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西夏,西夏(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小说

早春的阿拉善盟,天地间隐隐荡漾着点点绿色,却依然满是冬天的肃瑟。友人带我去看阿拉善博物馆,二楼大厅墙壁上那些关于黑水城的图片展吸引了我。我一幅幅地看下去,内心被震撼了,脚步越来越沉重。哦,黑水城,西夏,还有可恶的科兹洛夫。一时间,黑水城艰涩与苦难的命运压在我心上,我的心莫名地沉重。

走出博物馆时,天已黄昏,起风了。一路上,我依然为黑水城伤悲。友人却道:黑水城应称为黑城,曾是西夏的重要边塞城市。黑城虽在阿拉善,但路途很远,你明天得去银川赶飞机,这次恐怕去不成。

在友人缓缓的讲述里,黑城渐渐浮出历史的尘埃,隐约地展现在我的眼前。不由自主地,我的视线越过苍茫的时空,执着地在黑城上空萦绕,不能自拔:哦,西夏。哦,黑城。

年年岁岁,祁连山的白雪融化,汇入额济纳河,向北流向额济纳草原,最后流入最北端的居延海。远在额济纳河下游的巴丹吉林沙漠边缘地带,曾有一块美丽而丰饶的绿洲。额济纳是党项族语,意为“黑水”。汉代以来,一代代戍边人聚居于此,将黑水引入耕地,由此丰衣足食。乃发展为一座小城,是为黑城。

黑城在西夏时就很兴盛,是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边防要塞,也是连接漠北和中原地区的重要驿站,西夏王朝将黑水燕镇军司的治所放在了黑城。在黑城外围,还辟有一片长约40公里、东西宽约25公里的地域,当地牧民称之为“额尔古纳”(幽隐神秘的黑沙包)。西夏驻军于此,还将大批人口迁到黑城一带定居。一时间,党项人、汉人、契丹人、鲜卑人、吐蕃人和回鹘人等,聚居在黑城。城内屋舍俨然,人来人往,一派富足兴旺的景象。

至1206年,一个叫铁木真的蒙古汉子崛起于斡难河蒙古部大本营,宣告成立自己的王政,尊号“成吉思汗”。富庶的中原和西域吸引着铁木真扩张的眼光,而西夏成了横亘在蒙古军队和这些地域之间的巨大障碍。早在1205年春天,成吉思汗就借口西夏收留了蒙古仇人,在3月粮荒时首次袭击了黑城。从此,开启了长达20年的对夏战争,拖着西夏步步走向灭顶之灾。

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各部后,以汹涌的气势横扫欧亚大陆,40多个国家、700多个族群纷纷归服于他,创建了世界上版图最大的蒙古帝国。时至1226年,成吉思汗先后攻打西夏5次后,发动了对西夏的最后一次亲征。西夏国力已日薄西山。在他看来,一旦攻破这座军事重镇,整个丰饶的河西走廊就坦露在他面前,只等他手到擒来。而黑城不保,整个西夏国就朝不保夕。

每次蒙古人进攻西夏时,都要攻击黑城,最后也是最残酷的战争发生在1227年春天。在艰苦抵抗了3个月后,十万西夏将士几乎全部战死。终于,蒙古铁蹄洪水般席卷黑城,嗜血的战刀见人就砍,幸存的黑城人如秋天的落叶纷纭倒下……

屠城之后,黑城一片死寂,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河水也哑然失声。蒙古人很快就调集了大量的军队和移民驻扎于此,黑城被扩建了数倍。元世祖干脆于1286年在此设“亦集乃路总管府”,“亦集乃”为西夏党项语“黑水”的音译,蒙语称“哈拉浩特”(意为黑城)。

