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天涯】领养记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文章
在我的生命里,我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是没有女儿。曾经在无奈之下,与她失之交臂,也给我的梦里留下了无限的幻影,久久无法散去……   邻家嫂子知道,我一直很想有个女儿。有一天她嘻嘻哈哈的迈进我家大门,神秘兮兮地跟我说:“小林,我知道有个地方在做婴孩儿买卖,你要不去看看有没有你想要的?听说最近来的可是有个小女孩儿……”   听到这话,我感觉特别荒谬。没等邻家嫂子说完,我便跟她说:“买卖婴孩儿是违法的事儿,法理不容的。不论我多想要女儿,我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邻家嫂子蛮不在乎地说:“嗨,你想的也太多了,这事儿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呀!”   我坚决地说:“这不是复杂不复杂的问题,买卖人口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不光牵扯到法律责任,更是道德败坏的体现。”   邻家嫂子有些不乐意了:“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呀?”   我这才觉察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我缓和了语气和她说:“嫂子你别多想,你看,我就是这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俩相处有十多年了,你还要跟我计较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不成。”   邻家嫂子说:“我不是要跟你计较啦了。我就是看你这么多年想要女儿,又怕生的又是男孩儿而不敢生,替你留意了一下嘛。”   我诚恳地和邻家嫂子说:“非常感谢嫂子的一番好意,可是这犯法的事情咱真的不能做啊。”   邻家嫂子耐心地跟我说:“这你就不用怕了。卖孩童的人说了,这次的孩子不用金钱来做交易,这样根本就谈不上什么买卖的问题。”   我甚感惊讶:“哦...不用金钱交易,那是个怎样的买卖呢?”   那邻家嫂子看我似乎有了好奇之心,像打了鸡血似的可带劲儿了:“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这次是要给自己的孩子找户人家,只要是真心想要孩子的,只要好好爱护那孩子就好,不用拿一分钱给他。所以这顶多就是领养,算不得买卖。”   她的话确实打动了我,天知道我多想有个女儿。每次在路上看到可爱的小女孩儿,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盯着人家小女孩儿看一会儿,有时候还跟人家玩儿呢,我都有些受不了自己了。如果真的能领养个女儿回来,对我来说,可真是莫大的欢喜。   可是,我还是不是很放心,尽管邻家嫂子说的跟真的似的,我仍心有余悸。我说:“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孩子给别人领养呢?假如有一天他再来跟我要孩子,那我该怎么办呢?”   邻家嫂子说:“人家说了,人家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要找人把自己的闺女让别人领养走,他们夫妻结婚四年来已经生了两个闺女了,他是家中的三代单传,想要找人领走一个,为了不断他家的香火,这才没办法嘛。至于你所担心的,也不是不无道理。不过他们还说了,他们不是本地人,只是来这儿旅游,只要你也说你不是本地人,你抱了孩子后去了哪儿他还能找到呀?”   我被邻家嫂子的话打动了。于是就忐忑不安地跟着她来到了她说的那个买卖孩子的地方。   一路走来,经过了一条国道,又过了两个街道,最后在一个小巷里,走进了一户小院。   邻家嫂子走进院子后,就扯开嗓门高喊:“王奶奶……王奶奶……”   一个老人家从屋里走了出来。细观此人:只见她满头白发,眉毛下一对三角眼,大大的鼻子压在大嘴巴上,肥胖的身体高约一米三。此人不是上个月刚从牢里释放回来的人贩子吗?我心里有些打鼓,虽然我不认识她,以前在电视新闻上有看到相关她的事件的报到。她是河南新野人,因为贩卖武汉中医如何治疗青少年羊角风儿童罪入狱,最近才刑满释放回家。她看了看我后,问邻家嫂子:“就是她想要个闺女?”   邻家嫂子说:“是呀。王奶奶,那次你跟我说有个闺女想找个人家领养,我请你帮忙先留着,你没把孩子给别人吧?”   王奶奶说:“还没呢,前天抱来的,昨天你说了我就给你留下了,你们进来看看吧。”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跟着她们进了屋。刚走进屋里,我就被地上的一个小女孩儿给吸引了。   