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日志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城市的早晨(暖·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QQ日志

(一)

清晨,静谧的城市笼罩在朦胧的雾色里,工作了一天的人们仍在寂静中沉睡,唯有勤劳的城市环卫天使穿着雨衣在雨幕下忙碌着,他们舞动着手中的扫帚,清理着昨夜大雨吹刮下的落叶。

一声雷鸣,“咔”地一声率先划破了黎明的静谧,紧随雷声,雨点变大,春雨再次“哗哗啦啦”地把城市从睡梦中彻底惊醒。

一阵暴雨之后,春雨渐渐有所停歇,雨雾散去,新绿掩映下城市花园里响起了清脆的鸟鸣声。雨后的清晨,格外清澈透亮,空气也变得清新无比。走到阳台,深深地吸一口夹杂着泥土芬芳的空气,一股混合着青草味的花香沁入心脾,整个人顿时变得气爽神清。

撑一把伞走到楼下,楼前的荷花池内一夜大雨蓄满水池,池内新入的水花连同池内原先的水儿恬静地呆在池内呵护着荷花与池内的鱼儿,没有人舍得走近荷池打扰水花,还有那一池新绽的荷花,唯有池中戏耍乱窜的鱼儿,一刻也不安分地拍打着它的母亲,池中的水儿。

荷池四周,花圃里绿植新发的嫩叶芽儿经过细雨的冲刷后越发得翠绿,它们一排排一行行整整齐齐地站在那儿,使劲地往上窜着身躯。还有那些知名不知名的小花儿,也贪婪地汲取着春雨的甘露,妖艳地芬芳着,等着人们去欣赏它赞美它。

树梢上,叫不出名字的鸟儿,一个劲地向你“叽叽喳喳”,一会儿扑愣愣地拍打着翅膀飞到这儿,一会儿又呼啦啦地鸣叫着飞到那儿,仿佛在呼唤着:“快醒醒啦,大好春光可千万不要辜负了。”

追逐鸟儿的目光落在了荷池边的几株柳树上,不知何时,它们也悄悄地换上了新装,春雨冲洗后的它们,新颜变得更鲜亮,微风中妖娆地舒展着腰肢,骄傲地迷醉在清澈见底的池中自己婀娜的身姿里。不曾想,一阵“哗啦”声后,池中光影晃动,柳枝的身影渐渐模糊在了清清的池水中,原来,是那群嬉戏的鱼儿惊扰了它们的陶醉。是细雨落入荷池,激起了阵阵涟漪,引得那些小小的鱼儿四处游动寻觅雨的踪迹。

“妈妈,快看,好多小鱼儿,它们为什么都要把头伸出水面来呢?”一位三四岁的小姑娘,撑着一把小伞,牵着妈妈的手朝水池走来。小脚走在石板路上,发出“啪嗒啪嗒”清脆悦耳的响声。

“哦,可能是因为水中缺氧了吧,它们伸出头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这像你老是呆家里想要出来看看外面的风景一样,小鱼儿也想看看池塘外面的世界呀。”妈妈甜蜜地看着小女孩说。

“早啊!”

“早!”

“姨姨好!”和那位年轻的妈妈打完招呼后,可爱的小姑娘也用甜美的稚音问候着我。

“嗯,宝贝乖!”我话还没说完,小姑娘已经拖着妈妈的手“啪嗒啪嗒”地绕过我朝荷池对面孩子们常常喂鱼的地方走去。小手里提着的鱼食在雨中滴着细小的水滴。

细雨继续飘落着,“滴答滴答”,像一串串珍珠跳跃着,滑落大地,渗入泥土。离开荷池,我往小区外走去。约了朋友今天陪她找找门面做点小生意,说好的让她自己过来,但还是放心不下,便早早地起床准备去车站接接她。

走出小区,公路两旁,榕树新生的叶子绿得鲜亮,有风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如同银铃般清脆。桂花树上鼓起的细碎花骨朵儿,带着幽幽的香味,仿佛要冲破外衣,吸引人们的注意。红红的木棉经过雨水的洗礼,红得似火,娇艳欲滴。闭目,我做了个深呼吸,忽然发现,原来我居住的城市竟是这么美丽。

