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连载诚雪之庭第一章初见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6 分类:散文随笔

引子

“倩雪、倩雪,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苏诚宇满头大汗,眉毛紧锁,口中不断念着这个他朝思暮想的名字,即使在做着噩梦也能感觉到英俊帅气的脸是如此的迷人。

看到倩雪渐行渐远的背影,苏诚宇从梦中惊醒。偌大的床上,诚宇瘦高的身躯躺在床的一边,纯白的被套和床单与他融为一体,似乎要将他吞没,显得是那么的孤单。

掀开纯白的被子,诚宇起身径直走到客厅的吧台,拿起酒杯,倒上一杯红酒,娴熟的加上几块冰块摇了摇,喝了一口。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诚宇看着街角的路灯,一边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一双深邃而霸道的眼中闪烁的泪光,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图片来自网络

第一章 初见

十五年前

(一)

冯父(冯德生)由于沉迷赌博欠下巨款赌债,冯母(林玉曼)生性妖娆,早就勾搭上有钱人,她以冯父欠债为由闹离婚。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们离婚吧!我真的受够了,跟你这十几年,没有过一天安稳日子,孩子我带走一个,以后你好自为之”。冯母(林玉曼)对着冯父(冯德生)咆哮着说道。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赌了,别走,别离开我”,冯父哀求着。

“十几年来,我给过你多少次机会,我一次次的原谅你,你还是不知悔改,这次我心意已决。倩如、倩雪,你们自己来选谁跟妈妈谁跟爸爸,妈妈今天就离开这个家”,一边说着一边拿出箱子开始整理着行李。

站在一旁哭泣的两个小女孩正是她们的女儿倩如、倩雪。姐乌鲁木齐哪家的医院看癫痫好姐冯倩如11岁,妹妹冯倩雪9岁。冯父虽然嗜赌但是很疼两个女儿,也希望两个女儿都能留在自己身边,但想到自己的处境,他无能为力,只能由女儿自己选择。

大女儿冯倩茹自私狭隘,她看了看家里破旧不堪的家具和父亲狼狈的样子,自知跟着父亲过生活肯定会像噩梦一般。她一心想跟随母亲过有钱人的生活,再说有母亲的照顾怎么也得比跟着父亲强。

倩如抬起衣袖擦干眼泪,径直走进屋子和妈妈一起收拾起行李来。

小女儿冯倩雪纯真善良,虽然也不想跟妈妈和姐姐分开,但她放不下可怜的父亲,所以决定留下来跟随父亲生活。

就这样家散了,姐妹两分开了。

(二)

苏诚宇母亲过世还不到一年,父亲就带回来一个女人和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

“诚宇,快叫阿姨,还有彦妮,彦妮是你亲妹妹,你可不准欺负她,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诚宇哥哥好,我是彦妮”,彦妮乖巧的笑着说。

银川癫痫病在哪里能医治

诚宇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眼睛睁大得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亲妹妹?哼,谁跟她们是一家人,我妈一年前已经去世了,我也没有妹妹,我只有一个亲哥哥”,说着边跑出了家门。

碰巧苏诚林回来,诚林刚上大一,平时都在学校,只有周末回家。看到诚宇气冲冲跑出去了,诚宇不解地问到“爸,诚宇怎么了,什么事这么生气”。

“哦,没什么,你回来的正好,快叫阿姨和彦妮妹妹,以后他们就跟我们一起生活了”。

“诚林哥哥好,我是彦妮”。

“哦,你好,欢迎你,阿姨好”。

诚林只比诚宇大四岁,从小体弱多病,心脏不好,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这使得诚林生性随和,不像诚宇那样叛逆。

其实苏父多年来一直在外面养了一个家,苏母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多事情积淀在心里,越来越抑郁,久而久之,病情越来越严重,最终去世了。现在母亲去世还不到一年苏父就带回来她们母女两,诚林越想越憎恨父亲了。

(三)

