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墨舞】我的故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大全
   故乡,啊,我的故乡,是多么熟悉动且听入耳的声音!故乡,啊,我的故乡,是多么令人心驰神怡的热土地!不知多少文豪,为你的美丽而着迷!不知有多少游子,为你神采而默默而赞许!啊,故乡,你是我终生难忘的地方!可是,几经提笔,在这么神圣的关联词语面前,我的情愫却不知从何而落笔。我想关于故乡这样的题目文绪,有着赞不完的赞歌,有着写不完的东西。毕竟,哪里是养育我生我的热土地。于是我弯腰抓起一把泥土执笔,一抹幽蓝记忆苔痕吐纳出五彩缤纷,我的思绪左右不了自己,不知不觉,使我的执念,再次回到了流年岁月往事,回到了故乡里的人和事。亲不亲是故乡人,亲不亲是故乡的天故乡的云,亲不亲是养育陪伴我们成长起来的父老和乡亲。在他们众多人数当中,经过流年岁月的打磨,用他们的青春年华书写下故乡这块肥沃土地的青紫和美丽,将平凡朴素的一生奉献给故乡的热土地。这缕缕情愫无不让我心浮潮海,无不让我心潮澎湃。故乡的经年往事,故乡的故事,故乡的人,无不牵动着游子的心扉。故乡,我热恋的土地,故乡,我的父老乡亲。   我的故乡,在祖国大西北一个偏远的小村庄,这里是祖国改革开放前较为贫瘠落后的荒凉地,也是那个时代人们眼里最为不起眼的地方。在我的尤新记忆长河,六七十年代初的大西北,如果我们听到身边的某个同事,谁家的左邻右居分或是请朋好友配去了大西北,每当听到这些,哪是一件多么令人孤苦凄然的事。那个年代,我们的大西北还很落后还很荒凉还很贫瘠。风吹沙尘跑,土坯的磊砌麦草房,土黄色的村舍泥泞马路,一片片荒山野岭边角地。特别是那个年代处于西部的偏远山区,吃水难,出山难,上学难,常常会听到一些,那个公社一个公分决分几分钱,那家的孩子老人没躲过饥荒被活活的饿死。就是生产粮食的高产区,谁家不逢年过节的,吃上一顿麦面馍,那是终生最为幸福的一件事。记得在我们的童年时代,人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响应党的号召,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因此,我们小朋友闲暇之际聚在一起,最为开心的事就是念叨着一句顺口溜“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这样一些小学课本上学到的关联词语。其实,在那个时代的小朋友们的心里有着一个小小心愿,有饭吃,有衣穿,那就是天下最为幸福美满的事。我的记忆长河里,每当想起流年岁月记忆往事,不由得心潮泛滥,内心阵阵辛酸楚涩升腾而起。   在那个年代,令我庆幸的是,我的家乡,在八百里秦川白菜心地段,这里有“天下粮仓”的美誉之称,这里有上好的茶桑田园,相比较为偏远山区的孩子们而言,我们有学上有衣穿。最为让我们高兴欣慰的是,当时我们生产队属于经济作物畜牧养殖示范区,生产队集体有果园、猪圈和饲养室,紧邻我们村庄西侧有大片十几亩地的大枣园。那时,令我们最为快乐的时光莫过于每年深秋季节的来临。每年到了深秋季节来临,田园阳光明媚,秋风习作。紧邻村庄西侧的大枣园,也是在这个季节到了成熟的阶段。瞭望着无边无际的绿色枣园,秋波微荡,一颗颗红彤彤的枣儿漏出了笑脸,那个眼馋,心里美滋滋的,真想上前摘上一个,填进嘴里,使人联想翩翩。到了枣儿成熟季节,也是小伙伴们不守安分的时间段,大家三三两两游手好闲围着枣园迂回转圈圈,大家心里都在期盼着猜想着,谁家的家长今天在看枣园,如果能遇上好心的家长,悄悄地扔上几个,也可解解馋。那时,生产队每年交过枣子的任务,如果能遇到凤天雨顺的年份,剩下的枣子,每家每户分上几斤,也能尝尝鲜。在那个年代平日里吃不到水果,那枣子吃起来是又脆又甜,那是吃在嘴里甜在心里,使人至今流连忘返。   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那个年代,我们生产队从大都市来了一批上山下乡插队的知识青年。在生产队队长和人民公社社员的眼里,插队来的知识青年是生产队的财富香饽饽,他们有知识、有文化,给生产队农业建设带来了希望。记得知识青年未下乡插队之前,生产队的农作物依靠谚语中的清明前后点瓜种豆,秋忙秋忙,绣女出种。白露早,白露迟,秋分收种正当时。