(二)

“阿姨,您坐。”公交车上,一位长相乖巧的女学生合起书本,伸手向我示意她刚离开的座位。

“谢谢!”微笑着我向女生表达了谢意。坐下后,我一边把手放在右腿的膝盖上抚摸着,做过手术的右膝每逢雨天总会有些隐隐作痛,一边把头转向窗外,观察着车窗外飘落不停的春雨。

这场春雨下的柔软含蓄,它轻盈优美的身姿从天空缓缓滑落,淅淅沥沥,让置身其中的人们有些不忍撑开手中的伞儿,躲避她的身躯。车窗外,有些人,不急不缓地就那么行走在细雨里,任雨儿淋着头发湿着上衣,还有些上学的孩子,淘气地故意仰起脸来让雨儿在他们的脸颊上拂着。

一场春雨让城市充满了春意。看着雨后的清晨,看着充满希望的城市还有对明天充满期待的孩子,车内的我,竟被车窗外的景象深深陶醉,不禁思绪万千、遐想联翩,以至于车到站了都没有发觉,直到司机提醒才发现空荡荡的公交车内只剩下我和司机两人。说了声抱歉后,我快速下车,走进春雨里。

“阿姨,要把菜心吧,我自己家种的,很便宜。”走出公交站外,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路边的菜摊传了过来。

驻足,我停留在了小女孩的面前。小女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两条羊角小辫子随着她的说话动作在她的头上一上一下地跳跃着。

“阿姨,要几把?”看我停下,小女孩马上拿起铺了薄膜摆在地上的一把菜心举到我面前。“阿姨你看,很新鲜的,奶奶今早新摘的。”

“多少钱一把。”看着薄膜上几把收拾得干净而又鲜嫩的菜心,我笑着向小女孩问道。

“两块钱一把,很便宜的。”小女孩看着我,再次向我说明了她的菜比较便宜。确实,在超市买把这么大小的菜至少要五六块钱,而且还没这么新鲜。

“怎么卖这么便宜,不怕亏本吗。”我拿了把菜心看看,再看看时间离朋友的车到这里还有一段时间,我就和小女孩闲聊了起来。

“不亏本,菜种是奶奶自己留的,肥料也是用自家的鸡粪,奶奶说赚个力气钱就行了。奶奶在家煮饭呢,我先拿几把卖了再赶回去上学,然后奶奶再出来卖。奶奶说早上有人赶车会图新鲜顺便带点菜回家,所以让我先来卖几把。”可爱的小女孩看着我喋喋不休地说着。

“哦,那你爸爸妈妈呢,他们怎么不出来卖菜呀。”有些好奇,我向小女孩问道。

“爸爸妈妈在外面打工呢,平时就我和奶奶在家,他们过年才会回来,他们回来时会给我买很多我喜欢的书。那时候,就不用我来卖菜了,每天都是妈妈来。”小女孩微微抬头,开心地看着远方说,仿佛她的妈妈此刻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哦,这样啊,那这几把菜心我都要了,你快点回去上学吧。家离这远吗?”原本是没打算要买菜的,可听小女孩这么一说,我竟把地上那三把菜心全都买了下来。

“不远,就在车站后面的村子里。给,阿姨。”收了钱,小女孩取出袋子帮我装好菜递给我后小心翼翼地把钱装进贴身的口袋里,然后便低头忙着收拾地上的薄膜。

“嗨,准备午餐了呀。”不知何时,朋友竟站在了我身后。

“这么快呀,还以为车没到呢。”转身和朋友打招呼的时候,刚好有出租车经过,一招手,我便和朋友上了出租车。

“城市广场。”我向司机报了地名。司机正准备开车,小女孩站在车外使劲地拍打着车窗,并着急地向我喊着:“阿姨,你的菜。”打开车门,接过菜,我让小女孩上车,准备先送她回家,谁知道,小女孩怎么也不愿意,无奈,叮嘱过小女孩路上注意安全之后,有些不舍地望着车窗外小女孩雨中渐行渐远的身影。

(三)