至1372年,明朝征西将军冯胜带兵讨伐亦集乃路元朝残军,久攻不上,乃拦河筑坝。黑河由此改道,致使黑城内水源断绝,元军遂“以城降”。既成无水之城,明军占领此城后就将之废弃,城中居民被迫迁徙。渐渐地,黑城为沙漠所吞噬,满目荒凉,流沙覆盖着官邸、寺庙和民居的颓垣断壁。漫漫黄沙之间,堆堆散乱的砖石、瓦块、陶瓷残片、铁器、雕刻、泥佛、风化的白骨、破损的石磨、块垒等,无言诉说着曾经繁华的过往。在古城西北角上,立着五座残缺不全的西藏覆钵式佛塔,土坯垒成的佛塔古朴圆融而又安详。

未曾想到,至1908年,俄国上校、皇家地理学会会员科兹洛夫突兀地闯入此地,被掩埋的黑城重回人们的视野,却惹来泪雨纷飞。

1907年秋,科兹洛夫受沙皇地理学会的指派,带领一支探险队,从圣彼德堡出发,向额济纳行进。科兹洛夫早已从俄罗斯旅行家波塔宁《中国的唐古特西藏边区和中央蒙古》一书里得到了关于黑城的信息。在书里黑城就是财富的象征,前往这座古城成了他深藏在内心的秘密。

科兹洛夫贿赂了当地土尔扈特贝勒后,于1908年3月19日从张掖出发,携带了少量的食物及挖掘工具,依靠当地人巴达准确的引导,踏着厚厚的积雪,在茫茫荒漠里行走了三天,走进了神秘黑城。黑城的噩运降临了。

站在城外台地上,偌大的黑城无奈地赤裸裸地坦露眼前。科兹洛夫和他的同伴们被震撼了。只一眼,巨大的惊喜和激动冲击着科兹洛夫,他甚至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他愿意以任何方式拜倒在破败的古城跟前。顾不上劳累与严寒,科兹洛夫率先冲进了遍地宝物的废墟。他后来在书中写道:“我们所有的考察活动和发掘活动,都进行得非常谨慎,非常用心。地层中或地表上发现的每件器物,都会引起大家共同的兴奋之情。我用铁铲挖掘几下,就发现一幅绘在画布上的佛像,那种惊喜充满心的感觉,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看似简单的言语,却隐藏着无尽的贪婪,如此触目惊心。考察队在黑城的街区、寺庙遗址上仅仅挖掘十来天,就轻易地获得了大批珍贵物品:书册、信函、文件、钱币、妇女用品、绢质佛画等等,装了满满十多箱。这些装满文物的大包裹,竟未经任何阻拦,被顺利运出荒漠,随即被寄至遥远的圣彼得堡。如同不谙世事的孩子,生生地挥别慈爱的母亲,从此天各一方,音信渺茫。

两个月后,当这批珍贵的包裹被俄国皇家地理学会一一打开的时候,他们惊喜地发现:这个废墟属于中国古代神秘的西夏王朝。这个延续了近两百年、在中国古书中被记载了无数次的古国,刹时惊动了整个西方。皇家地理学会立即通知科兹洛夫取消其在青海等地的探险计划,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对黑城的挖掘上。

第二年8月初,科兹洛夫再次率探险队来到这里,雇用了一批土尔扈特人,不顾酷热,肆无忌惮地对黑城进行挖掘与掠夺。深藏于戈壁荒漠的黑城再次被惊醒了,工具鸣响,荒废的古城上空尘土飞扬。

对城内的挖掘疲倦之后,科兹洛夫又将贪欲的目光转向城外。在黑城以西干涸河床的岸边,一座被称为“苏波尔盖”的佛塔再次吸引了他。这座塔后来被科兹洛夫称为“辉煌舍利塔”,的确是一座“辉煌”的宝藏。据他的回忆,塔内底层约有13平方米,是个储藏室,四周“坐着”泥木佛像,佛像面前摆着书籍“以供诵读”。而塔底四周墙上挂着神像,塑像的尺码与真人一般大小。这些神像都是极好的艺术品,形象生动,色彩鲜艳。塔内中央地台上,还叠放着数以百计的大大小小绸布封套的书籍、簿册和经卷、佛画。

科兹洛夫更加欣喜若狂,率队用了整整九天时间,才把这座“辉煌舍利塔”里的文物搬空,依然不满足,又搜刮了城里所有的佛塔。最后,他用40头骆驼运走了两万多卷文书和五百多件价值连城的唐卡、佛像等珍宝。那可是继殷墟甲骨、敦煌遗书之后的中国第三大考古文献发现。

之后,其他西方国家的探险家纷纷奔赴黑城,如淘金客一般淘拣着废墟里的珍宝。黑城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废墟,年年岁岁在寒风里徒然呜咽。陈寅恪说过,“敦煌者我国学术之伤心史也”,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黑城。但又岂止只是学术的伤心史呢?

