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征文】战友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末世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6077发表时间:2015-05-07 14:52:21 摘要:1976年7月的一个深夜,在那可怕的瞬间,河北唐山发生了强烈地震,几十万人不幸遇难。几十年过去了,抗震救灾那亲历的一幕幕,仍在我脑海里浮现…… 1976年7月的一个深夜,在那可怕的瞬间,河北唐山发生了强烈地震,几十万人不幸遇难。几十年过去了,抗震救灾那亲历的一幕幕,仍在我脑海里浮现……   38年前,我服役在88612部队,当时部队驻扎在天津市塘沽。   76年7月28日凌晨,大地忽然剧烈地颤抖,把战士们从睡梦中惊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家来不及穿衣服,都光着脚丫,从黑灯瞎火的营房少儿癫痫治疗慌乱地跑了出来。睡在上铺的战士,急得把窗户玻璃捶得“哗啦哗啦”响,都亡命地跳了出来,深夜的营区,顿时一片喧哗。有崴脚的、有摔破头的、划破手指的不计其数,好在没有发生大的事。连长以前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地震的常识,他意识到是哪里发生了地震,这是地震的波及,叫通讯员传令各排长,保持镇定,集合在操场上纳凉。同时,大家在夜色中看到了附近的居民、农户,都燃起了灯,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嘈杂声。   清晨,连队取消了早操,打开了喇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河北唐山、丰南发生了7.8级大地震。   6:40分,连队集合号声响了,全连集合在操场上。   “立正!稍息――!”连长宣读了抗震救灾的命令。   之后,战士们都麻利地打好了背包,到食堂都匆匆地吃了早饭。这时,饮事班的战士也忙乎了起来,作好了充分的准备。   随着一声号响,全连战士都上了早已等候在营房的5辆军用大卡车。车身的两边,都贴着用红纸写的大字:“人民子弟兵,赴唐山抗震救灾”的标语。连长坐在最前面的一辆车上,他把头探出窗外,伸出手挥了挥,车队就出发了。   车队在行驶途中,天下起了大雨,雨点打在帆布棚上“噼噼啪啪”地响,车内的战士们都抱着一把军用铁锹,拉着个长脸,瘪起个嘴,一声不吭。一路上,不时地掀开帆布窗看看,距离唐山越近,看到了铁路钢轨扭成了大麻花,公路到处是裂缝,路面几乎呈波浪状,我们的汽车是一路颠簸。经过的村庄房屋全部倒塌,剩下的只有残墙破壁,一堆瓦砾。要经过几座大桥的时候,桥都被地震拉断了,我们的车队只好停在路边等着。   好就好在有先遣部队工程兵舟桥团,战士们冒着余震,炎热酷暑,顶风冒雨,喊着口号:“抗震救灾,人定胜天!”他们拼命奋战,争分夺秒,在下午5点架好了浮桥。   这时,后面陆陆续续跟来了各部队的抗震救灾车队,都缓缓地开进了唐山市区,我们连队到达目标地已是晚上7点钟。   整座唐山市平了。眼前一片狼籍,尸横满街,断壁残垣,惨不忍睹。   我们110团接管的任务是在路南区抗震救灾。首长把我们3营10连分到路南区的唐山第二中学、和唐山市人民医院一带,主要担当扒挖和掩埋尸体的任务,寻找幸存者。我们的汽车就停在第二中学的一片废墟上,路南区是唐山受灾最重的一个区。   我和班里的张二龙,还有贺焰生,都是一起入伍的,是班里的骨干兵。其中,我和贺焰生最要好。   入夜,战斗打响了。   战士们头戴矿灯,手持军用铁锹,扒碎石,钳钢筋,冒着大雨,夜以继日,顽强战斗。   头三天,是救人的最佳时间,必须得争分夺秒,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战士们对每一个角落、每一堆塌墙、每一条石缝都要细心地打探,决不放过一丝痕迹。   后来,工程兵配来了大型的挖掘机和推土机,起到了关键性作用,给塌在废墟中的人们多了一线生存的希望。随着机器日夜不停地轰鸣着,它发出的声音回荡在布满阴沉的天空中,好像哭着在喊:“唐山的大伯、大叔、大妈、大婶、兄弟姐妹,小朋友们,你们要挺住啊!一定要挺住啊――!我来救你们来啦!还有同我一起战斗的那些解放军战士,他们整天是以泪洗面,冒着酷暑,汗流浃背,废寝忘食,不辞辛苦地一直在找你们。”