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日志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夏夜奏鸣曲(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QQ日志

奔波一天一夜,长驱直入到了云贵高原。黄昏下榻在群山腹地的一个小山村。明天要上梵净山了,一下子难以入睡。

夜幕降临,四周响起虫子叫声,一声大一声小,此起彼伏、彼此交融。随着夜的深入,声音越来越大,气幽远势。这些叫声中,我能分辨的是蝉,在寂静的夜里特别响亮。其他的根本分辨不出。有个大嗓门,特别响。是鸟?虫子?还是山蛙?

鸟?不像……鸟的歌喉婉转的,且鸟晚上不叫的。蛙的叫声也不像。那么是虫子,这声音我真从来没听到过。

“叽——”一种尖细声。“哇——”好洪亮。“吱吱——”显然高树上。这些变化了节奏的鸣叫声像潮水一样涌来。其琤琤琮琮、高高低低,幽幽忽忽,像双音节的短鸣,又像单音节的长鸣,一会独唱,一会合唱。忽而一阵急急如律令,忽而连贯忽而短促。那个大嗓门,引导潮流,引导大合唱,如波浪崇拜壮阔的海洋,一次次充斥着耳膜,一次次冲击心房。我听过蟋蟀,纺织娘,蝈蝈,但这时都没有,即使有,也淹没了。

我躺在床上,我的啥思想也不在了。没想到会这样,甭想睡觉了。同伴翻来覆去,耳朵塞了餐巾纸。看来也和我一样。反正睡不了觉了,索性走出去。

月色溶溶,夜风习习。峭壁上的野百合,石阶缝里的蓼花,落寞而缠绵。

我用手电筒照着,首先我要找那些蝉,比城里叫的响的蝉。我一棵树一颗树的找,我知道它是褐色的,其貌不扬,但一只也没找到。我分辨声音的具体方位,寻找这些引吭高歌夜精灵,但一只也没看到。

但我看到了萤火虫,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叶子上,一亮一亮的。

回屋,重新躺在床上。声音渐渐弱了,大嗓门停了,现在只剩下小虫叽叽咕咕嘎嘎唧唧复唧唧,如果刚才是交响曲,现在是转入小夜曲,催眠曲了。

但我还在迷迷糊糊地的想,是不是虫子已经感受到了寒秋将至的气息,所以尽情叫唤。它们鼓起惊人的力量,乐此不疲地鸣叫,它们按捺不住内心的欲望,夜夜唱不绝。是不是在向即将过去的夏表达着眷念,是不是它们觉得没有白来世上,不叫白不叫,就像我今天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山村,没有白来一趟一样。

第二天醒来就急忙问对屋男同胞,居然回答说没听到。哼,要么你们是死猪,要么在北面房间,对着河。真后悔没有把声音录下来,震撼你们那死脑筋,免的老嘲笑我们女同胞见识短,敏感多。

再见了山村,再见了虫子,我虽然被搅了半夜,还是感谢天籁,感谢虫子,让我体验了大都市没有的心境,并唤醒了我那颗荒芜了的心。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长春治癫痫病好医院郑州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