从巴彦浩特驱车前往银川,我们从西向东穿越了茫茫的贺兰山。苍茫冷峻的贺兰山下,长长的戈壁,曾经就是蒙古与西夏阔大的战场。而今飘浮着淡淡的雾岚,平和而安静,已无法想象昔日残酷的撕杀场景。阳光很好,半路上,友人将车子停下来。路旁苍灰色的贺兰山上,长着一丛丛蒙古扁桃,绽放着点点粉红色的小花,精致而可爱。贺兰山两侧原本都是西夏的地盘,为什么如此美好的灌木丛叫蒙古扁桃,而不是西夏扁桃?友人摇摇头,说不出个所以然。

话说成吉思汗踏过黑城,迂回向东。当他率部下在阿尔巴斯山围猎野马时,一群野马迎面撞来,他的坐骑惊叫跳跃,将他掀下马背。钢铁伟人成吉思汗受伤了,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但他不甘心无功而返,决定就地扎营,暂时在阿尔寨石窟养伤。安顿好后,他派使者先去探听西夏人的态度,再决定是否撤兵。

西夏皇位已由嵬名德旺继任,竟坚持和蒙古交战。成吉思汗岂容冒犯,不由万分恼怒,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来,不顾伤势,下令继续进军西夏,还对军队下令:“每饭则言,殄灭无遗?以死之,以灭之。”看来,成吉思汗已决心将西夏的百姓屠戳尽绝。

在蒙古军队强力的攻势下,西夏陪都凉州守将翰扎篑献城投降,整个河西走廊从西夏的版图里消失殆尽。嵬名德旺闻讯万分惶恐,乃至惊悸而死。他的侄子南平王嵬名睨被仓促地推上帝位,留给他的却是残破不堪的西夏。

之后,成吉思汗的进攻路线再次折向东,穿越腾格里沙漠,先后进攻西夏的应理州及东部重镇灵州。西夏将士虽拼力抵抗,但无济于事,应理州失守,灵州也被屠城,西夏除都城外的一脉血气全部散失。当蒙古军队扫荡了西夏东部的盐州等地,昔日强盛的西夏帝国只剩下国都中兴府一座孤城了。

一时攻打中兴府无果,成吉思汗下令蒙古军队团团围住西夏的国都后,就带着精锐之师向今甘肃的临洮一带而去。一二二七年六月,在攻取了积石州、临洮府、陇西等地后,成吉思汗进入六盘山地区避暑。六盘山凉爽的气候,并没有消解成吉思汗对西夏的仇恨,眼见中兴府久围不克,派遣党项出身的大将察罕前往中兴府说降,给西夏末帝“谕以祸福”。西夏国王嵬名睨派使者去晋见成吉思汗,请求和谈并订立誓盟,承诺一个月之后,他将献城投降。可就在这一个月里,一些秘密就此发生:西夏末帝或许安排好了逃跑的一切事宜,让随从、妃子、工匠、精锐的御林军等,带着一个帝国最后仅存的果实,匆匆踏上了秘密逃亡路。嵬名睨是否成功逃亡,众说纷纭,真相已然湮灭在历史的烟云里。

此时,就在六盘山下,成吉思汗被党项人发出的连环弩毒箭射中,箭毒发作的痛苦折腾着这个威震世界的蒙古帝王。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大限将至,他唤来儿子窝阔台、拖雷等来到身边,留下了三条极其重要的遗嘱。谈到灭西夏时,他怒目圆睁地强调:我死后,你们不要为我发丧、举哀,叫敌人不知我已死去。当唐兀惕国王和居民指定时间从城里出来时,就将他们一下子全部消灭掉。