出租车上,我和朋友说起小女孩的事,她说,这种情况现在农村多的是,她们村有很类似的情形。一年四季老人带着孩子守着几亩薄地,孩子从年头盼到年尾盼着父母回来陪他们过个热热闹闹的年,有些家庭孩子跟着父母出去,只有老人独守几间旧房子,唉……朋友话没说完长叹了一声,我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她家里的孩子。

“那个新市场我还没去过呢,也不知道那边的生意如何。”为了分散朋友的注意力,我岔开了话题。

“先看看吧。”显然,朋友情绪低落了许多。

“到了。”出租车转了个弯后在一座高架桥下停下,走出车外,发现不知何时,春雨已停了下来。

高架桥下,可以看得出曾经是新市场没建好时一个临时菜市场,显得很杂乱,各种三轮车、自行车和摩托车散乱地停放在路边,每每有车经过时,司机总会不停地按着喇叭,提醒路边买菜的行人,受到惊吓的孩子躲在父母的身后偷偷伸出头来望着路过的车子。

提着菜我和朋友穿过一条街道后,前面的高楼突然就多了起来,看看时间还早,知道市场管理处还没那么快上班,便和朋友挑了个比较干净的早餐档,坐下吃着简单早餐。早餐档旁边有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操着不同口音的民工正在做着一天的准备工作,也许是为了不打扰城里人早晨的美梦,他们没有开动任何机械设备,只是在那轻手轻脚地准备着一些工作所需的用料。

“哟,你这菜在哪买的,真新鲜,不便宜吧。”客人不多,早餐档老板娘走过来和我们搭讪。

“车站门口,老奶奶自家种的,不贵,才六块钱。”我随口答道。

“你家孩子多大了,没在这里读书吧?”说起那几把菜,我便又想起了那个小女孩,看着年纪不大的老板娘,我便又联想到她的孩子。

“唉,在这哪能读得起书呀。公立学校没户口要收借读费不说,没有关系根本就进不了,虽说现在有什么积分制度,但还要有社保呀,居住证什么的各种证件,我们自己做小生意哪有那些。私立学校吧,学费高教学质量又不好,还是放在老家读省心,只是照顾不到他们,心里也觉得很对不起他们。”老板娘说起孩子的事,同样的唉声叹气。

“唉,很多地方都有这种情况,我有好多同事的孩子都是放在家里跟着爷爷奶奶的,不过,我相信应该会慢慢好起来的,政府也正在关注并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看了看朋友,又看了看老板娘,我有些自嘲地苦笑着摇了摇头和朋友起身离开早餐档。

“姐姐,你的菜。”没走出多远,老板娘跟着我们身后,喘着粗气追了上来,手里提着刚刚被称赞过的那几把从小女孩手上买回来的菜心。

“送给你了。”想想还要陪朋友去办事,提着几把菜实在不方便。

“那怎么行,我给你钱。”说着,老板娘就把我刚才递给她的早餐钱往我手里塞。

“要不这样吧,放你这里,等我们办完事了才回来拿。”我笑着和老板娘说。

“嗯,也行。那你们别忘记了。”老板娘有些放心不下地说。

“忘了也不要紧,不值钱。”

“不行不行,你们打工也不容易。我还是给钱给你。”听我那么一说,老板娘有些紧张了起来,硬是把刚才的那十块钱塞进了我的手里。

“不会忘记的,我们两个人呢。”把钱塞回给老板娘后我安慰她说。

“那慢走哈,记得回来拿哦。”直到离开早餐档老远,老板娘还大声地叮嘱着我。

离开早餐档,我和朋友朝着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心走去,朝着熙熙攘攘的上班人群中走去。人群中,我仿佛看到那个卖菜的小女孩,她正迈着轻盈的脚步,穿过人群朝着她的妈妈跑去,边跑边喊:“妈妈,我在这儿呢。”

……

此时,春雨又开始在头顶上飘起,淅淅沥沥地湿了整个城市。

春雨奏响了希望的乐章,也让路边的花草绽放出了新的希望。我站在时光对岸,于这座城市的美丽的早晨,听鸟语,沁花香,感恩岁月的温良!

呼伦贝尔有几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继发性癫痫病的发作类型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