她看起来两岁左右,头上顶扎着一根葱似的小辫子,圆圆的小脸蛋儿,特别是那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正好奇地看着我们,小巧的鼻子下武汉中医根治癫痫病面一张粉嫩的小嘴巴,像是擦了唇彩一样红红的,白嫩的肌肤被一身粉色的娃娃裙包裹,脚上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小凉鞋。胖嘟嘟的小手拿着一个朔料制品的小娃娃。她看我对着她笑,就蹬蹬蹬地走到我身边。我不由自主地蹲下了身子,尽力和她保持相同的高度。她将手里的娃娃递向我,我接了过来,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她。    我呵呵一笑,问她:“小宝贝儿,你叫什么名字?”   我刚问完,我手里的娃娃也跟着说:“呵呵,小宝贝儿,你叫什么名字?”我一下愣住了,她却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我被她的笑声渲染,情不自禁地将她搂入怀中:“小宝贝儿,叫妈妈……”说完,我期待地看着她。   当那玩具娃娃跟着我说完小宝贝儿,叫妈妈后,她便乖巧地对着我叫了一声:“妈妈……”叫了妈妈后,还在我的脸上嘣地亲了一口。   第一次有闺女跟我叫妈妈,听着那稚嫩的声音,我忍不住喜极而泣……    这时,外面又有人在喊:“王奶奶……王奶奶……”   王奶奶赶紧走了出去,她开始并没有让外面的人进屋里来,我只是听见她在和人家说:“哎呀,对不起了。是你们来的晚了一步,现在那孩子已经有人领养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王奶奶啊,我们是真的很想有个孩子,我太太不能生育,可是她又非常地喜欢孩子,请您帮帮忙吧。”   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跟着说:“是啊王奶奶,要不我们给您两万块钱,您看成不?”   王奶奶似乎有些犹豫。她说:“你看,你们这不是让我作难不是?这孩子说好是给人领养的,如果我收了你们的钱,这和贩卖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男的说:“您先让我们看看孩子可以吗?如果合我们的意,我们孝敬您老人家两万块钱的礼物,这孩子算我们领养的,我们可没有因为孩子给您一分钱呐。”   王奶奶说:“那好吧,你们就进来看看吧……”言下之意,她已经接纳了他们的意见。   这时,我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穿着一身休闲服,约四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位身材匀称,风韵犹存的,看起来同样四十多岁的卷发女子走了进来,那女人穿着和那男人同色同款的休闲服。   那俩人一看到我怀里的孩子,便喜不自胜地从我的怀里抢走了孩子。我的怀里突然没有了孩子,心里倍感空落落的。我马上准备伸手抢过孩子,那王奶奶却挡住了我:“姑娘,实在对不住你了,其实他们前天就托人跟我打招呼了,按理说,这孩子应该归他们领养。”   我气愤地说:“王奶奶,您话可不能这么说,他们招呼打的再早,我先来这里抱到孩子也是事实,既然你都已经把孩子给了我,怎么可以再把孩子给别人呢?”   王奶奶听我这样说,也感觉理亏,可是她忍了忍,还是坚持着说道:“我可没有说你抱到孩子,这孩子就是你的了。孩子是我的,我愿意给谁就给谁。”如此,我别无他法,只能黯然离去。   在我和邻家嫂子刚走出王奶奶的院子时,一对看似夫妻的中年男女,慌慌张张地走进了院子,那男的嘴里还喊着:“王奶奶……王奶奶……”   难道又有人想要领养那孩子?出于好奇之心,我和邻家嫂子相互对望了一眼,心照不宣地跟了进去。扒在门边儿,偷偷地往屋里看。   只见那从我手里抢走了孩子的男人,正把一沓约两万块的红板人民币递给王奶奶,王奶奶还没来得及接住,钱便被后进来的这个中年男人抢走。   那个后进来的中年女人又一把从先来的女人手中抢过孩子,并且很生气地说:“怎么,就这点儿钱就想把我辛辛苦苦生下来养这么大的孩子抱走啊?”    那先来的女人还没来得及说话,王奶奶便说:“当初可是你们自己说的,孩子送给别人领养,不收一分钱的。”   后来的那女人说:“那是他说的,我可没说。这孩子是我生的,我说了才算。”   那先来的那女人,似乎非常喜欢这可爱的小女孩儿,她和后来的那女人和气地说:“那你说,要多少钱,你才肯把孩子给我们?”   后来的女人抬起下巴,毫不客气地说:“至少也要五万块。”   先来的那女的,不带考虑的,便从包里又拿出了一沓红板钞票:“那,这是三万块,加上刚才那两万,总共刚好五万,你把孩子给我,这些钱便都是你的了。”   天呐,要是让我拿五万块钱买个孩子,且不说犯法不犯法,就是那五万块钱我都舍不得呢,有了这五万块钱,咱还不如自己生一个呢。   只见后来的那个女人,把孩子给了先来的女人,并随手便从那女人的手里拿过了那一沓红板钞票。   就这样,孩子被抱走了。那对中年夫妻,高高兴兴地揣着五万块钱,也走出了王奶奶家的院子。王奶奶从屋里出来,看到我和邻家嫂子,那肥胖的老脸红得像猪肝一样。   