成吉思汗的遗言,成了他的儿子们与蒙古军队行动的指南,蒙古军队加紧对中兴府的进攻。此时,一场猛烈地地震突兀而来,大片大片的房屋被震塌了,城里的居民及守军被埋到了地下,一切外援被阻隔。其实也没多少外援了,而西夏军民最后抵抗的信心被摧垮了。

西夏终至献城投降。而就在前一天,成吉思汗病逝了。蒙古军队发了疯似地倾泄为一代天骄复仇的决心,对中兴府实施了灭绝人性的摧毁,偌大的中兴府刹时血肉横飞,城墙内外尸骨遍野。无数冤魂在血雨腥风里无声地呐喊,重重叠叠地弥漫在残破的城池之上。

蒙古人依然不解恨,一把巨火烧了西夏宫殿、史册。熊熊大火的啸声就如党项先民在绝望地呼啸与悲鸣。随后,又冲进贺兰山下西夏皇家陵园,曾经金碧辉煌的皇陵刹时被毁盗殆尽,又一把烈焰自皇陵冲天而起。曾经的红墙绿瓦,曾经的陵台献殿,曾经的角楼飞檐,曾经的阙台高耸,曾经的碑亭肃穆,全都在熊熊火焰里挣扎、呜咽,直到化为乌有。而那些石碑则全都被砸断深埋。

一个王朝消灭了,一个王朝的灿烂文化也消灭了。

成吉思汗为何对西夏如此赶尽杀绝?怀着复杂的心绪,我站在银川繁华的街头,见处处平和干净。这座城市曾为西夏的兴庆府。后来的中兴府,关于西夏的印记已然茫然,和其他都市并无特别之处。那些匆匆的行人,可有党项人的后代么?

遥望历史的深处,西夏王朝的身影,如梦如幻,忽远忽近。

身着白色长袖衣服,头戴黑冠,身佩弓箭,纵马驰骋,英俊神武,年轻的元昊如一颗熠熠闪耀的明星登上了历史舞台。据史书记载,元昊很有智谋,善长于法律、兵法、佛法、汉文等学问,20岁就领军作战,英勇机智。1028年,在父亲几次攻打河西不利的情况下,元昊于这一年率军从灵州出发,袭击八百多公里之外的甘州。经过激战,回鹘政权遭受彻底摧毁,谢幕于元昊的战刀之下。占据了河西重镇甘州,西夏奠定了帝国版图扩张的地理优势,元昊杰出的军事才能令众人折服,他被册立为太子。

1032年10月,父亲李德明去世,李元昊秘不发丧,对外封锁信息的同时,加紧登位的进程。短短一个月里,他消除了内部一切不安稳因素,于11月顺利继位。不久,他脱离宋朝,“筑坛受册”,正式称帝,即夏景宗,国号“大夏”,定都于兴庆(今银川),后人称其为西夏。

元昊穿上白色的龙袍,站在高高的台上,雄视天下,急切地想摆脱宋朝的影响,树立自己的民族形象。他废去了唐、宋皇帝赐给他的姓——李和赵,而改用党项姓氏“嵬名”;废止了宋朝给他的“西平王”封号,以党项语“兀卒”(青天之子)自称;令野利仁荣根据汉字创制能记录党项族语言的西夏文字,并兴办学校迅速推广西夏文字;甚至先自己实行秃发,然后命令“国人皆秃发,三日不从,许众共杀之”;升兴庆州为兴庆府,并开始大兴土木,修建宫城、殿宇,城周长18公里,相当于长安城的三分之一。但在机构设置、官职的称谓上,完全参照宋朝,且任用汉人中有才能者,从汉地引进儒家经典,大兴佛教,用以教化百姓。

武汉去哪治疗癫痫病安阳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靠谱儿童癫痫病怎么治有效原发性癫痫病病症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