可是,大地伤痕累累,它流泪沉默着,没有给出一点回应。战士们的铁锹铲着石渣,发出的“铮铮”声,也好像在说:“唐山的人民,我们人民子弟兵,一定救你们出来,这难关一定能渡过的,放心吧!你们放心!”可是,余震总是不断,天公不作美,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那些人们错过了最佳营救时机,他们带着悲伤一个一个地走了!走得好惨!   救出来的活人很少,地上到处摆着尸体。起初,对挖出来的尸体,要求男、女尸分开,用捡到的毯子或床单、草席、竹席简易裹尸。后来,由于尸体太多,就不分男尸女尸了,改用装尸袋了。   刚开始,我们接触尸体的时候下不了手,大多数的死尸是没有穿衣服的,眼前的场面真是令人触目惊心,毛骨悚然。   张二龙,别看他五大三粗,不怕天,不怕地,他怕就怕死人。班长看我们三人个子大,就把搬运尸体上车的任务交了我们。   地震时值炎夏酷暑,气候炎热,扒出来的尸体都膨胀了,变成了酱紫色,随着雨水冲刷,到处流淌着黑色的尸水,天空中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恶臭。一辆军用大卡车开了过来,司机下来打开了车箱后门,我们开始装了起来。   当张二龙搬起第一具尸体,腰还没直起来时,他连人带尸摔倒了地上,两腿弹着棉花,嘴巴不停地抖动,脸都变成乌色了。   “张二龙,我靠,你这个怂兵!你妈生下你就给你这么个胆啊?哼!熊样,就吓成这个样子了?你看看我和贺焰生,多大的胆大啊!站起来,快站起来!能不能争点气?”我一边说,一边拉。   “我的腿就是打晃,总是不听话,没劲啊!”   “二龙啊,二龙,你是心里作用。来,壮壮胆,我给你拍拍胸,死人有什么可怕的。”   这时的贺焰生拉个长脸,瞪起个灯笼眼,吼了起来:“哼!二龙同志,亏得你是班里的骨干兵,丢了我们班的脸,对得起你这身上的领章和帽徽吗?你还能算一个真正的军人吗?二龙,这是战场,地震灾区的战场,我们只能勇往直前,绝不能后退半步。难道你想当个逃兵?你的誓言又到哪里去了?哼,我看你呀,就是个大草包!当初算我认错了你。”   “谁是大草包?”张二龙歪着个脑袋,鼓起个腮帮不服气地说。   贺焰生这一激将法,好像是灵丹妙药!   这时的张二龙来了神,抱着死尸往肩上一搬,搬着尸体上了车,比我们跑地还要快,腿再也不软了,有使不完的劲,他体会道:“只有精神才是力量,就能越战越勇!”   这几天,又是风又下着雨,大一阵小一阵的,给救灾带来了一定的困难。战士们的身上都裹满了泥浆,穿的雨衣时间一长,也都过水了,就好像没穿一样,有的干脆丢掉了雨衣,全身都是湿淋淋的。   在人民医院,我们班从废墟中只挖出三个幸存者,活下来的人很少,在附近一带倒塌的楼房里,战士们凿墙打洞,撬混凝土板,指甲都被剥落了,双手血肉模糊,冒着余震的危险,也只救出了8个人。   战斗进入第5天了,余震还在不断地发生,我们夜里只能在车箱里躺上3个小时,由于没有水,饮水很有限,洗不了脸,也洗不了手。(那个年代没有瓶装矿泉水、桶装水)战士们肚子饿了,就捏着压缩饼干啃,大家的嘴唇都是干枯的,有的还裂出了血。   后来,后勤部队慢慢地跟了上来,生活稍有改善,我们连队在第二中学的操场上搭上了帐篷。由于没有水,炊事班还是开不了火。每个战士每天只有分到了几块面饼和两包压缩饼干,一壶水,两罐各1000克的红烧肉罐头。在抗震救灾中,我们的人民子弟兵还时刻想着灾区的人民,有好多战士饿着肚子,把自己吃的、喝的,悄悄地送给了附近活下来的老百姓。   这天,太阳出来了,炎热酷暑。战士们又从废墟中扒了很多尸体,尸臭弥漫,我们不得不戴上口罩,喷洒药水。后来,口罩也不顶用了,臭味憋得喘不过气来。在我们心里时刻想着:“抗震救灾,是党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必须要有顽强的毅力,吃苦耐劳的精神,敢打敢拼的作风,才能战无不胜!灾区就是前线,震区就是战场,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灾区的臭气算不了什么?”我们三人团结奋战,竭尽全力,在烈日下,汗水淋漓,始终战斗在搬运尸体的第一线,将生死置之度外。   这时,贺焰生搬着尸体突然倒在了地下,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我赶忙报告班长,叫来了卫生员,他扒开眼睛看了看,说:“看来是饥饿,加上劳累过度,又是天气闷热,体力支撑不住晕倒了的。