本以为,孩子事件就这样过去了。可是不久后的一天,那中年女人却一纸诉状,把那中年男人给告上了法院,她告那中年男人卖了她的女儿。   才知道,那中年女人叫王慧,那中年男人叫刘华。面对这件我亲眼目睹的买卖婴孩儿事件,在如此情形下,王慧把刘华告上了法院,那王慧能脱得了法律责任吗?   开庭当场,刘华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那小女孩儿是王慧跟她的情人生的。当初王慧和她的情人相好的时候,她的情人得知她怀孕后,便和她保证,只要她王慧给他生个儿子,他便离婚娶王慧为妻。   王慧的情人是个高层干部,结婚十多年,都没有孩子。即能干又帅气,这样的情人,王慧当然想转正作他的妻子。于是就满怀期待地十月怀胎,生下了孩子。   可是王慧生下的却是个女儿。她找到她情人的时候,她的情人便借此理由与她分手了。   其实刘华早就知道这孩子不是自己的。因为王慧怀孕的那段时间,他刚好在外地出差,三个月的出差归来,便得知王慧已经怀孕俩月。当时他并没有因此跟王慧离婚或产生其他矛盾,因为他深爱王慧,所以他包容了王慧的出轨,只希望王慧能被感动,而改过自新。   可是,王慧并没有领他的情,反而还总是找茬跟他吵架,并且不止一次扬言要跟他离婚。   在王慧去找她情人的当天,刘华便把王慧的女儿抱到了王奶奶的家里。他知道王奶奶以前,就喜好贩卖孩子。他准备让王奶奶把王慧的孩子给卖了,借此报复王慧。   王奶奶开始并不接受孩子。她和刘华说:“我刚从牢里出来,说什么也不能再做这种亏心事了,我可不想再蹲大牢。”   刘华却说:“王奶奶您就放心吧,这孩子是我的亲闺女,我结婚四年,都生了俩闺女了,这法律规定不能生第三胎,我又是家中三代单传,我怎能让我刘家从我这里断了后呢?”   王奶奶依然坚持着说:“说什么我也不会再干贩卖孩子的事情了,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刘华又说:“只要您能帮我的闺女找户好人家,只要他们能好好对我闺女,这孩子我送给他们,不收一分钱。”王奶奶这才留下了孩子。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王慧在家里没有看到孩子,并不惊慌。当刘华告诉王慧他把孩子送给人贩子时,王慧不单没有问他要孩子,还显得有些兴奋。   原来,她去找她的情人,想要借孩子跟她的情人结婚,可是她的情人却因为孩子是个女孩儿而跟她分手了,她心里非常怨恨她的情人,更怨恨这孩子是个闺女。而这时,刘华却告诉她,孩子给了人贩子,她想到那个负心的男人的孩子,将要被人贩子卖掉,心里一阵痛快的感觉。   痛快之余,她又埋怨起刘华,她说刘华太傻,说他不知道问人家要钱。王慧逼着刘华说出了孩子的下落,她说:“就算把孩子卖了,也不能白白地给了人家,好歹那孩子是她拼了命生下来的,说什么也要弄些钱回来才划算。”   当他们赶到王奶奶家的时候,正好看到买孩子的人正在给王奶奶钱。于是刘华便夺了本该王奶奶收的那两万块钱,顺便又从人家那里要了三万块。   总共五万块钱,刘华分了两万,王慧留了三万。他们夫妻依然是夫妻,只是各逍遥各的,井水不犯河水,彼此自由快活着。原本刘华深爱着王慧,可是看到王慧居然狠心的,连自己的亲身女儿都卖时,便对她没有了一丝爱意,甚至还想着找个机会把她给抛弃了。   半个月后,王慧的钱被她新找的情人骗走。身无分文的王慧便又找到刘华,她要刘华把那两万块钱再分给她一万,刘华自然是不干。于是,王慧便一气之下把刘华告上了法院。   当真相大白以后,法院便将王奶奶拘留。又几经波折找到了买主和王慧的女儿。法院依法判处王慧和刘华有期徒刑两年,并每人罚款五万。而王奶奶刚刚服刑期满释放,仍不知悔改,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示严惩。念于买家人财两空,便没有判其徒刑,只是罚款人民币五万,以作警戒。   这王慧和刘华双双被判入狱,而买主也不能拥有王慧的女儿,这下孩子该怎么办呢?   最后法院商定,这孩子就交给了王慧的第一任情人,也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面对法律判处,王慧的先任情人无法逃避责癫痫病怎么治疗呢任,只能收下孩子。因此,他的原配妻子与他决裂离婚,而他任职的单位,也因此将他开除。   我因此暗自庆幸,幸好我没能收养那孩子,否则,我将后果不堪设想。就在我暗自庆幸之时,我被我的小儿子狠狠地踢了一脚。我慌忙坐了起来,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梦。   我看了看窗外,天已放亮,打开手机一看,刚好五点半。新的一天,新的开始,而我依然会在梦里想要有个女儿,只是我再也不敢,不能也不会,去以任何理由收养别人的女儿。   人生百态,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我们必须,时刻警醒自己,不能做违心违法之事 ,否则,后悔晚矣!   共 504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