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心音】九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末世小说
鲁达站在破旧的塑胶球场上,看着八个女孩稍有些熟练地绕着篮球场的三个圆圈圈运球上篮……   时令已是“小寒”。   早晨,校园内已经是武陵山区特有的明霜气候了。   记得小时候这个季节的早晨,鲁达总是要提着自己编织的竹灰笼,看着上学路的两边山丘、田野被一层冰凉的白霜覆盖着,有时候,还能够看见水田结上一层薄薄的冰。胡豆还没有开花,耷拉着娇嫩的身子,裹着白灰灰的明霜痴痴地等待着笔架山慢吞吞升起来的太阳。   手里的灰笼是鲁达自己编织的。由于剖篾条的手艺不到家,编制灰笼时很不好造型,就跟都很丑陋的父亲生下的孩子一样,七弯八翘的,很不好看。   不过,自己编织的灰笼却很受用。比照着一个很大的破洋瓷盆子编织,盆子破洞处用一小块碎瓦垫着,将熬煮老母猪食料灶孔里的柴火燃烧过的火石,大铲大铲地铲出来,再大铲大铲地倒进灰笼里。双脚就可以在一天的课堂上稍有温暖之中度过。   不过,这个时候的鲁达已经看不见被明霜打焉头、猥琐了身子的胡豆苗了。此时,太阳很暖和地照耀在塑胶球场上,让人感觉嫣然是夏季的复制和粘贴。   只是尚有扑脸的丝丝寒意在告诫、提醒着鲁达,冬季的太阳很珍贵,早晨起来的迟滞,落山退凉的早。就像偷懒的倭汉敷衍山坡上的农活一样,提着很不中意的锄头,早早回家钻进红红的火塘或是臭烘烘的被窝一样。   在八个女子面前,鲁达一直在做出让步和退缩。随着天气降温,取消了原来早晨的练球。但又不很甘心放弃球艺的“兜售”,把训练时间改在了中午和下午。   “我已经很将就你们了……以前的队员训练都是早上和下午,星期天都不会停歇的。”那时,鲁达的月工资不过几十、几百元,对学生的训练毫不吝啬时间。   看着嘻嘻哈哈、随意而松散的女子们,鲁达有些无可奈何……   学校的校长和副校长几次找鲁达商量,说是希望鲁达老师无论如何也要把学校的女子篮球训练、比赛抓起来。不然,明年的县中学生篮球赛,又只有一只不成队伍的男子篮球队去县里抹洋灰(应付了事),毫无建树地花费学校可怜的钱财。然后,再灰溜溜地回到学校。   鲁达也不是千多年前水浒、梁山泊那个倒拔杨柳的花和尚了。曾经在县城篮球比赛场上叱咤风云的豪气被学校优生流失的窘境搞得心灰意冷。心想:田忌赛马,还有“好、中、差”三种马可以调度、巧妙应对。自己学校的学生已经全是“差马”了,没有“中马”和“好马”可以调度。别说鲁达,就是田忌再世,也只有放弃一场毫无胜算的博弈。在篮球场上,只有一米七二左右的平均身高的球队在平均身高一米八出的对手面前,真的就像鲁达随时扭头就可以看得见的那千万年泛着猩红颜色岩石的大门岩。   不过,鲁达也有自己的长势。凭借自己三十多年在县篮球球坛的打拼,有些活路是不需要动真刀真枪的。呈口舌之能,便能够四两拨千斤。   去年的篮球赛,鲁达被教委(鬼知道是不是与校长撺掇好的),生拉活扯地被调动去做篮球比赛的裁判。鲁达明知是计,说自己在指导学生的“大课间”操练中,自己的脚弓骨头没有男学生的脚杆骨硬朗,幸好的是没有踢伤学生,而是把自己的脚弓骨踢成了不完全骨折。   “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哪里可以上场‘吹’裁判嘛!”   校长嘻嘻哈哈地说:“那不行!你有理由就找教委说去……”   曾经在教练席上让无数对手满身起鸡皮疙瘩的鲁达,被一个是小学校长“走穴”“吹”裁判挣钱的年轻人指手画脚的,心里很是不舒服。趁着与自己在师范一同训练的邵哥巡视赛场裁判情况,扬着自己的头,亲密而又自然望着一米九几的“邵大”说:“现在底子好的学生普遍向城里拥挤,各方面的‘人才’都集中在县城里了。农村中学还硬着头皮艰难地和城里学生较量,无疑是拿鸡蛋鸡蛋碰石头!”   “邵大”凭借自己的身高,在县篮球球坛上打下了一片天地。这种原本该在球场上的光环被无限放大,蔓延至社会各个角落。一次酒后,“邵大”冲着鲁达吐真言:   “马屁,那年轻时候好耍哟!