股诱人的红,是多么的让人沉醉。它满怀着火一样的炙热,将我们所有的期盼和无以倾诉的柔情都融进这秋风的遐思里。   我们彼此回忆着过去,畅谈着友谊。忽然朋友的手机响了,那二胡优雅而舒缓的音调,像是一缕情思、一腔柔情;又像一抹淡淡弥漫的忧伤;更是一种直抵人心的美丽。犹如一枚子弹一下子蹦进了我的耳膜。当即被这天籁之音楞了神,猛然停下脚步,问朋友,这是什么曲子竟然如此好听?!朋友说:“它有个非常雅致的名字,叫《风居住的街道》”。   这首曲子是由日本新生代优秀钢琴作曲家、演奏家矶村由纪子和日本著名二胡演奏家坂下正夫共同合作的经典曲目。钢琴的沉寂融入女性特有的细腻,在二胡低沉、缓缓音调的引领下,或低沉、或作轻微的回应,清澈、温暖、淡定。二胡的忧伤胜过了钢琴的浪漫,二者交织在一起,相互倾诉、相互爱慕,但又永远不能重合,仿佛两个相知又无法相守的恋人,纵然千百万次的回眸,也无法圆梦一段牵手的人生。   忽而钢琴仿佛像是遇到了从没有过的愉悦,温婉的琴声如行云流水,那琴键上蹦出的灵巧音符,犹如一位舞蹈家那优美旋转的舞姿,舒缓舞动;二胡携领着钢琴,犹如儒雅潇洒的男生,紧紧牵着自己心爱的恋人,在茫茫的大草原上相互追逐嬉戏。那欢快跳跃的音节,时而如春风拂过湖面;时而犹如骤雨敲击大地,让人沉醉、让人遐思……   初听这首曲子,仿佛把我带回到那青春年少,那老屋、山村、田野;那小桥、流水、人家,似乎嗅到了一股浓浓的泥土气息;闻着,又似乎像是婴儿嗅到了熟悉的奶香,亲切、惬意。   听着这柔美的音乐,不觉让我想起了故乡,那乡村青年的爱情。这爱情就像家乡的山茶花,似乎有一种倔强,在山野怒放。   我记得,那时土地没有分产到户,还是生产队挣工分的时代。社员们在田间做活,比如割麦子、摘棉花,或者在秋天的稻田里,收割黄澄澄的稻子。青年男女在一起,一并排往前,边干着活计,边说笑逗乐。这时,不知哪一位妇女冷不防一句不经意的幽默俏皮话,会逗得一排人笑得前昂后合。忽然你偶一抬头,你便看见自己的情人在最那边正望着你。即便离你远点,再远点。此时你更能体会或看见,那双炙热灼灼的眼睛。此情此景,不就是一首甜美的情诗!这时你会觉得自己,怀揣着满溢的爱情和幸福,拥有了整个天地。   不管白天或者夜晚,都没有关系,只要他们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每一丝含情脉脉的眼波,每一个细细温柔的微笑,癫痫病人突然口吐白沫怎么办哪怕是一个轻微的动作,对方都能深情读懂。尽管看起来,他们在扶锄握钯劳累之后,有时候显得有点粗鲁,甚至于有那么丝丝的木讷,但在深情心爱的人面前,却又是那样的细微和认真。他们此刻的心率尤其合拍,跳动着同一个动人的节奏。   欣赏着这段钢琴和二胡的交相演奏,你又仿佛是在聆听一个人那伤感惆怅的倾诉。仿佛随着这伤感的旋律,把你带进那悠长静谧的明清古镇,独自徘徊在空空荡荡、长长窄窄的雨巷,流连梦溪一样过往的岁月,流年心扉间那一抹,至今还抹也抹不去的绵绵絮语。追随着戴望舒笔下的《雨巷》,去寻觅青涩年少,那位撑着油纸伞的踪影,消失在那长长的雨巷,你不觉感到“.寒漠、凄清、又惆怅。”炊烟袅袅,烟雨朦胧河北较好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忆往昔,在心底最隐秘的一处芳草地,谁没有风吹过的伤感。   当年我和他同在一所有名的中学,同一个教室读书。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学习委员,学习成绩在班上乃至学校都是数一数二。窗外那白的红的看桃花,一树一树的开,那些迤旎时节的花雨流经他们的生命,就像一阵风,从多年前那长满青苔,那小镇斑驳的墙面上拂过。我喜欢六月里,那些芬芳的花草气息,从小镇私家庭院里溢出。丰沛的雨水,还有那白衣少年的身影。教师、试卷、围墙、还有那学校的值班室(那时不像现在叫“门卫”),似乎在没有尽头的符号海洋里游荡。我清楚地记得,在离期末大考仅剩二十来天,最后冲刺的阶段,我们依旧不谙世事,在操场上奔跑,依旧去学校图书馆借来大部头小说,深夜孜孜不倦地阅读。有时在晚自习时趁着班主任不在,就偷偷躲过值班大叔的视线,到学校便利店购买零食。很多岁月流淌出的细节,生长出无数繁茂的枝桠,悬挂着铃铛一样的花,然后微风穿过他们的胸膛,温暖的时光镶嵌出水晶般的圆。   那时,我们的青春,就像长着风的翅膀。彼此天真无邪,单纯的像是无边苍穹上那湛蓝湛蓝的天空。因他小我两岁,我把他当做弟弟看待。