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我家的猪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界小说
早些年,总会有形形色色的猪走进我的家门,黑的,白的,黑花的,长嘴巴的,短耳朵的,你如果迈进我家的后院,跃入眼帘的是方形用烂砖块垒砌起来的猪圈,圈里有一头大肥猪,迎着它黄瓜似的大花脸,挺着自己长长的猪嘴巴,摇着它的猪尾巴,哼哼的乱叫,好像在热烈欢迎你的光临与参观。   那些年物质匮乏,母亲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危机,每到开春总会买上一头小猪仔。这样家里洗碗剩下的洗锅水,以及碗底锅底剩下的那些菜叶饭渣,就不至于白白浪费掉。猪食料也很简单,小麦磨面剩下的麦麸算是细料,搅拌点粗料那是谷子杆玉米杆晒干后粉成草料。   小猪买回来后,像小孩子一样,哼哼唧唧的在后院里乱跑乱拱。也许小猪突然离开母亲的怀抱,来到我们这个陌生的环境还不太习惯,过了两天,小猪也似乎慢慢习惯了我们这个家,母亲给小猪拌上麦麸孰料,小猪吃的津津有味,吃完后就清闲的躺在阳光下晒太阳。有时候,我会拉住小猪的腿,小猪刚要乱跳,我再轻轻地抠抠它的后腿,小猪就很乖巧温顺的躺在我的脚下了。那时不管他脏不脏,我会帮小猪清理去身上的骚子,母亲回来后,看到我和小猪亲热的劲儿,免不了一顿臭骂,母亲担心那些骚子跑到我身上。   小猪平安的在我家里生活了半个多月,不想一场劫难却在悄悄降临,“骟猪了”巷道里有骑着自行车的土兽医在吆喝,母亲叫住兽医。兽医熟练的拿出自己手术刀子,一只脚将小猪踩在脚下,一只手熟练拿着手术刀划开小猪的肚皮,听着小猪撕心裂肺的嚎叫,我不忍观看,幼小的心灵竟有些憎恨骟猪叔叔的残忍。   小猪渐渐长大,母亲把猪赶进猪圈,门口用石板拦起来。但是猪就是那样不安分,乱拱,乱跑晚上经常会拱开石板,半夜在院子里乱跑,母亲半夜总会叫醒我,一起把猪赶进猪圈。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猪乱跑,也许是由于太饿了,那时个人都吃不饱的年代,更何况猪呢。   那天,母亲去地里干活去了,我刚放学回家,我看到我家那头猪,两蹄子前伸,悠闲的躺在我家的炕头上。我生气的人眼瞪着猪眼,猪眼瞅着人脸,但那头猪好像毫不畏惧我这个孩子,好像还在挑战的说;“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就允许你们躺在柔软的炕头上,而把我赶进肮脏的猪圈,我要翻身了。”那时候我还在幼稚的想,这头猪会不会是猪八戒降临呢?我想如果我发给它一根香烟,这家伙可能都会潇洒地吞云吐雾一番。母亲回来了,拿起树枝将猪打进猪圈,后来母亲找了根链子绳子把猪绑起来,只能在猪圈里活动。   猪虽然不卫生,但是猪为庄稼提供了丰厚的有机肥料,古人云:“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星期天我会和母亲一起,拉土,出粪。猪粪施到小麦地里,小麦喜获丰收;施到瓜田里,西瓜个大又甘甜;施到果树下,来年果子会买个好价钱。放暑假的时候,我会和同龄伙伴一起打猪草,伙伴牵着羊,到地里以后,伙伴把羊儿绑在一颗小树上,羊儿悠闲的在田野里啃着青草,然后伙伴躺在草地翘起腿哼着歌儿。我挺羡慕我的小伙伴,我何不把自己家猪也赶出来,这样就不用辛勤的割草了。回到家偷偷解开铁链铐子,拉起猪,就往外跑。这个家伙并不像羊儿一样乖顺,一出大门撒开四蹄就跑,“哼哼”我自由了,我拉住铁链子不敢松手,猪和人在田间地头马拉松赛跑,这家伙一会就把我绊了个嘴啃黄土,眼睁睁的看着猪渐渐远去,真是欲哭无泪,最终还是路过的村民帮我将猪赶回家里。   母亲每每到过年,将肥猪卖掉,换点钱,我们就能快快乐乐穿着新衣服过个好大年。那年眼看着已经到年关了,猪长的膘肥体壮,一只吃了药的老鼠在生命最后一刻死到猪圈里,结果我家的猪吃了那个死老鼠,原来想美餐一顿,结果中毒太深躺在猪圈里胡乱打滚,哼哼唧唧猪眼睛里含满泪花,母亲回到家里慌了,赶忙叫来乡里邻居,拿来泡好的肥皂水,大家按住猪,往猪嘴里灌,说是猪喝后能够清洗胃肠,最终我家的那头猪还是没有能够抢救过来,一命呜呼。那晚,母亲坐在炕头上,不说一句话,我看到母亲不禁潸然泪下。母亲一年的辛勤就这样付诸东流,想轻松过个大年希望也在眨眼间破灭。   岁月荏苒,多年后,我结婚了,孩子也上学了,养猪的任务就由我爱人继承了。小猪价格在不断攀升,母亲决定让我们养个草猪,草猪在爱人精心饲养下渐渐长大,母猪怀胎“十月”了,即将要生育。妻子白天照顾,形影不离。我在晚上照看,那一晚后半夜,真的太累,眼睛有点模糊了,估计猪今晚不会生育了,就偷偷的钻进另一间屋子里,一会儿呼噜声音如同震天吼,我走进了梦乡。我放佛腾云驾雾在天空,我变成天蓬元帅去调戏嫦娥,然后见到龙颜大怒的玉皇大帝,命令那些天兵天将我扔到猪圈里。“民,还不快起来看看,谁叫你睡的和猪一样,”正作美梦呢,爱人推醒了我。我爬起来猪圈一看,母猪一窝生了十六只儿女,那些小精灵都争先恐后的抢吃母亲的奶水呢。   两个月后的集市上,小猪一窝卖了四千多,妻子点着红红的一张张钞票眉开眼笑,那一段时间,妻子去了县城疯狂购物,买了时髦衣服,高跟鞋,给孩子买了新书包,给我买了新皮鞋,母亲买一件新棉衣,因为有了妻子对我们这个家庭的任劳任怨与付出,我们的家庭一直温馨而美满。 哈尔滨哪里有医治癫痫专业的医院?武汉专门治疗癫痫医院武汉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河南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