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墨舞】一路桂花香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然而,事情终究还是真实存在的。在金盛工厂旁的一个公寓里,刘青青就是死在了其中一个房间里。刘青青的遗体发出了一些臭味,引起了一些房客的怀疑,后来房东就打了110,刘青青的房门是警察打开的,打开门时那一瞬间,就看见了刘青青衣裤不整的死在了自己的床上。房间里的东西被翻过,所以,警方初步认定为入室盗窃杀人案。可是,进一步勘查现场后,警方推翻了原先对案件的定性,认为这不是一桩入室盗窃杀人案。之所以房间里的东西会被翻动,可能是嫌疑人在伪装现场,存心误导警方。   警方之所以会找到陈仓,是因为在刘青青的电脑桌上放了一张便条,上面用凌乱的字写着,陈仓,我恨你。   对陈仓进行问话的人是周警官。周警官问,四天前,也就是七月十五号,你在哪里?陈仓说,成都出差。陈仓还是沉浸在无法表露出的痛苦中,所以,他的回答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周警官问:有证人吗?陈仓回答,同事林昌。周警官问,你认识刘青青吗?陈仓却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无声地流起了眼泪。周警官问,认识她?与她是什么关系?陈仓慢慢地抬起了头,回答,认识。她是我的女朋友。周警官问,你们的关系相处得怎么样?陈仓听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警官,说,你们是在怀疑我吗?周警官说,只是例行询问,在未找到真凶以前,你确实是有嫌疑的。陈仓却问,什么动机?我要杀小青的话会有什么动机呢?周警官说,案子我们会仔细调查清楚的,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对陈仓进行了一番询问后,周警官并没有从陈仓口中得到可以证明其有嫌疑的东西,但是,周警官心里却觉得,陈仓这个人又不像是一个事外人。   金盛鞋厂在福建泉州算是一个中型的民资企业,不过,金盛在前年下半年的时候已经在香港上市。目前,企业发展得也相对稳定可观。目前,在厂的员工已有三四千人。里面的一些老员工的工龄都已是十年以上了。就拿刘青青来说吧,她进金盛就已有十一个年头了。十一年前,刘青青初中未毕业就来到了金盛。经过十来个年头的努力,她从车间的一线的普通员工已升到了生产科中的一员。她的工作就是用office办公软件进行资料整理。以前在流水线上,她一天要上十几个小时的班,而现在,她是上着朝九晚五的班。而且她的个性好强,工作出色,被公司作为储干在重点培养。   警方在金盛的走访中后,锁定了几个最有杀刘青青的动机的嫌疑人,从而缩小了侦查范围。   二   首先,最有动机的嫌疑人是刘青青的前男友吴光。吴光本来也是算是金盛的老员工。他是和刘青青同一年进厂的,他们当时是在同一条流水线,又是同乡,又都是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所以,在他们进厂第二年便确立了恋爱关系。不过,那些年金盛的效益不怎么好,员工的待遇也是差强人意,吴光进厂后没两年就辞职了。辞职不到一年,他又重新再进金盛,可是又没待多久,他又辞了,就这样,吴光这十年来,在金盛已是四进四出了。   这一次,警方是在泉州另一家企业的车间里找到吴光的。当第一次见到吴光时,他就表现得很反常,这让周警官加大了对吴光的怀疑。首先,周警官对他问话时,他回答得吞吞吐吐,而且目光总是闪闪躲躲的。当周警官问及七月十五号他在哪里时,吴光却坚定地说在车间上班。而事实确实如他所说,七月十五号那天,吴光在车间上班,未曾离开过厂区,这是有诸多工友证实的。   还有一个嫌疑人名叫顾芳。她与刘青青是同科同事。她之所以有杀害刘青青的动机,一是因为工作上俩人在较劲,而是因为顾芳怀疑刘青青在勾引她的男人陈廷刚。因为这两种缘由,她们素来不和,积怨已深。   当面对周警官的问话时,顾芳变现出一副大快人心的姿样来,不仅如实回答周警官的问话,而且还连捎带送地说出了更多关于刘青青的事儿来。   