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时光】大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历史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3411发表时间:2016-09-09 21:32:15    这阵子不知是咋了,难不成是天上太白金星的炼丹炉失火了?烤的地面要化了,草木要着了,空气中都弥漫着呛人的糊焦味儿。昔日嬉闹的小孩儿,遛弯的老头老太,门口打球打牌的玩友们,都逃荒似的不见一个人影儿,整个小区空荡荡的。唯一的活物就是水池旁那只小狗,顾不上弄脏那雪白的真皮大衣,放下雍容高贵的身段,冒着被主人责骂敲打的风险,搭拉着舌头,肆意地在水坑里打着滚,喘着气。   太热了,热得人火烧火燎,心烦意乱。   女儿说,实在受不了了,找个地方避避暑吧。我沉吟片刻说,那进山吧,去大山。   大山其实不是山,是个村,叫大山村。村如其名,大山有很多山,群山环抱,全村一千多口人,绵延十五里地,羊拉屎似的散落在各个山谷里,山脚下和半山腰中,与山为伍,拿地当伴,靠天吃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祖祖辈辈在这里繁衍生息。   进大山的路是条从山体上开凿出来的围山转,依山傍势,从山脚转到半山腰,蜿蜒曲折的通向山顶。山顶的最高处有个几丈宽的豁口,如一条巨蟒张着血盆大口,冲天而起。   大山的村口有块条型巨石,上面镌刻着“大山”二字,红色的,很醒目,字写的也有力,很受看。路旁是条小河,河面不宽,从山谷里流下来的山泉水清澈见底,河水也不深,水中的小鱼小虾清晰可见。河水顺流而下,时缓时急,哗哗的流水声悦耳动听。不时在平坦处总能见黑泥鳅似的小孩们在水中打闹,一旁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在说笑洗衣服。   车子一进村,空气立马凉爽了许多,起码没有了城里那种扑面而来的热气,心情也随之舒缓。越往上走,道路越崎岖,越窄,弯越多,两旁的树木也越来越茂密,接近山顶处,两旁的树冠基本抱在了一起,难分你我,搭成一条长长的凉棚,遮天蔽日,阳光只能从叶缝中挤进来,洒满一地斑斓。此时摇下车玻璃,打开天窗,将音乐开到最大,任清风横冲直闯,任花草扑鼻炫目,任树枝拍打车身,车子行驶其间,时而急行,时而急转,时而刹车,满车的尖叫欢呼和笑语。运气好的话,还能看见受到惊吓扑楞跃起的野鸡,树枝上跳来蹦去的小松鼠。   每次必登峰顶。喜欢那种一览众山小,如临山顶我为峰的感觉。我藐视众山小,山势过于平坦,曲线过于柔和,虚伪的长满花草树木,漫山遍野的绿色将山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不留一点空隙,任凭那些爬虫飞鸟走兽肆意的打扰大山的宁静,很俗气。我敬仰那直插天空的山峰,云雾在半山腰缭绕,悬崖峭壁,犬牙交错,岩石裸露,寸草不生,保持着山的本色和原始的野性,像寂寞的剑客默默地守护着大山的万物。   大山村分东沟和西沟。东沟只有几十户人家,淹没在绿荫中,不到近前很难发现藏有人家,最高处有家农家园,白墙红瓦比较抢眼。所谓的农家院其实就是很普通的农户,三间大瓦房,东西两个厢房,西厢房有条过道,供客人及家人出入。整个庭院不大,坐落在一高台上,台下是自家的果园,长满了苹果,梨和山里红,树下散养着鸡鸭鹅等活物,很热闹。西厢房外有块开凿出来的自留地,种满了黄瓜,豆角,大葱,西红柿等当季蔬菜,花黄果绿的,很好看。   