秋分种,立冬盖,来年清明吃蔬菜,等一些常规式模式种植。由于不懂的科学,没有种植管理经验,大片的种植的西瓜,没有斤量,也没有甜度,种植的土豆红薯疙疙瘩瘩不圆溜,这给生产队长和社员们出了一道难题。逢巧,来生产队的知情青年当中,有一位来大都市农科院的,他的父母原本算得上是农科院的专家和教授。生产队知道了后,高兴的几天都合不上嘴,特意来到知青点登门拜访,取了真经。最后同这位知青达成口头协议,由他负责指导生产队经济作物的栽培与种植。在他的指导下,来年生产队社员解决了众多的经济作物栽培种植技术环节等问题,生产队经济作物在来年喜获大丰收,生产队年底被授予公社农业生产先进集体。召开完公社表彰大会,公社书记和主任亲临现场,敲锣打鼓,为我们生产队送来牌匾和流动红旗。事后,公社特意为生产队放了一场电影,高兴得生产队队长和社员们几天几夜都合不上嘴。生产队进入冬天农闲之际,知青叔叔和阿姨们带着堆雪人、划雪地。天气晴朗的时候,他们带着我们这些小朋友,一路你追我赶,一路奔跑,来到生产队的麦场,他们在肆意阳光下舞动着优美的舞姿,放声高歌,同我们一起唱歌,跳舞,踢毽子,做游戏。   记忆,小时候,自家门前自留地栽植着一棵柿子树。每到秋季柿子成熟的节气,满树挂满了一颗颗鲜红的柿子。当时,父亲为了家庭的生机,每当摘下柿子后,让我和哥哥一起拿到集市去卖,卖下的钱,以供家庭零碎开支。记得,有一年夏天,正是柿树开花结果的季节。那个时候,小朋友经常一起玩弹球游戏,因为那时还没有弹球,大多数弹球由土疙瘩代替。这时,门前柿树结的柿子有手指头那么大小,这样吸引了大多数小朋友们的眼球,有个小朋友建议,用柿树结的小柿子代替土疙瘩,我也觉得不错,我不假思索答应了他的建议,回到家拿来一根竹竿走到小伙伴们中间。经过一番摔杆勾打,由于当时的每个小朋友的个头过于低矮,竹竿过短,够不着长在柿树上面的小柿子,于是走进麦田距离小柿子较近的地方。这时期,正是小麦杨花授粉季节,小朋友趁我不注意,他们个个天女散花似的走进了小麦田里,片刻间,柿树地下的大片麦田被小伙伴们夷为平地。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伤心,我生气,更担心的是家长们的训斥。正在我左右为难犯愁的时候,家长们已走在放工回来的路上。还未等小朋友们决定离开柿树下的麦田地,父亲发现后,他气哄哄赶了过来,脱下鞋子,拉着我的臂膀。鞋子重重的落在我的屁股上,瞬间,小小的屁股生发疼痛。父亲大气未消,他气哄哄的囔囔着说到:“叫你淘气,你看看,这大片麦田被你们踩成什么样了,你们的老师就这样教育你们的吗?”。父亲的话音未落,又是几下鞋子重重的落了下来。很多年过去,我才知道,那个时代,那户人家,一年能吃上几顿麦面馍馍,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这些麦子是维系日后生机的唯一希望,那时,我辜负了父母的本意。   那个时代,故乡,茅屋土坯并不美,那时人们有一种积极向上的拼搏精神。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全国上下掀起了一场“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轰轰烈烈的生产大运动,生产队的田间地畔红旗招展彩旗飘飘。每个季节的农业生产公社都有组织一次比赛,如果那个大队的那个生产队农业生产产量最高,完成任务速度快,列为农业生产先进集体。公社每年召开一次公社社员大会,对于优秀先进劳动者作报告并给予表彰和奖励。如果谁家媳妇或是谁家男人获得公社大队的奖励,走在大街小巷趾高气扬,人人都会翘起大拇指,那心里乐的像喝了蜂蜜似的,美滋滋的。   时已过迁,这么多年过去了,儿时记忆流连忘返,让我难以忘怀。   如今,我的故乡,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的泥泞马路变成条条水泥马路村村通,自来水“三通”进农户,农业机械化,家庭电器化,村舍盖起了小洋楼,农民伯伯大叔大婶大爷大娘有了休闲娱乐场,大姑娘小媳妇打扮时尚纽起了秧歌跳起了广场舞,秀美村庄有了样。   啊,我的故乡,美丽的故乡,秀美的家园,令人心驰神怡的地方。 选择治疗癫痫病医院应该注意什么洛阳哪里有专门治癫痫病的医院左乙拉西坦片对大脑的伤害大吗武汉癫痫去哪个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