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匠人(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岁月的雕琢,在山村的脸上写满深深的沟壑。北风的呼喊,从山顶爬过,穿过林间,走过山沟,肆意侵虐着这座小村庄。横七竖八的枝丫拥抱成团,阻挡着西北风吹的寒冷。可,这无孔不入的寒风咄咄逼人,压迫着每一根埋在大地里的脉搏,挑逗着,玩弄着,哪怕是深深扎入衣领的脑袋,都不放过。

当,昨夜的风,还抚弄着今日的树梢,撕扯着,狂叫着。乡村正在安睡,我却坐在被窝里,听着寒风吹着。故乡的风,不是一般的冽,只要听到声响就会让你瑟瑟发抖。而,坐在床上的我,只会把被子裹得更紧,甚至还会身子一滑,钻进厚厚被子下。

此时的父亲,已经开始在院子内制造声响,先听到的是水管流水声,再是做饭的声音,最后是发动摩托车,然后消失在清晨的寂静中。父亲是一位木匠,他和叔叔搭伙在离家十几公里外的镇上开了一家作坊,每天早上都要在鸡打鸣之前起床,然后沐浴在第一缕朝阳中,一路向东,飞驰在乡间小道上。

冬季的山村,无比寂静,甚至我躺在被窝就能听到远去的摩托声响,然而,我只是扒着窗户和他打声招呼,就继续钻进被窝。在被窝里伸一下懒腰,或发呆,或看书,或继续睡觉。窗外的寒风吹动着每一寸土地,掀起那些与历史紧紧粘在一起的回忆,让它随风而逝。如同村西那几道深深沟壑,那些有温度的,没温度的,有记忆的,没有记忆的,通通都被风吹跑了,只留下一道道伤疤。

父亲就是盯着这样的风,去往十几公里外的镇上。路上需要穿过好几个村庄,并且还有陡峭的山坡与深深的山沟,车速快不了,往返需要需要快一个小时。即使是这样,他们一直风雨无阻,从未停歇。

我到过父亲的作坊,墙上糊的是土,有些土块开始脱落,悬挂在墙壁上。作坊早先是一家截木篷,有三间瓦房和一个算是比较大的院子。最大的瓦房里盛放成品和半成品,小一点的放着电刨子和工具,最小的房间里放了两张床,那是父亲和叔叔临时住的地方。

在农村,没有手艺就意味着不得不从地里讨粮食,可是我们家里儿女三个,即使父亲有手艺,还要继续干农活。父亲的手上、身体里,有我们全家人的希望。父亲的手艺很精湛,只要是木头,他都能做成家具,比如门、窗、桌子、板凳等等,我家客厅放的雕花长柜是父亲做的,亲戚家的门窗也是父亲做的,好多好多。那些精美的雕花和精致的图案都是他一刀一刀雕刻成的。

曾经,我体验了父亲的生活一天,仅仅一天我就累得趴在床上,死活第二天不再去了,可是父亲,长年累月,一直做着。父亲告诉我,每一件物品,只要用心做,心会舒畅,身体累算不上什么,当你看到亲手做成了一件让你满意的作品时,根本不会觉得累。

父亲都是蹲在桌子前雕花,如果坐着的话,身体会显得僵硬,刀刻下去也会显得格外不顺畅。父亲手里的刻刀轻轻的在木板上划过,一遍、一遍、又一遍,不敢用力过大,因为木板在锋利的刻刀下显得格外脆弱,一旦用力过猛,即使是最后一刀,木料也要被舍弃掉,重新做。

我看着父亲趴在木板上,眼侧着,每一刀都要看着,生怕出错。父亲说如今工具代替了人工,节省了时间,节约了成本,可是质量却和手工制作的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当你的手,轻放在棱角处,从上到下走一遍,就会知道优劣。手工靠打磨,机器凭感觉,坚硬冰冷的机器雕制出的成品不抵手工的万分之一。

父亲弯着腰,用刀刮着木板上多余的木料。当我手抚摸着木板时,根本察觉不到那一块是多出来的,可是父亲告诉我,那里仅仅是多出了一点点,对于我来说,看不出来也察觉不出来,可是对于他来说,是有很大的差距,那意味着这是一件不合格的产品。

如今商场上家具多了,很多都是拼出来的木板,并且质量完全不合格,可是顾客看不出来,商贩也就不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是合格的。如今顾客在意的不是产品质量,而是价格。当走进卖场时,最先被吸引的就是价格,而不是质量。质量是商贩嘴里喊出来的,如果拍打他们的木质门窗或者桌椅板凳,听到的必定有巨大的空洞声,意味着木制品中间是空的,木板是拼接成的。

父亲让我敲击他做的产品,实实在在。父亲告诉我,做人也一样,必须要实在,不能有一丝造假嫌疑,更不能蒙混过关。木桌、木板,必须牢,更要实,这对于工匠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要求,很多匠人在利益面前会选择成本最低的,看似挣到了钱,实际上是出卖了匠人的品质。

只有实实在在,踏踏实实,人才会有出息,产品才能被更多的人认可。父亲说,同是一件产品,他人需要半天完成,而他需要两天完成,价格也别他人的高,因此在生意上一直处于劣势。可是父亲却告诉我,卖任何商品,就是在卖自己,尤其是亲手制作的,可以不挣钱,可以赔钱,但是不能丢了自己的良心,更不能对不起匠人这个称呼。

父亲在木板的拼接处,先是用胶粘,然后用钉子定,再刮平,最后上涂。父亲指着刚刚填补过的瑕疵之处,说,如果不补就是一个小坑,别看是一个小小的坑,这更是一个良心的坑,是良心的缺失所造成的。人呐,一辈子能做很多事情,最初做的时候谁也不知是好是坏,但是,一定不能对不住自己良心。

父亲经常教导我,如今的人们太过于追求速度与利益,而缺失了品质与道德,世界上还有一种高于价值的东西,那就是精神。匠人的品质在于内心,不仅仅是追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更追求的是一种永恒不灭的精神。

一件产品,卖的不仅是一件产品,更是产品背后独具匠心的魅力与灵魂。匠人是在精益求精中再求卓越,在产品中赋予灵魂,更让精神传承下去。在雕琢产品时追求精细,不记代价,赋予匠人的情怀,始终如一坚持下去。在顾客看到商品时,就能过明白匠人的心。顾客买的不仅仅是产品,更是匠人独特的心思与情怀。

如今是一个尴尬的年代,商品在不断增多,而匠人却在不断减少。父亲告诉我,如今无数的匠人被利益熏陶,放弃了自己原本的品质,而去追求更大的利益价值。太多的匠人耐不住性子,无法专注做一件精致的产品,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能让我们看到,有些东西是价格所取代不了的。

每每父亲总是告诉我,我是他最满意的一件作品。我们可以缺少点什么,但是有些东西我们缺不得。农村的风,吹动着每家每户的屋顶,播种下贫穷的种子。农村人,我们乡下人,山村人,可以穷,可以缺钱,但是我们不缺的是骨子里面的精神与品质。

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个好武汉癫痫病医院哪个比较好呢?辽宁专业癫痫病医院郑州能把癫痫病治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