经营这家农家院的是一对夫妻,吹拉弹唱全是二人。到这吃饭不用点菜,会根据你的需求安排妥当,饭菜基本都是自家产的食材,很绿色,很鲜美,也很地道,能吃出老家的味道。   每次在那吃饭都会吃的沟满壕平,水足饭饱后,打开南北窗户,吹着清凉的山风,美美地睡一觉,一觉睡到自然醒。睡醒了,那夫妻二人也收拾妥当了,总爱凑在一起在那过道上聊会。  哈尔滨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夫妻二人年龄与我相仿,女的能说会道,膀大腰圆,很壮实,像个爷们,一看就知道是老板娘,当家的主。男的沉默寡言,杨柳细腰,很苗条,像个娘们,怎么看也是个店小二,干活的命。老板娘总爱拿个小板凳坐在过道的门口,胸前那对大鼓包,异常突起,就像悬挂着的两颗特大号地雷,让人不忍心侧目。每聊到高兴处,就会哈哈大笑,响彻山谷,胸前那两颗地雷也会无规则的随之乱颤,真担心会不会掉地下发生爆炸,伤及无辜。腰如水桶,水桶上紧箍着个粗粗的呼啦圈,估计扔水里都会自然漂浮。往小板凳上一坐,两片屁股几乎擦着地,不见了小板凳的踪影,仿佛直接坐在了地上。每次见到她,都会想起莫言的《丰乳肥臀》。   我喜欢和老板娘聊天,一聊起来就跟开机关枪似的,嗒嗒嗒的没完没了,她说,我听,不时地插句嘴,话题总离不开大山的山,大山的水和大山的人。武汉癫痫病出名的医院   老板娘是土生土长的大山人,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爬遍了大山的每个山头,喝遍了每个山谷的泉水,唱着山歌,采着野花,追逐着小松鼠长成了大姑娘,嫁给了大山的小伙。   她说,我们东沟没有井,几十家喝的水都是从山上引下来的山泉水,多少辈子没干涸过,四季长流,渴了就对着水龙头直接灌,又甜又解渴。吃的菜也都是自家种的,家家都有菜园,从不打浓药施化肥,长出的蔬菜绿色没污染,摘下来在衣服上蹭蹭就吃,很干净。我们这基本都吃小米,很少吃大米,山坡地的小米做熟的米饭,又黄甘肃那家治疗癫痫好又软,看着好看吃着更香。我们这的人都比较长寿,很少有人得癌症肿瘤啥的,活个七老八十的都不是事,不远的一个本家五世同堂,老爷子九十多了,还很硬朗。   说到高兴处,老板娘回头对站在身后,双手环胸,靠着门框的店小二说,去,去园子摘些蔬菜来。店小二屁颠屁颠地跑了,一会麻溜地端上来一盆洗干净的黄瓜西红柿,又站到老板娘身后,双手环胸,靠着门框,随时待命,我们边吃边聊。   老板娘继续说,我在这生活了四十多年,对这里的山山水水有感情,习惯了每天早起到处转转,看看山坡上庄稼的长势,看看园子里苹果蔬菜的成色,看看那些鸡呀鹅呀猪呀有没有长大,和它们说说话。习惯了每天晚上听着蛐蛐叫睡觉,习惯了没事和七大姑八大姨聊大天。别笑话我们农村人没出息啊,我就习惯这平静的日子了。   怎么会呢,我羡慕还来不及呢,你村有小寡妇吗,把我招过来,我开玩笑地说道。   不用找小寡妇,就招我家来吧,我养着你。老板娘不待话说完,自己先失声哈哈大笑起来,我也被逗乐了,那店小二也嘿嘿地乐了,可能是多了个帮手他高兴的吧。   笑够了,老板娘说,不早了,不和你聊了,我们还得去杀猪,自家养的,三百多斤了。   我说,那正好再等会,卖我些猪肉和排骨吧。   那可不行,我家自己还不够用呢,一个月就得用一头猪,不卖,不卖,但是你可以来消费啊,排骨可以给你留到下周六,来不来在凭你了,老板娘狡黠地说道。   我急忙说好,仿佛闻到了大锅炖排骨的诱人香味。   那周六琐事缠身,我还是失约了,排骨没吃到,多少有些遗憾。 共 253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