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美】李智波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历史小说
【前言】   我这样写一些事,不是说谁好,谁不好,我只是想尊重生命本身的还原一些纯洁。尊重本就是这个世界的最基本和善法则,孩子,每一个都是可爱的。他是他自己,不属于我们任何人,我们变裂和分解他们,他们也有不受的权利。那么在可控的范围尽量给他最大的尊重和爱也是我们自以为是的命定轨迹的命题,这也是我每每面对李智波们的一种自我教育和长大……      【一】我也不是一只好鸟   “说吧,随便你们怎么,反正我也不想在这里待了,我也不喜欢他们……”   李智波脸上的无所谓下又藏着一份小心翼翼,怕我发怒,又想发泄,那些似有似无的嘤嘤虽缥缈但还是传进了我的耳膜。眼里有无奈,有放弃,更有一种一破到底悲愤。   突然,我心里打了个冷颤,看到了一种的落寞和孤独。那种无天日世界的孤独和无奈!立刻很复杂的一种感情在我心间滚沸,五味陈杂到无语。   “我该怎么办?怎样才算是真的爱?放了他?还是收回他?”我绷紧脸,心却细柔到寸断。   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我竟从没走进过他的内心。长久以来,我们都以成人的眼光来检验这样一个不同的因子,他的个例彰显的个性显示了他的与众不同,他的不同把他也已推到了一座无边无际的大海,大海里又四处都没有他的岸。   他的白白的脸儿,他的修长的四肢,他的骨碌碌的一双大眼睛里的黑色是可以映出任何山水的。虽然他的多动让任何一个自以为很聪明的人都能心生浮躁,但这绝对不是李智波的问题,只是因为他还是孩子,他是李智波。   李智波十一岁,李智波六年级。   李智波不写作业,李智波考试成绩烂透……   李智波不合群,你刚说过的话,他刚下过的保证,只要一转脸儿,他便会忘的干干净净。然后不管你怎样的认真,细微,大声小声的用各种语气去唤醒,李智波都很难从那种忘我陶醉的自我演习里走出来。所以李智波是个“问题”孩童,也所以李智波语文13分,数学23分。但他是属于自己的孩子,李智波。   “老师,我也想做路队长。”   “老师,我来帮你打汤吧,我以前也打过,我真的会。求求你,我可以打好的。”   “老师,我也想好,可是我管不了自己,就是刚才还记着,走着走着就忘了……我也不想那样的……”   李智波不听话,是真的不听话。但他的心灵也足够纯洁。他有一次次的追着我,要求给全班同学打汤的时候,也有喜欢做路队长,想为大家服务时,“老师,要是考体育,我保证能给咱班拿很多分。”李智波不止一次也这样跟我强调过,可是学校还是总考文化的多,体育而不是时时的被烙在手上的,所以李智波便也常常又总在违纪里。   我跟李智波,我们大多的交集就是在一遍遍的互相对垒里度过。我以我的观念,想各种的招式,搬各种的救兵,想把这个李智波变成我喜欢的另一个李智波模样,而他总也以各种的策略去应对这场天外改造。我们是对手,我是失败者,而且一次比一次信心不足。   “李智波,走走走,我不要你了,我败了,我真的败了!”我压着胸口的痛,向他退避。   ……   一次一次我投降想放弃的时候,李智波又总是用低头服法的姿态认罪,挽留我和我的颜面。这样的戏演多了之后,我累了,他也累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累了。慢慢,所有人都从原来一次次地参与热情里退了出来,当然也有我。   我再叫李智波,突然就有了浓浓的倦意,许多想说的话在喉咙里再转几圈后,我宁可它噎死也懒得再吐,而且一次比一次发作严重。   “哦,你们爱说啥就说啥吧,反正也就三个月了,三个月之后就都结束……”   当我们冲突再起,我青筋崩裂着看李智波在我再三的暗示里还是一忍再忍又忍不住的违犯了我眼里的规矩时,我的最后通牒便是要跟他妈妈约谈。我想我必须用利斧砍他枝桠才能解气,也才显示我的威严不容侵犯。   “三个月……”李智波似有似无的孤独无奈忽然撞进胸口,竟是那么的悲壮,那低诉里渗出的无助就一下子全挤了我的胸口,塞的我的心满满的。   罪恶,震颤,震撼!   一种撕裂感就那么在胸腔开始蔓延,我不知道我应该再以什么样的娓娓之词来给他解剖,我压抑满腔的想抱那孤独的恐惧,故意再板脸大声假势强硬:“李智波!