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雀巢】生日礼物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星空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坐在床上,倚着床背,听着越剧,她仍无心睡觉。不知怎的,近段时间,实际上是近年来,她总觉得睡眠不是很好,而且,内心越来越空虚、无聊。白天还好些,田间地头、邻里乡间,转眼就过去了;可是,到了晚上,即便去邻居家串门,至迟八点总要回的。之后呢?电视上常播的是穿越戏、战争片或北京如何选择一家好癫痫医院是时尚都市剧。说到娱乐节目,无非是选秀、闯关或是相亲之类,她一个六十多岁的妇人,怎有兴趣?幸好儿子了解她,给买了手机,时常打电话来问个好,与她聊聊天;而且,还下载了越剧名段、折子戏甚至全剧,这让她在空闲时有了消遣。   说到越剧,这到让她想起儿子来了。儿子是她的依靠,她的世界,她的生命。丈夫死的早,那时,她还算年轻,人们劝她改嫁,还常有人给她介绍对象,但她都拒绝了,因为她不想让儿子受苦,更不想因为改嫁而让他遭人歧视。看着儿子进入重点高中,考上大学,毕业后又在市里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她心中充满了喜悦与宽慰。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的不常回来,她内心的空虚与落寞越来越沉重了。   眯着眼,倚着床背,她想着儿子与自己走过的点点滴滴,一边听着《五女拜寿·玉石分明》,这时手机响了,按了接听键,是儿子的电话。   “妈,睡了吗?”   “还没。有事吗?”   “明天我要回家一趟。”   “明儿不是周末,你怎有空呢?”   “连着两个周末都加班,我说想回家一次,领导准了假。”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下午吧,回家吃晚饭。”   “翠云来吗?”   “我们一起回的。”   “哦,那她……”她犹豫了会儿,没接着这话题往下问,只是说道,“你早点儿睡吧,别累着。”   “知道了。妈,你也早些睡。”   挂了电话,她却笑了。现在十点都不到,叫儿子早点睡,可能吗?明天,他和翠云一起回来,不知他们进展得怎样了。想当初,那个叫罗丝或是凯瑟琳的女孩,与儿子相处,都快要去领证了,当儿子说必须把妈妈接去一起过的时候,她就与儿子分了手,那傻儿子居然没挽留她!儿子是个倔强的人,他孝顺,懂事,本分,而且,也有能力。在别人眼中,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他甚至也是一个帅哥。只是他没有钱,而且,有一个妈妈得负担,这耽误了他的婚姻。今年,他已经三十岁了,自己不能再拖累他的。假如那个叫翠云的女孩——但愿她有《五女拜寿》中的翠云一半好就行了——真心对他好,叫他同意就是了。至于自己,现在手脚也还麻利,将来……将来再说吧,只要儿子幸福,一切都不重要。   儿子明天回来,明天是什么日子?若是集日,得亲自去镇上买点儿好吃的。儿子不是说连续两个周末加班了吗?得让他好好补一补才行!这样想着,她就拧亮了电灯,下床去看挂在板壁上的挂历。十月初六!明天是十月初六!怕是看错了吧?再定睛细细瞧上一回,确实是十月初六!儿子的生日!明天是儿子的生日!我怎武汉看羊癫疯哪看得最好给忘了呢?除了大学四年回不了家,儿子都是和自己一起过生日的,但是每次他都会事先提起,今儿个怎么不说了?他忘了?还是故意不说?每次生日,自己都会烧几个菜,忙上半天。也许,他不想让自己过于劳累,但是……   儿子已经三十岁了,以后,他还会和自己一起过生日吗?不,不会了。三十岁了,他应该有老婆了,他应该和自己的老婆一起过生日的。假如有了孩子,也许就不再有生日了,哪个父母不是这样的?他已经三十岁了,自己不能再拖累的,明天一定要找个时间,和他聊聊,叫他不要想着妈妈。翠云,假如他觉着翠云是一个好女孩的话,就娶了她吧,不要再和她提要把妈妈接过去一起过日子的傻话。而且,自己也要把祖上留下的那只红玉戒指给他,作为生日礼物,并让他给翠云戴上。不管儿子是无意,还是故意隐瞒,明天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想罢,准备熄灯。伸出手按开关的时候,她觉着手腕一阵酸痛。这是儿子出生后,坐月子时下水洗衣裤落下的病根。不过,儿子听话,孝顺,这就是上天对她最好的补偿。她关了灯,揉捏着手腕,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她把儿子床上的被褥、枕头搬了院子里去晒,然后去镇上买了鸡、鱼、肉及其他食物,回到家已十二点多了。吃过午饭,她就开始准备。爆炒鸡丁,自然美味可口,但缺少营养,还是加上香料煮吧;鱼,清炖好些,不腻,而且爽口;炒一盘红烧肉,余下的包饺子。自家菜地里有韭菜,韭菜饺可是儿子最喜欢的。当然,儿子也喜欢车祸后癫痫输液能缓解吗吃麻糍。斩好鸡块,切好、剁好猪肉,并给鱼身上抹上香料,她便着手炒芝麻。