顾芳已年近三十又五了,但还是颇有姿色,与同样美丽的刘青青比较起来的话,她输在了年龄上。大了刘青青十岁的她与刘青青就像是两个时代,两个潮流的人,思想观念,处世理念都达不了一致,唯一相同的是两个女人的个性都好强。她们在办公室里常常明争暗斗,全然把办公室当成了她们的战场。可是后来,她们的战斗扩大化了,战线拉长了。其主要因素就是她们的战争中多出了一个陈廷刚。   陈廷刚是行政部的人员,快四十了。因为有好几次在食堂里吃饭的时候,陈廷刚和刘青青有说有笑的样子让顾芳火冒三丈。并且,还有其他同事在厂外看到陈廷刚和刘青青一同加餐。这让顾芳有了同刘青青决一死战的心了。   至于是陈廷刚花心怒放,还是刘青青对顾芳实施的报复行动,其中缘由还真是道不清。不过,没有不偷腥的猫,陈廷刚这只猫面对众人的质疑,他总是言之凿凿,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和小刘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龌龊,我们只是好同事关系。如果我真是有那个心,何必要等到现在呢?   的确,大家怀疑陈廷刚和刘青青有不正当关系是在刘青青与顾芳不和的时候,也就是近两年。所以,很多人怀疑是刘青青报复顾芳而有意与陈廷刚走得近的。对此,顾芳也曾多次扬言要杀了刘青青,或者咒骂她不得好死。   如今,刘青青真的被人掐死在了自己的出租房里,顾芳一时快意过头,没有意识到警方没有排除她的嫌疑。所以,在回答周警官的询问时,她居然是心里想的什么就说什么,大有“被胜利中昏头脑”的举止。      三   见到周警官来了,陈廷刚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他请周警官坐下,并为周警官递了一杯茶。未待周警官询问,陈廷刚就抢先说到,我知道,小刘出事,你们肯定会来找我的。周警官说,只是例行问话而已。陈廷刚说,小刘是二零零四年来的我们厂,她刚进厂的实际年龄才十四岁,当时她有一个亲戚在我们厂里当干部,替她的年龄做了假。她一进厂就被分到了我负责的一条车间的流水线上。那时的她的个子很小,眉清目秀,眼睛水灵,人也很机灵。不过,当时她不会说普通话,每次在工作上遇到问题时,总是用她们的四川方言与我沟通,然而,我又听不懂四川话,所以,她常常急得要哭了的样子。恰巧,那时与她在同一条流水线上有个叫吴光的小青年,他会说普通话,所以,很多时候吴光就像是她的御用翻译官似的。不久之后,小刘就与吴光谈起了恋爱。当时我还批评小刘,那么小就谈恋爱,知道什么叫恋爱吗?小刘就用刚学会的普通话回答,我对他有心,他对我有意就叫恋爱。   后来,吴光辞职了,离开了金盛。大家以为他们已经分手了。小刘却说,他们的关系还好好的。确实,工友们还是经常看见吴光来找小刘。那时的他们,都只是一个小不点。只是他们背井离乡出来打工,彼此帮助,相互依靠,共同成长,身在异乡的他们以为这是很好的选择吧。其实,有时候,我挺同情他们的,他们离开家,千山万水来到这里打工,把青春献给了异乡,他们像是一个远嫁他乡的女儿,也许一年,也许两年,再也许十几年,他们才回一次故乡,回一次“娘家”。待到他们把青春耗尽,老态龙钟之时,拖着残年再回到生他们养大他们的故乡,再落叶归根。   其实,比喻他们是“远嫁”的人的言语是小刘自己说的。小刘是个肯努力的女孩子,她从普工干到了线长,再从线长当了组长,之后她又被调到科室当文员,都是她自己努力争取的。之前领她进厂的那个亲戚在她进厂的第二年就辞职了。所以,她由一个小不点成长为厂子里的一员小骨干,是挺不容易的。   可惜,她的男友吴光不争气,在我们厂子里就已经四进四出了,他在外跑的地方多,呆的地方时间却很短,还时常自以为是社会上的老道人员。吴光那个人比较重江湖义气,自称能为兄弟两肋插刀。不过,他也确实为兄弟义气犯了错误。就在去年年初,吴光帮他的兄弟去打架,把别人打伤了,结果判了一年的徒刑。今年出来了。虽然他是出来了,但是小刘这次是下定决心要与他分手了。这十年来,小刘并没有从他那里得到幸福。小刘与他分手是明智的选择,只可惜做这个选择的时间有点晚了,错过了一些更好的人。虽然小刘不是倾国倾城,也不是小家碧玉,但也算是蕙质兰心。厂子里还是有很多比较优秀的男孩子喜欢过她的。   终于,周警官打断了陈廷刚的话,问,你有喜欢她吗?陈廷刚轻轻地笑了笑,说,喜欢。