和公安局的刘副局长一起喝酒,把他灌醉了。回来时,我把他的配枪拿过来斜挎起,扶着他走了几里路。那时我们好老实嘛!要是使坏,把他的枪扔进乌江,酒醒后,他到哪里找去?保准让他龟儿第二天就‘下课’……”   鲁达知道“邵大”那是戏言。刘副局长也是在师范练的篮球,与鲁达、“邵大”同是一个师傅带出来的。   “还有一次,球赛后与几个好友喝酒到了午夜一、二点钟,老子在县城河堡街道上狂呼乱吼。好友劝说,说是这深更老半夜的,你这么叫多少有些不好哟!老子声音更大了——哪样好不好的?河堡这匹街都是老子的……”   “邵大”斜叉着腿,弹弹手指间的烟灰,沉浸在很有威望的过去……   “现在不行了!马屁,老子职教中心的学生净是学习不得行的。打球也不行,在县城学生比赛中,老是打最后一名,吆鸭子!”   鲁达言不由衷地说:“邵哥,你就不要谦虚了嘛!都是职教中心的校长了,不错了。职教中心嘛,教学设施还是全县一流的噻,就是学生不行罢了。你就把职教中心当做是自己养老的山庄别墅好了……”   “嘿嘿!你鲁达真会说话。”“邵大”乐呵呵地一笑。看来,鲁达拍马屁拍个正着。“邵大”自己心底里何尝又不是那么想的?   “嘢!给哥提个建议哟!明年的中学生篮球赛不要再这样分组了。全县分成县城中学组和乡镇中学组就行了。”   “邵大”略作思量。“真的该这样呢!……不过,老子们职教中心在县城组更是‘第一’哟!”“邵大”很释然洒脱地,“老子给教委管艺体的谢哥说一声就行了。要得!”扭头冲着鲁达一笑。   鲁达也是随便说说而已。即使把自己的学校分在乡镇中学组,也是很有难度的。这几年,随着“爱情疗伤梦想之地——阿依河”强势推进,还有搭上天然氧吧的大摩围山的摇旗呐喊,都把几个肥的流油的乡划出了鲁达所在桃花镇了。一所镇中学,就面向一共300来个学生的三个小乡招生,还要面对30%的优生流失。   最可气的是,原来属于桃花镇辖区的摩围山辖地的野鹅池乡,就在桃花镇出门就看得见的大门岩上,被旅游规划的神刀一刀儿痛痛快快地切割,划进了摩围山山那边的靛水镇。学校在野鹅池中心校招生连校门都不不好意思进去。只能够在野鹅池中心校下面的庙子沟公路上蹲守。   “嘿嘿!没想到哟,老子们媳妇产的崽崽儿都不敢大张旗鼓地呼唤,还要学老祖先人‘坐垭口’抢劫啊!”鲁达把自己很有文采的自嘲毫不吝啬地分享给有些麻木不仁的老师们。   看着仍旧嘻嘻哈哈、没有多少使命感的八个女子在球场上吆鸡赶鸭似的运球,鲁达肚子里的火一股股地往上窜……   这球场生长的不是地方——在正校门和教学楼之间。两块篮球场成了学校天津羊角风医院哪里治疗好学生老师过往的十字路道。   用鲁达在学生面前豪言的,这块球场曾经演绎许多幕令人自豪的大剧,也曾经孕育过众多的优秀人才。别的不说,鲁达在这曾经是破烂黄泥巴地和粗糙水泥地的球场上呵斥出了十五、六批次的篮球队员。除了中间时间的三批次队员略无建树外,都是响当当的篮球精英。最为得意的还是第一批的弟子简冰,现在已经是嘉陵江市理工大学的副教授了;还有现在仍是代表县篮球女队水平的“当家球星”周艳。这些都是鲁达引以为豪的资本。   鲁达记得那时自己的工资是58元,简冰们交的训练费是20元。在破旧黄泥地坝坝上做变向跑练习,到第三天上,鲁达指着简冰对旁观的人说:“这个是这批队员中最能够出息的‘大鱼’……”旁人不知所云,木然的地头表示赞同。因为,都看的清楚,那似乎很简单的变向跑,简冰是做的最好的一个,但是,要出多大的“鱼”,旁人还是不知道……   有弟子可教训,算是做教师的很满足的事情了,鲁达也就没有把老师们自嘲的“老九”放在心上。从此以后,篮球技术的传授,在鲁达眼里就是自己的看家本领。经常会冲着直播的美国NBA表示赞赏和对中国球队粗糙的投篮动作表示遗憾……   “怎么这么偌大一个中国,就没有规格化的篮球技术动作的基础训练啊?”   县里的中学生都以桃花镇中学男子球员的单手肩上投篮和霸气的单手抢抓篮板球表示倾慕和敬仰。说那两招是桃花镇中学的“招牌动作”。不过,鲁达也很明白,很快的,别的乡镇和城里中学生很快就超越了自己弟子没有得意多久的“招牌动作”。