曾记得毕业前夕,在一个夏日的晚上,夜色,总是挂着迷人的色彩,有点深沉却带着浪漫。天空的云朵在浓郁夜色的映射下,五彩缤纷,幽悠的明艳着自己的美丽。那高悬着银镜似的圆月,把那如水的清辉漫漫倾泻,在蛙鸣虫啁中。繁星调皮的眨着眼,快乐的欣赏着大地里那片片杨花碧绿的稻苗和那婆娑倒垂的柳影。这时,习习的凉风便把昼日里的烦与忧轻轻的弥散开来。   几位同学相邀一同来我家里谈笑、玩耍。我的家就住在老街的旁边,与老街一条小河相隔。他们嬉笑着在阡陌小径、丛林、河边散步,用心去感受和尽享夏日夜晚的随意和舒心。 在这浩瀚无垠的天幕下,回头看见街道两边的灯都亮了,有的如一朵朵盛开的玉兰花。有时一盏亮起来,一盏又暗下去,还有的灯忽蓝,忽红,忽绿,忽黄,仿佛天上的星星,甚至于比星星更美。同来的几位同学海阔天空,畅所欲言,谈论着人生,对未来无不充满了无限的感慨和憧憬。无奈由于特定环境的约束,终使这批学生不能继续升造。后来他去了部队当了一名军人,而我也进了兵工厂,成了一名军工战线的职工。   一年的“五一”劳动节,他探亲回家,相邀我去他家做客。此时我已谈了男朋友,便邀男友前往。没想到他向我求婚。这特如其来的请求,令我措手不及。尽管别后一直保持着联系,但从未涉及到婚姻和爱情。纯洁老实的我总是把他视为弟弟,根本没有往这上面多想。怎奈已有男友,加之受家庭传统品德教育,便婉言回绝。致使这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同学,终究未能成为情侣。风从街道那边吹过来,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花影飘摇。飘忽的花香中,我们是虔诚的看花人。站在时光的边缘,等着回忆一点一点的明亮……恍惚间光阴已被碾成一地碎银。经年后,再想起,同学青春年少的摸样,已记得不太清楚,然而风吹过的年少时光,一袭草绿色潇洒的背影;那失望忧郁且望穿秋水的眼神;那满怀深情的一世回眸,还有那风吹过的伤感和无助,永远定格在我心灵深处,成了岁月里的一壶陈年老酒,回味悠长。像是在寒冬腊月里那最柔和的一束阳光,照在身上感到无比温暖。   我问朋友初听这首曲子的感受,她说不知怎的竞饱含酸楚地哭了。理解她,谁的往昔里没有值得回忆的陈年旧事。   她和他的相识,起始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   她的好朋友蓉嫁给了他的朋友义。那一天,当她去看望这一对新婚夫妇时,他和义正兴致勃勃地在街道小巷尽头一块空旷的广场上打羽毛球。在农村长大的她,生来活泼好动,对运动天生就有一份喜爱和热情,于是她换上了蓉的一套乳白色的运动装,高高地挽起发梢兴冲冲地跑过来,想加入他们的行列。   他身材修长,上身着一件宝蓝色T恤,下穿一条白色球裤,显得腰板挺拔、俊秀儒雅。他们的球打得激烈,你来我往水平不相上下。只看见羽毛球在空中翻悬,“嗖、嗖”羽毛球碰触球拍的声音有力铿锵。在一旁观看的她,看着那近乎专业水准的球技,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为自己刚刚班门弄斧、跃跃欲试的劲头而后悔不迭,心想,就凭着自己这拿不上手的“球技”,哪能是他们的对手!这不是献丑吗?于是赶紧转身就往回跑。   可是义这时已经看见了她转身往回走,便在后面喊她,“不要走,一起玩玩嘛。”   她听到喊声,便收住了脚,硬着头皮走上球场,义把球拍塞给她。   她羞红着脸不好意思连声解释自己,“球打得很差很差,拎不上手。”在一旁的他却温和地微笑,眼神中透着丝丝鼓励的温柔。   他尽量把每一个球都打在有利于她接拍的点上,对她打飞掉的球也尽力跑去接住。这样,她就有一种和教练打球的感觉。他这样迁就她,又觉得似乎对不住他,于是和他勉强打了一会,她就退下去了。她想他和她这样低的水平打球,一定会觉得挺没劲。她为自己如此的球技而羞愧不已。   快吃饭的时候,当她和蓉兴致勃勃、旁若无人地讨论墙上那新挂的字画时,义突然抬头看着她,回头笑眯眯地,开玩笑似得对他说:“你还‘名花’无主是吗?我把这位小姐介绍给你如何?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他依然微笑着看了她一眼,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她顿时停住了此时正讨论字画的口,收起了笑容,涨红了脸。虽然平时她高兴起来既活跃又坦然,但是内心深处,她既纤弱又怀有自卑。