你们给他喂几口水,我来给他用点药。”这时,卫生员拿出针剂给他打了一小针。   “哼――!”贺焰生醒了过来。   “贺焰生,好些了吗?你要挺住,切莫有闪失,灾区的人民等着你,一定要挺住!”班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个效果好长担心地说。   卫生员拿来一副担架,我们帮着把他往担架上转。可贺焰生死活不肯,脑袋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权威摇来摇去,还有他那两只软绵绵的手不停地摆动着,嘴里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班……班长,我……我不……不去,我……我……我还能……能行,我还……还能……能坚……坚持……战……战斗!”说完他指了指胸前的荷包,又晕过去了。   班长从他荷包里一摸,是一个塑料壳裹着的一张入党申请书,不禁流下了眼泪。这时,班长命令两名战士,和卫生员把他抬到了团部医疗队。   其实,贺焰生每天只吃一顿东西,把攒下的食品和水都送给了附近活下来的老百姓,有时他实在渴得不得了,就背着战士们喝着雨水坑里的水。   在唐山抗震救灾中,由于环境恶劣,加上消毒防疫没跟上,产生了各种疾病。主要是中毒性痢疾,其次是中毒性肝炎,再就是各种传染病。   中毒性痢疾,就是水和食物不卫生,导致许多战士上吐下泻,严重脱水,威胁着每个战士的生命。   这一天,张二龙也躺在担架上了,神志恍惚,已是气息奄奄,把他也送到了团部医疗队。好在这小子身体强壮、体质好、命硬,恢复得快,还是从阎王爷手里捡回了一条命。   这几天,由于天气出现了暴晴,气温不断升高,战士们都没水洗澡,浑身都是污垢。又加上蚊虫肆虐,有的战士生毒疮,疮口淌着黄水,情况十分的糟糕。   后来,我也得了一种怪病。病的症状就是每天下午发高烧,怕冷,四肢就像棉条,浑身就像筛糠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睡觉还要蒙两床被子,那蒙的被子在不停地抖动,好像跳着舞,要持续两到三个钟头就好一些,流一场大汗,舌干口渴,再起来的时候就像只落汤鸡。我每天还是坚持战斗,病情发作了,我死扛着,班长要把我押到医疗队,我死活不肯。这一天,不知怎么啦,比哪一天都不同,我撑着硬扛着,脑子忽然一晕,身子晃了晃,“扑嗵”一声,倒在了死尸堆上,不省人事了。   班长赶忙叫来卫生员,心急火燎地送我到了团部医疗队。经军医检查,说病情十分危急,将我转到了海军医疗队,诊断为传染性疟疾病。   疟疾病是一种由疟疾虫引起的急性传染病,主要由按蚊叮咬传播,这种疾病在灾区发生是很可怕的。   部队为了控制这种疫情,跟我做了工作,用吉普车把我送进了天津市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2医院传染科治疗。   一个月后,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我打电话到连部,连长说我们110团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十天前就撤回了塘沽,正在紧张地进行着军事科目训练,随时准备上前线。(那个时期我国正处于备战时期,美国和苏联对中国是虎视眈眈,边境闹得十分紧张。)   我办完了出院手续,高高兴兴地回到了连队。   我到了连部:“报告!”   “请进!”   我进了连部,立正行了个军礼:“报告连长,8班战士李春林归队了。请指示!”   “稍息――!”连长把我拉着左看看,右瞧瞧,“嘿嘿嘿”,抬起手用力朝我肩上一拍,说道:“你这个新兵蛋子变白了,长胖了,好样的,好样的,回到班里去吧,向班长好好汇报!”我立正给了连长一个军礼:“是,连长!”   我回到了班里,全班战士把我围着,像看“大熊猫”的。然后,张二龙、贺焰生他们抱着我,紧紧地抱着我,激动的潸然泪下,说着:“兄弟,我们好想你,算是把你盼回来了!”   两个星期后,团里开唐山抗震救灾庆功大会。三等功的名单中,有3营10连8班战士张二龙、贺焰生、李春林……   我们走上了颁奖台,和全团的有功干部、战士,胸前戴上了闪着金光的勋章,还有朵大红花!我感觉到真光荣!   共 45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