那么你还吃饭不?三个月,你告诉我,你每天还吃饭不?”   我知道我在孤注一掷的进行我可耻的要挟了,我要要挟李智波继续依赖我。我的良心需要他的依赖。看到他破罐破摔的绝望之后,我感到了一种罪,扼杀的罪。   错了,我错了。我们所有人都离他的世界太远了。但那不是他的罪。我们都是各自不同的自己,我们从来也没有静下心来站他的立场想一想。他是什么?他的世界是什么?他要的和喜欢的又是什么?我们只要求他做自己喜欢的那个臆想孩子……   可是,他做不到,那便是他的罪了吗?所以他小小嘟囔:“爱咋咋吧……”他好无奈。   说吧,告吧,诉苦吧,这个世界是我无能为力的。这便是那些后语吗?我有点害怕,不敢想下去了。我看李智波背整理好的书包,看他走出他的宿舍,看他把背挺的直直的,第一个到宿舍门外,我脑袋木木的,就那么看,不再有思想,或许也有思想,但是太混乱。   “孙则栋,别跑了,站队。”李智波也有发现新大陆,也有是非。可是有许多的时候这个世界竟不容他有观点。当他背好了书包笔直笔直站在那里时,他发现孙则栋还在跑,他便喊,他有点不由自主,或许他已忘了刚才的绝望。平时老师和孩子们也会每天那样说不到位的孩子,也同样要求他。他便喊,喊的洪亮,单纯。可是那话更出口,便被更猛一句话给顶了回去:“李智波,你凭什么?切,就你那样,还管人?”   听到这话,我突然很想骂人,骂自己也骂世界,我清清嗓子,努力压过那刺耳的噪音:“李智波现在是最好的!他早早收拾好了床铺,又第一个开始站队,所以六三班,李智波今天是第一名。孙则栋,赶快站好,咱们教室送完东西才能去餐厅呢!”说完这些,我竟不敢抬头,再去对李智波的眼。   我知道面对李智波,我还会有太多的无措和无可奈何,可是我想我是不能放弃他了。我这个不是好鸟的人不想在这样的一场邂逅里,给这样的一个孩子带一辈子的创伤做回礼,我们可以不是最好最优秀的人,但至少在我的心里,我想我们的世界还可以有温馨可以温暖灵魂。   李智波,对不起,我会努力的,请让我们的世界也加点儿温暖好吗?   餐厅再打饭,教室再会面,我把那些歉意都变成一种笑,我拉他到我怀里,我摸他头,我抱他:“李智波,三个月,我们一起努力好吗?你努力好好学习,然后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帮你……”   李智波笑,恰好老单也来,满面微笑,我怕他误会,便大声替孩子辩白,也宣告:“今天没错,今天很乖!”   这世界呀!谁是谁非,谁轻谁重,其实都是雁过的影,演过的戏,可是戏里文都是我们自我生命的自我挥笔。   原来啊!今天我终于知道我也不是一只好鸟。      【二】橙子   橙子,李智波的。   他举着它,凑到我跟前。我一看心里立马横生一种心燥。大家正整装待发呢,你小子又来这样的里格楞。切?现在吃?还要不要人活?哪里又再来得及?   “李智波,现在时间来不及了,咱先放回去,明天再给你切。”   李智波依然举着,没心没肺,阳光灿烂的让人不得不自我失色。   “我就走呀,这两天也不在,我怕坏了……”   他举着那手,依旧向你,你却凭空里多了几分内疚。   原来错怪就在这样的一念。   “你若是不想吃,就拿刀分给他们吧。……”   李智波看我把橙子收下,随手又放在了保温桶上,他又赶快声明,仿佛这一举又是哪里的错似得。“咯噔”,我的内心再次被敲打和震颤。这小小的动作竟又是一种别样的洞天。他的隆重和我的随意,终归,他是神,我是俗者,这一刻他更是一个站在灵魂更高处的拯救者。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总有这样的一种被救赎感。可是每面对这样的一场自审时,我总免不了有这样的一种自我判定。他们,这些孩子,在某个的时刻比我们的灵魂更高尚。   李智波书包背的高高的,背挺的直直的。他要到珠海去考他的篮球梦了,是专门的篮球技校,他很想分享这样的一次追梦旅程,他不断重复着想分享这样的感觉的冲动,他撩拨兰一天,他跟李超斗嘴,甚至骂娘;又跑去孙文强他们宿舍找孙文强……   这在以前都是很能引起那些小家伙叽喳,甚至是怒骂的,可是今天,大家都集体约好了似得,居然一起都不再接受和遵从这样的挑逗了。李智波偷偷摸摸去试探每一个可试探,都碰了灰,居然没有人再接他茬。   “老师,李智波不读书,又骂人了。”   “老师,李智波跑我们宿舍骂我了,说我爸我妈都是***……”   “老师,我把我鞋先拿进去,因为李智波过来过去总踩我鞋……”   这就是李智波跳来跳去之后,所有那些人的反应。   还有老师,今天也古怪。刚一进宿舍,这样的游戏也还没真正到高潮,老师就在那里叫:“李智波,过来,把你的小凳子也搬来,这边来……”   “李智波,今天不是惩罚,我想,你今天可能会安静不下来,也不会睡,现在就把凳子搬我跟前来,咱们一起看书吧。”   就这样,莫名其妙就被老师给请了出来,可是,他觉得自己也没说几句呀?甚至他都没觉得自己到底说话了没。再说他们不是也都在说嘛,要不他一个人能跟鬼说?还有孙则栋,你看他一个人悠悠摆摆,跟熊牛似得,拿个抹布,这边探探,那边摇摇,明显“大傻子”,刚才他还偷偷跟他说孙文强骂他妈妈了,说他们坐飞机都得死,可是老师就都没发现。老师也够让人烦了,但是李智波也知道,再怎么也不能惹老师,这是胳膊跟大腿的事儿,搞不好受伤的总是自己的小胳膊。现在又被叫了,李智波只好心里虚虚着,不情不愿,又唯唯诺诺磨蹭着,因为他不想出去,到老师指定的位置去读书,那简直就是上刑。   “老师,我错了,我会好好看书,我不说话了。”   老师总那样,笑着,一点儿也不恼,可是李智波知道,那些祈求的招式要泡汤。老师一笑,便是软招立定,叫必须。还招手,招手的让人怵。   “来,没事,就坐我这里也挺好的,这样我可以帮着你管管你自己,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可以跟我说,待会儿要是睡觉睡不着了,也一样,就在我这里陪着我,省的我也闷。”   ……这,这简直是被绑架嘛,真没意思。坐在那小凳子上,然后整个儿的人都在老师眼皮下,扭个身子,都别扭,绑的人难受。   “老师,我想上厕所……”尿么?不紧尿,可是走走也好。李智波坐下不到十分钟便报告两次,尽量让那焦急变得逼真。   我便认真看,看完,又使劲摸他的头,然后又轻轻的摇两摇她自己的头,再轻轻笑。话都不说。   “老师,我困了,我想睡觉,我保证不说话,不影响别人……”李智波再换另一个方式。   看他有些回性,我再特意像观察恐龙大狮子一样,观察了一刻钟,才又把手伸过来,把臂膀展开,把他拉怀里,我知道他现在的迫切愿望便是赶快逃脱这里到床上去。   “你确定你困了?想睡觉?在这里你可是最自由的。进了宿舍可就关乎别人了,你可想好。是睡觉还是读书?”   李智波赶快点头:“睡觉,我想睡觉了。我保证不说话。”   “嗷嗷““吱吱呀呀”,可是李智波还是李智波,一到床上,那种奇怪感觉便来,一些声音总是不由自主的从嗓子眼冒出后才让自己惊觉,也后怕,这样战战兢兢的刺激立刻又让他莫名兴奋,他便一个人一会儿小心翼翼,一会儿又自我陶醉的继续,这样的自我分裂让他沉浸不能自已。   “李智波!又犯病了吗?”   只有这样的声音起时,李智波才终于又意识,游戏要结束了,再玩下去便会有再也不可控的局面。因为有好几次我都吓到他了。我假装很生气地拎着他,要他到教导处,要交单老师。这两个中的任何一个都是他不想要面对的。   李智波赶快睡,可是他真睡不着啊!他趴床上翻煎饼,然后他看见了兰一天的大脑袋,也看见了李常小的臭脚丫子,一个在上方,一个在正对儿,王宇丰也不是个东西,那么爱笑,高旭尧更是个傻货,就喜欢干活,每次都那么卖力,他们都才有病呢集体都有病。嗯,就是这样,想到这里李智波不禁又不由自主喉咙里“咯咯咯”地笑了。   “李智波!”   再叫,李智波吓得吐吐舌。太多的时候他的非常态都是无知觉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又叫他。他赶快想,刚又说话了吗?然后又自我判定,没有啊?我没有说话啊!   现在,终于快要走了!李智波突然很高兴,要解放了。被子,床单整理完,他想到了这个橙子,便又回身返回宿舍,从水果箱里把它捞出来,他兴奋的想把自己的快乐分享出来。他这样给我橙子,突然让我很感动。   我不禁又抱了抱他:“李智波,记得好好考啊!争取让人家老师喜欢你,取个好成绩!” 北京哪里能够治疗好癫痫病合肥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呢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鄂州那个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