她不是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她太平凡了。她认定他的沉默已经是对她极大的礼貌和尊重。   她埋头快速地吃完饭,就告辞了。   一个星期后,她接到他的电话。他请她周末一起打羽毛球。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惊讶里夹杂着想不到的喜出望外,过了很久似乎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   他那边以为她已经答应,便说“到时候见”就收了线。   她的第一反应便说要把蓉抓来“痛骂”一番。怎么还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了他呢?像她这样平平常常的女孩子,长相又是那样的不引人,而他那样帅气的俊男,又怎会瞟他一眼?他一定是出于礼貌才不得不约她一次的!一定是的!她仿佛揣透了他约她的心思。她拍不急待地给蓉拨了电话。可刚把号码拨了一半,忽然一线灵光掠过她的脑海,她记起了那天他和她聊天的时候,他们曾交换过彼此的名片。   她抓过提包,把它层层翻遍,连每个小口袋都没有放过。终于在提包的低则一边的袋角,找到那张已被褶皱的纸片,上面写着“副总经理”、“经济师”头衔。看着这些官职,她默默在心里对自己摇摇头,“没戏”。   犹豫再三,她还是赴约了。她对自己说,既然有这么好的教练自愿教她打球,何必拒绝呢?不去白不去。   从此以后,打球,这就成了他们之间的默契。他会在每个周末的下午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打球的时间和地点。他们一起打球、聊天,有时还一起吃吃饭,逛逛商店什么的,就像一对熟悉的老朋友。可唯一迅速发展的是她的球技。在他的耐心指导下,她的羽毛球技术一天天提高。和他对打,已经不再需要心惊胆颤,羞愧万分了,而是驾车就熟游刃有余。   可在两个月后,一直在那固定的时间里,她却没有等到他的电话。那无以名状的失落感,搅得她一整天都郁郁寡欢。她一直坐在电话机旁,不敢移步,生怕错过了他的电话郑州癫痫病发作怎么治。每次电话响起,她心中都会腾地升起模糊的希望,这希望似乎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感,仿佛让自己都捉摸不透。但当她拿起话筒时,听到的不是他的声音,就仿佛红红的炭火上,浇下了一瓢凉水,感到心灰意冷。   夜已经很深了,但她还是不去卧室就寝,依旧软塌塌地靠着坐在沙发里。膝上的书随意地翻开着,翻开在哪一面还是那一面,一页也没看。书面上放着的那张名片,那上面很清楚地印着他的电话和手机号码。每一个号码她都能随口背出来,但她却始终没有勇气伸手拨动那些号码。有几次他她都拿起了话筒,右手食指已经按在键上,可最终还是放下,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自卑感。   她以为她的心里可以很潇洒很不在乎,从他们交往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对自己说总有一天这一切会结束。因她是一只丑小鸭,不是白雪公主。她从来不问他,经常约她打球的原因,也从来不探究他对她的看法,因为她不敢去探究,仿佛这样他们之间就会烟飞而散。她也从不分析自己对他的感觉,只是一种朦脓。因为她怕想得太多而心灵受到伤害。她以为她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可当现在这一切,真的开始要结束的时候,她又何以会如此渴望他打来电话约她打球?她明明知道想他约她打球是假。她的心何以如此迫切想见他?又怎么会这样伤感?   她在焦虑中等待度过了两个星期,他终究不再有任何一丝消息。   她把羽毛球拍收了起来,和朋友出去玩了几天,以此来安抚心灵的忧伤,她害怕一个人静静地呆着,她变得不敢面对自己了。   岁月顺流而过,她尽量避开这件事不去想他,以一种平和淡忘的方式对自己心灵的重创加以疗伤。   一天在蓉的家,蓉和她聊天的时候,无意间突然说到他。蓉说:“他已经结婚了,娶了一个富家女,和他挺般配。”   她漠然,笑着点点头。看得出来,这漠然,分明裹挟着一种说不出的伤感。她的心在滴血。 共 657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