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守候】 爷爷和外婆的往事(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爷爷和外婆是同年先后去世的,可他们的往事却历历在目......

爷爷的祖籍是河南桑坡人,抗战时期黄河花园口决堤造成爷爷一家的背井离乡。小时候听爷爷常讲:他是用牛车载着外婆,冒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踏上了离乡的路……

爷爷那时年轻有力气,外婆裹了小脚,走起路来力不从心。几经周折一路坎坷颠簸,最终落户到了我后来出生的这个小山村,一住就是半个多世纪。直到爷爷去世的那一天,爷爷的乡音都未改,但他却对生活的这片土地深深的眷恋着!爷爷的坟头被荒草掩没,坟头上那颗榆树用它的庇荫为爷爷遮风挡雨,爷爷一定会在天堂里笑。

爷爷是个手艺人,那个年代熟皮铲皮可是个绝活儿。爷爷的手艺远近闻名,十里八乡的人都来找他缝皮袄。寒冷的冬天,只要能穿上一件爷爷缝制的羊皮大衣,是再暖和不过的了。爷爷缝制的狗皮褥子保暖好看,成了当时走亲访友的上等礼品。因此爷爷家最贵重的家什就是铲皮用的那把月牙形的大铲、淹皮用的大水缸、成袋成袋的土硝盐。

爷爷住的小院里到处弥漫着皮醒的味儿。爷爷就这样含辛茹苦,把六个子女养大成人。爷爷的勤劳自不必说,最大的优点就是善良。他总是把钱拿出来接济贫人,宁可自已不吃,也不能亏了要饭的。爷爷家的小院门庭若市,每天来要饭的人络绎不绝。

童年的我知道爷爷常常把钱兑换成钢锛,装在一个纸盒里,放在靠窗子一个较隐蔽的角落处,上面盖一张麻纸,有人来要饭便于施舍,这可成了我的小金库。想去小卖部里买糖时偷几个钢锛,那时两份钱的钢锛就能买一盒火柴,五个水果糖。

一次爷爷去泉里挑水,家人左等右等不见来,原来爷爷在挑水的路上遇见两家邻居打架,就放下担子去劝架,水桶被打架的人当成凶器摔的稀烂,早误了挑水的事不说,还倒贴了两只水桶,回来遭到家人一顿猛批。爷爷晚上孤独,让我陪他睡觉,我怕闻那皮子的醒味推辞,爷爷说一晚上给我五分钱我才去。爷爷是个虔诚的穆斯林信徒,晚上给我讲《古兰经》的故事,直到我昏昏睡去。

爷爷爱吃枣,没事就端着小茶壶,吃着大红枣,爵得滋滋有味。有时发现味不对时,才明白枣里有虫,连忙呸呸地吐出来,惹得全家大笑一阵子。

令我记忆深刻的是爷爷一生积德行善却总被人欺负。一天有个人来爷爷家取他做的皮袄,当他看上另一件别人的皮袄款色时,硬说爷爷给他把皮衣缝错了,要别人的那一件。爷爷肯定是不会给的,最后只好给他赔了钱才收场。还有一次农业社里的会计捎话要爷爷去山顶的地里拉土豆。爷爷放下手中的活,和我拉起架子车,气喘吁吁地走了几公里的山路。结果那个会计说:今天没有你家的,明天再来给你家分吧。架子车留下我用。爷爷只能善良的微微一笑走了,我心里憋满了气却不敢言。爷爷常说:吃亏是福。

爷爷病重期间,外地的舅舅希望爷爷去他那里,爷爷摇摇头拒绝了。他不想去,因为他离不开生活了半个世纪的这个村庄、这里有人们、这里的热土。他说:哪里黄土不埋人?就把我埋在这儿吧!爷爷去世的那一年,正好是腊月,送埋的场面相当的壮观。

我从小是在外婆家长大的,因为同住一个村子,父母忙于劳动,就将我交给外婆。从我上学的那天起,我吃喝生病多数由外婆照顾。外婆看着我读完小学、中学、大学直到参加工作,外婆始终与我最贴心。小时候生活拮据,零花钱都是由外婆提供。因为爷爷有手艺,外婆家的日子在村里还算是最好的。我上大学的那天,外婆将她珍藏多年的狗皮褥子给了我,让我温暖的渡过了大学生活。工作后,每天早晨外婆柱着拐杖,爬上四楼的办公室,给我送早点吃。外婆老远地喊着我的名字,浓浓的河南乡音伴着油饼的飘香,让我从心底体会到了一个髦耋老人的爱心!

老年人的内心世界是非常孤独的,每次我到外婆家,她总怕我走,要我多呆一会儿,那怕在她的床上躺会儿也行。每次走时外婆都叮嘱我明天一定要来看她!那时外婆时常牵挂着我的婚事,催促我早点成家立业。外婆经常穿一件黑色的满襟上衣,裤子下面用黑布带扎着裤口,一双裹缠了的小脚,支撑着微胖的身体。在我的记忆中,我经常拉着外婆的衣襟,伴随着外婆的拐杖和蹒跚的脚步成长起来。

在外婆的心中,我永远都是一棵小树,需在阳光呵护。外婆疼爱我们超过疼爱自已,有什么好东西总是留给别人吃。别看外婆年龄大,脑子很好使,数钱算账那是绝对的让你放心,出不了错。每次出去买东西,卖主还在拨着小算盘,外婆早已算得一清二楚,分厘不差。外婆在她住的山村小院里种了两棵海红树,秋季成熟的季节,果子挂满了枝头像红灯笼,成了村子里的一大风景。时常被路人觊觎、当然也少不了小偷光顾。为之外婆不得不提前摘果,用硕大的竹编笼往大缸里倒,这样储存起来让我们零吃。这样的水果香甜味正,至今再也吃不出这样的果味了!

我在离家十多里地的中学走读,一天外婆上街给我买了酥馍竟跑到校园找我,等着我放学陪我一块步行十余里回家。外婆的晚年得了糖尿病,身体一下子消廋了许多。常年吃药又造成肠胃不好,身体很虚弱,在去医院看病的途中和我们永别了。外婆终于没能等到我成家立业的那一天。外婆走的那年正好七十三岁。外婆生前常说:七十三、八十四,是老年人的坎,这个坎过不了就要入黄土了。外婆的去世正好灵验了她说的这句话。

对于人的生老病死,我们无法抗拒,但我们怀念的心却时常在流泪。随着时间的流逝,外婆在我们的记忆中淡淡地远去。但外婆时常来到我的梦里,笑的那样和谒可亲……

大同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导致女性患上癫痫的原因都有什么成都儿童癫痫病医院怎么样武汉治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