冯母带着倩如来到宋明家里时已是晚上,宋明正在因为儿子宋云凡考试全班倒数并且还在学校打架的事教训儿子。

“看我揍不死你个臭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看你别读书了,早点过来帮我打点酒楼的生意”,宋明带有讽刺意味的说道。

“好啊,我求之不得,反正我也不是读书的料”。宋云凡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看你是要诚心气死我,看我不打死你”。此时冯母带着倩如按响了宋家的门铃。

“哎,爸…爸,客人来了,快去开门”,云凡很是得意道。

“玉曼,来了啊,快进来,这是你女儿吧,真漂亮啊”说着把她们请进了屋。

“倩如,快叫叔叔”,冯母示意着倩如。

倩如看了看眼前的房子,虽然不是独栋别墅,但也算是富人区的小别墅了,眼前浮现出原来那个破旧不堪的家,这里简直是皇宫。

“我想直接叫爸爸,以后你就是我爸爸,爸爸”。倩如眼神坚定的很,“以后我希望你也把我当亲女儿一样,还有这是哥哥吧,以后请多多关照”。

“从现在起,我不再是穷孩子了,我一定要活出自己的精彩”,倩如在心里默念,并且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很显然,冯母和宋明都觉得有点出奇,一时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孩子,我只有一个儿子,现在又多一个女儿,真好真好”,宋明拍了拍倩如肩膀笑着说。

站在一旁观察整个过程的云凡明显感觉到倩如并非善茬,有其母必有其女,她那肯定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再暗自打量着倩如,长得倒还有几分姿色,眼神闪过一丝邪魅。

(四)

一个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晚上,冯父全身早已湿透了,但仍然慢悠悠地走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知道父亲没带伞,倩雪拿着伞站在家门口远远地眺望着,不久看到远处出现的身影似乎是父亲,便焦急地跑过去了。

“爸,怎么淋成这样,快点回家换身衣服”。说着帮爸爸撑着伞回家了。

“爸,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不说话”。

“小雪,你已经是大姑娘了,爸爸对不起你,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冯父说这句话时,眼睛里泛着泪光,说完就跑了出去。

石家庄市较大的羊羔疯医院

“爸…爸…,你去哪儿,不要丢下我”,倩雪感觉到气氛不对,于是跟着爸爸跑了出去。

倩雪一路跟着爸爸跑到一个别墅门口的马路上,突然一辆黑色的豪华车向这边停过来,只见豪车司机先下车为坐在后座的主人撑伞,后座主人缓缓地走下车。这人正是苏诚宇的父亲,苏父早年靠放高利贷发家致富,

“苏老板,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会还你钱,请求你跟你的手下说放过我女儿吧”。冯父,顾不得眼前的大雨,抱着他的大腿哀求到。

雨越下河北省癫痫病治愈的医院越大,看到父亲跪在地上,倩雪也过来跪下了,眼前这个大叔有种说不出的威严,眼神凌厉到可以将人杀死,小雪只是看了一眼就匆匆地低下了头。

冯父:“小雪,你怎么来了,你快回去”。

“看样子又是一个欠债不还的,你快回去吧,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那我公司岂不是要倒闭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说着示意司机拦着冯父,不让他跟过来,自己拿着伞正准备进去别墅。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能放过我”。冯父突然像一只发疯的狮子,一遍咆哮一边对着马路上开过来的卡车冲撞上去。

嘭!来不及反应这一切,父亲已经被撞飞了。

“爸爸”,倩雪这一身叫得撕心裂肺,“爸爸,挺住,你如果有事,我怎么办?”倩雪边哭边说。

冯父已经被撞的奄奄一息了,吃力地说着:“小雪,你怎么跟过来了,爸爸对不起你,爸爸自知有这一天,已经买了保险,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受益人是你,你用这个钱好好的生活,爸爸在天上会保佑你的,爸爸来世再补偿你,我的乖女儿”。说完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也夹杂着满脸的血滑下来。

“爸爸,别丢下我,爸爸…爸爸…”。

倩雪就这样一直哭着,别墅二楼的苏诚宇目睹了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切,看着在雨中哭泣得倩雪,诚宇感到莫名的悲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