听着芝麻在锅里噼啪作响的声音,闻着那酽酽的醇香,她心里翻滚着一层一层似浪花般无止尽涌来的幸福。待炒好芝麻,捣细,装在搪瓷杯里,她就去院子里把被褥和枕头翻个面儿,然后坐着等儿子回来。   时间就似凝固了一般,或者又故意在与她作对,两点,两点半,三点,三点半,每一秒每一分似乎都充满了对俗世的眷恋,去得极为缓慢、勉强。这期间,她也经常地去到门口,凝视着通向家来的马路,可是,马路上并没有儿子他们的身影;有一会儿,她也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背了包,拉着行李箱走来,她本来是充满希望的,然而,待到了近处,这希望也就变成了失望。   她之所以迫不及待地等儿子回来,是想和他说说话的,可是现在已近四点半,不能再等了。她去到厨房,煮上鸡,炖上鱼,就开始包饺子,一边侧了耳朵听着门外的声响。差不多包了一半的时候,她终于听到院子里传来了儿子的说话声,就匆忙起身要出去,至于碰着了墙边的凳脚,不得不俯下身去摸着膝盖。   “怎么了,妈?”这时,儿子的身影出现在了厨房的门前。   “没什么,不小心撞着膝盖了。”她笑道。   儿子就放下背包,过来要扶她到凳上坐下;翠云站在边上,也是一副焦急的模样。她一边说着“没什么”,一边叫儿子和翠云把东西拿房间去。待他们从房间出来,她已拿了干净的毛巾,递给他们洗脸,自己则去包饺子。   翠云洗脸去了,儿子高兴地问道:“妈,烧什么好吃的,真香!”   “煮鸡,炖鱼,包饺子,还要做麻糍。”   “干嘛呢,你累不累?”   “今天你生日呀!”   “瞧你,生日又怎了?以前你没累够呀?人们常说,生日其实是母亲的受难日,今天,你应该歇会儿才是。”   此时,翠云洗了脸过来,让儿子也去洗脸;自己则坐在她边上,帮她包饺子。她忙说道:“你歇会儿吧,翠云。镇上回来,走了五里路,该累了。”   “不累,妈。”   这让她吓了一跳。翠云怎会叫她妈呢?难道他们……可是,这之前,儿子一个字也没提过呀?她心里七上八下地,要问儿子,却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她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便说时间不早了,得把麻糍煮上。   整个晚上,她都心神不宁着,想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事儿,甚至都有些头晕了。最起码,从眼前的情形来看,翠云并不像以前那个罗丝或凯瑟琳一样,她穿着朴实,而且勤劳。譬如,一来就帮着包饺子;吃过饭之后,又抢着要洗碗筷。总之,她的一言一行都让人觉着她是个贤惠、温柔的女孩。不管怎样,只要她对儿子好,只要他们幸福,自己再苦也愿意。   吃过晚饭,洗好碗筷,收拾好厨房,她就去自己房间,陪他们看电视。不一会儿,翠云去到儿子房间拿了一件羽绒背心和两副护腕过来,对她说:“妈,这件背心,你穿在里边,暖和。阿铭说,你手腕常常酸痛,干活时,戴上护腕,可以减少关节活动的力度;天气变冷时,这护腕也有保暖作用,戴上它,可以减轻疼痛。”   “翠云,又要你破费了。”   “这是应该的,妈。”   她看着儿子,他只是微微笑着,心中便想骂他。   看了一会儿电视,她打算去厨房洗脸刷牙,顺便把儿子叫了出来。   “铭儿,妈问你,你和翠云的关系到底怎样了?”   “还可以吧。”   “什么叫还可以,她都叫我妈了。”   “她爱叫就叫吧。再说,这不也很好吗?除了儿子,你又多了一个女儿了。”   “妈的意思是,翠云是一个好女孩,你已经不小了,要是觉得可以,就和她结婚吧。你千万别再说妈要和你一块过日子的傻话!妈已经习惯了,我哪儿也不去。只要你有空,常回来看看,我就很满足了。”   “谁说我不要你了?”儿子不免加大了声音。   “你别叫好不好!”她看看房间,轻声说道。“妈还有力气,完全可以一个人生活。”   “我知道你是怎么过日子的。自从七岁时爸爸死了,你什么都放弃了。我和翠云说好了,以后妈妈要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她同意了。”   “你怎这么倔呀!要是她不同意,那么……其实,我真的哪儿也不去!我就爱住这儿。我已经六十一了,省里有抚恤金,我还可以摘茶叶赚点钱;再说,住在村子里,能干活,我就不觉得自己老了。”说着,她从口袋里摸出那枚河南外伤性癫痫病症状红玉戒指,递给儿子。“这是我们祖传的戒指,也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要是翠云愿意嫁给你,就当它是定情之物吧。”   “妈,今天回来,我就是想和你说,叫你和我们住一起的。我和翠云已经领了结婚证了,这就是她为什么叫你妈的原因。”   “你们领了证了?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呢?”   “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呀!”   共 343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