不过我的年龄,做她父辈又小了,做她哥哥又大了。只好把她当好同事对待了。      四   就在周警官对吴光问话后的第二天,吴光居然离开了泉州。据他的工友反映,他什么离职手续都没有办,就走了。这让周警官断定吴光可能是畏罪潜逃了。他们立即申请了逮捕令。   吴光是在从福州开往成都的列车上被列警控制起来的。当时,列车已经在江西了。在一个停靠站时,吴光被两名列警带下了车,他们要在那里等待正开车前来的周警官他们。   这一次见到吴光时已经是凌晨了。但是周警官他们又连夜返闽。在返闽的车上,吴光起初是沉默着。当周警官问他为什么要跑?吴光停顿了一下,随后说,我真的没有杀她,可是,你们现在把我当成了杀人凶手,我害怕,所以我……周警官没有在车上多问什么,对他说,我们回去后再说吧。不过,我们希望你端正态度,如果真做了了犯法的事的话,就要坦白交待,争取宽大处理。吴光有点激动地说,我真的没有杀她,请你们要相信我。周警官说,如果你没有杀人,我们是不会冤枉你的。放心好了。   回到泉州后,周警官先让吴光休息了几个小时。他们是下午才对吴光进行讯问的。   坐在讯问室里,吴光有点害怕了。虽然去年因打架同样被讯问过,但这次是人命关天的事。如果这次真的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的话,结果可能就是吃枪子。自己还这么年轻,不想就那么不明不白地被枪毙。一想到这里,吴光就异常恐惧起来,所以,脸颊上不禁的冒出了冷汗。未待周警官问话,吴光就不停地激动地说,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周警官安抚吴光,让他冷静下来。可是吴光心里实在是太害怕死亡了,所以,他想大呼冤枉来澄清自己没有杀人。突然,吴光在连续不断地说出“我没有杀人”的话后又脱口而出,说,我去找她时,她就已经死了。这让周警官更是想尽快知道这件案子背后的真相。   周警官问,你不是说七月十五号你在上班,没有离开厂区吗?吴光用脆弱的目光看了看周警官,说,我是七月十四号晚上十点去的。周警官一听,感到这案子其中必有蹊跷,因为法医推定的死亡时间是七月十五号。为什么?为什么刘青青在七月十四号晚上就已经被人杀害了呢?难道是吴光故意说错时间来误导警方?不,不可能,那样的话,吴光是把自己推到了不利的一面。或者是吴光记错了时间,一问吴光,吴光却坚称是七月十四号。因为那天晚上他加班后就已经是九点半了。他到刘青青那里要用半个小时。所以,他确定那晚见到刘青青时是十点左右。   吴光还是很激动,极力辩解道,我真的没有杀青青,我去的时候青青就已经遇害了。周警官问,当时你为什么不报警?被周警官这么一问,吴光一下子就不说话了,表情也像很麻木的样子。他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后,说,我…我怕你们会怀疑是我杀害她的。我真的很怕。如果我被你们认定是杀她的凶手,罪名坐实了的话,我就要被枪毙的,我…我不想死。   周警官说,你就那么不相信我们警察?吴光像是用目光偷偷的盯了一眼周警官,之后吞吞吐吐地回答,因为去年我去凑人数,根本没动手,就被判了一年,所以我就……周警官问,你是说去年你因打架坐牢的事?吴光回答,嗯。不过我当时真没有动手,只是站在人群后面,前面的人不知怎的打了起来,没的几下,就各自散了。之后,地上就有一个人受伤躺在了那里。周警官说,当时你干嘛要去凑那热闹呢?吴光听后,却一时语塞了。      五   吴光突然问,青青现在在哪里?周警官说,在法医室。现在需要重新法检。吴光听后,流下了眼泪,口里轻轻地说,青青真可怜。说完,他双手捂面,哭了起来。   周警官给他递了纸巾,他心里也因吴光的话而有了一点酸楚。他安慰吴光,说,现在刘青青已经走了,你应该把你所知道的和做过些什么都告诉我们,如果你是清白的话,这样做,青青她会感激你的。   吴光用纸巾擦了擦眼泪,抬头四十五度,望了一会儿后,他就边说边回忆走他和刘青青的点点滴滴。   癫痫发作时如何用药男性癫痫病会遗传给孩子吗?临汾怎样找到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山西最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