人们只是出于对篮球的酷爱和对桃花镇中学曾经的篮球明星敬仰。更多的还是对篮球曾经给自己带来的快乐表示回味。   这几天,让鲁达不高兴的事情多了去。本来,一帮初三的男子找到了鲁达门下,请求指导他们的篮球训练。鲁达很委婉的拒绝了——   “你们看嘛!年轻的谢老师已经在带男子训练了。未必临到比赛,还要重新整合比赛队伍吗?加上前两年暑假篮球训练时,那酒鬼龙华不听劝阻混进学生队伍中去投篮,折了手骨,官司从镇上打到中院,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事情,法院竟然不听学生的证词,采信了‘横穿’的说法,陪了万多元钱是小事。更多还是说我违规收费,并且没有尽到安全提示义务。最主要的是得罪了龙华的幕后靠山,那人是做县纪委副书记的呢!”   “我们自愿交费的。谢老师不是也收费的吗?”   “我训练从来就不搞不受费的训练。不收费,三、五天就垮了球队;收费,才能稳定球队,才能出人才……”鲁达的篮球训练教学经验的第一条就是“收费”。   好不容易打发了一帮请求训练的男生。鲁达还是没有扛过校长、副校长的死缠。终于,在一个中午课间操时间,当着县教委督导检查领导的面,对学生发出组建训练女子篮球的“动员令”。并许诺力争明年的县中学生篮球比赛打进前五名。   “收费的事情呢!暂时不要提及啊。等学生稳定了再说。”事前,校长曾经面授机宜。   “收啥子费哟!搞起来就不错了。”鲁达很坦然的回答。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 走下主席台,教委领导似乎对鲁达的“动员令”很感兴趣。主动过来和鲁达招呼,表达对这个学校资深“元老”的尊敬。   一下子,涌过来二十几女生,初三的居多。原本力争从长计议,多在初一、二年级吸收训练队员。不想,学生比她们的父母还要实际,屎憋不住了,自然知道找茅厕的。   这些学生原本对篮球很疏远,初中三年转瞬即过,看看升学有些渺茫。就读中职呢!又吃错药似的认为是给家门增灰(失面子)的事情。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念想,投奔到鲁达名下……   当年,老子还不是因为打死镇关西、屡屡遭奸人逼杀,才“死马当活马医”上的梁山吗?   不过,鲁达很庆幸自己当年的上梁山之举。不但医活了自己这只绝死之“马”,还凭借《水浒》流芳百世。多年的篮球训练经历也告诉鲁达,不要把急病乱投医的“死马”当死马,而要把死马医治成“活马”。这正是被别人传颂为神奇的的好事儿。   开始训练的几天,排成两排的女子原地兴致盎然的拍着篮球。鲁达心知肚明,这是一时兴致所致。要不了三、五天,学生就会对圆不溜啾的篮球厌倦的。   “同学们,你们要坚持哟!篮球训练是一项系统工程,绝不是朝夕之功。如果你们坚持的好,鲁达老师对收不收费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你们点滴的进步和成长……”   初三、六班那长相很乖巧山西儿童手术治疗癫痫的张涛抬起一直看着一上一下的篮球的双眼,停下来,双手抱着篮球,说:“鲁老师,你就不收费嘛!”张涛仗着自己一进初一,就得到鲁老师的喜爱,算是代表二十几个女生们的“心声”。   “哈哈!要得,这是我最希望的。我再次强调,你们只要坚持我就不提收费的事情。至少要坚持到明年5月20日的比赛哟。不过,你们最好不要逼我以收费的手段来稳定队伍……”   哼!你们交的那点钱,就我一个月的工资。我还要冒着被人告发到县纪委那里去的风险呢!自己的女儿已经在地市级银行工作两年了,也不缺这几分小钱。更重要的是,不能再次落到县纪委那该死的副书记手里。不然,小不忍则乱大谋,自己安度晚年教育生涯的设想就要泡汤……   没几天,就有不假缺席的。再隔几天,逐渐增多……鲁达冲着学生发牢骚话:“老温给你们发些营养午餐,你们不知道好歹,倒是吃了许多的零食,不长骨气精神,添了许多的懒散…… 共 908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