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青春】亲亲的杨叔杨婶(散文)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星空

我的记性太差,离开故土很多年了,竟然忘记了亲叔亲婶的相貌,可是杨叔杨婶的音容笑貌却依然记忆犹新,他们的慈爱和品行令我没齿难忘。

杨叔杨婶祖居山东,离我的故乡不太远,那时候从未谋面,更谈不上互相来往。我们举家迁居黑龙江,住在偏僻的山村,跟杨叔杨婶距离很远,也是没有见过面,还是形同路人一样陌生,一点儿也不认识对方,更没有一丝一毫的了解。我的一个同乡哥哥跟杨叔在一个单位工作,两人成为莫逆之交,通过我的这位同乡哥哥,结识了杨叔杨婶两位可亲可敬的老人。

城里人习惯“叔叔阿姨”的称呼,但是我喜欢喊他们“杨叔杨婶”,老两口也高兴我这样喊他们。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杨叔杨婶,是因为我转学的事情。

我小学毕业以后,开始就读于公社驻地中学,由于师资薄弱,校舍设施陈旧,一应配置问题亟待解决,校方领导决定,修缮教室期间停学一部分学生。为了不耽误学业,我准备转学到山那边的镇中学就读,但是两眼乌黑(没有门路)转学手续办不成,这下可难住了家人。这时,在镇上砖厂上班的同乡哥哥牛兰芳说,有一人准能马到成功。说起这位贵人,我们谁也不认识他,如何才能说得上话呢?

牛兰芳为人耿直,拍胸脯作保证,帮忙联系搞好关系。父母满心欢喜,由我和母亲前往,并揣好事先跑山积攒下来的钱,去一百(百货商店)买好礼物,作为求人办事的见面礼。事不凑巧,我们娘俩儿一去扑了个空,主要办事人杨叔没在家,杨婶是一位善良的家庭妇女,穿着普通,性情温和,了解了我们来意,热情款待,说话拉呱跟母亲很对脾气,两人唠得热火朝天,十分投缘。这边由牛兰芳带领我去寻找杨叔回来。

杨叔是个急性子人,喜欢办事嘎嘣脆(麻利痛快),烦恶拖泥带水不利落。“今天事今天办,不留明日成罗乱。”遇事雷厉风行,决不拖延迟缓一步。人说杨叔脾气古怪,死心眼,不通情达理,就是因为他工作太认真,爱较死理儿。他管理的事务有板有眼,毫不懈怠,工作上向来照章办事毫不容情,看不顺眼的事就说出来,不给面子,着急了张口就骂,没有人敢戗着他。杨叔是技工师傅,在单位里的技术都是他一手抓,出不得一点差错,稍有马虎,上上下下几十口人的心血就会毁于一旦,造成巨大损失。他绝对不允许有人为的现象发生,哪怕跟领导撕破脸,也不姑息工友的情面。杨叔做事认真负责不图私利,得罪了不少人,个别人跟他近而远之,杨叔毫不计较,有谁求到他,他依然跑前跑后,为他人走人情跑关系疏通环节,通过工作关系的人脉,为他人排忧解难。生活中有得有失,大部分人因为他为人豪爽热情,结交了一些生活低下的平头百姓。

本来这天是星期六,能够休息一天半,有什么事可以等到周一上班再说,而现在杨叔正在厂里加班。我见到杨叔的时候,他正跟几个小青年大喊大叫。我跟在牛兰芳身后,一直走出了镇子,而且越走越偏僻,越走越荒芜,地面上只有稀疏矮小的蒿草。

“不是找杨叔吗,怎么走到这里?”我心里犯嘀咕,不自觉的说出了声。

“看那儿,就在那里。”牛兰芳用手往前一指。

我举目看去,远远地看到一个高高的大烟囱,“那不是东大窑吗?”我听说过那里,东大窑烧制的红砖质量好,结实耐用,供不应求,一直是周边地区的抢手建筑材料。啊,原来杨叔在砖厂工作!我们兴冲冲地直奔东大窑,离着老远就听到有人大嗓门的喊叫声。

“杨叔,你别上去,危险!”

“是啊,杨师傅,岁数大了,不行啊。”

“杨叔,还是等后天牛哥整吧。”

“对呀,杨师傅。你咋不听劝呢?”

“我不上去你上去!叫你干点活比拉屎都费劲,我年轻那会儿干这活就是玩儿,你们这些年轻人吃屁都见不着热乎的!”

“哎呀,杨叔,我们能跟您比吗?上边真的很危险!”

“危险个屁!我就上去叫你们瞧瞧,看我老头子能怎么着。”

顺着声音寻去,转过一个弯儿,看到前方矗立着的大烟囱,烟囱的攀登架上有一个上升的身影。我没有看清是谁,牛兰芳已经急步向那里跑去,边跑边喊,“杨叔,你快下来吧,我来了。”我也随后跑过去,看到几个人冲上空的人大喊小叫。离得远,看不出大烟囱多么高大,等到了近前,站在这个庞然大物旁边,真有点大象和蚂蚁的感觉。仰脸望去,只见杨叔已经慢慢往下移动身躯,一步步降到地面,这时我才看清杨叔的模样。杨叔六七十岁年纪,穿着一身便服,短短的头发已经花白,面容瘦削,精神矍铄,身材挺直高大,腰板硬朗,说话爽快,动作干净利落。杨叔解下腰间的绳索递给牛兰芳,并且帮着系好应用工具,轻轻拍拍牛兰芳的肩头。“稳当点,沉住气!”

这时有人提议,“牛哥,你从里面上去安全点。”

“不怕,在外面干净。”牛兰芳说着,手攀脚蹬,慢慢向上攀爬,动作特别稳健。

杨叔剑一般的目光扫一眼众人,大家鸦雀无声,杨叔不再理睬旁人,专注地盯视着牛兰芳,面色冷峻,嘴唇紧闭一言不发。直到牛兰芳清理完大烟囱内壁烟尘污垢、安全回到地面,杨叔才脸现微笑,赞许地望着牛兰芳。牛兰芳向杨叔介绍了我,一边往回走,一边说明来意。杨叔看到我,笑容满面,一边大笑着,一边走近我,环抱着我的肩膀。

“好孩子,年轻人有出息!走,回家再说,回家再说,这点小事别放在心上。”

当天,我和母亲在杨家吃过午饭,临别,杨叔一再嘱咐我的母亲放宽心,说“孩子的事儿要紧,这两天就跑这事儿”。我和母亲算是吃了定心丸,我只等着三天后来镇中学上课。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我们提起初次相识的事情,杨婶“咯咯”笑着告诉我一个秘密。原来,我和母亲送给杨叔杨婶的见面礼,其中有一瓶酒是空瓶,瓷瓶和封口都完好无损,唯独没有一滴酒。听了这话,我感到诧异,同时觉得尴尬,无地自容,暗骂商家险些坏我好事。痛恨之余,又非常感激杨叔杨婶,他们为人正直宽厚仁慈的高尚品德多么令人敬佩啊!当时不但没有生气,依然为我们把事情办好。杨婶更是温婉地劝我“不要往心里去,事情都过去了,不要介意”,真是令我既感动又惭愧。回家埋怨母亲“买礼物时怎么不倍加小心?”母亲说是售货员把四盒礼一股脑帮忙装进拎兜的。母亲中了售货员的诡计,第一次见面就损失了颜面,好在杨叔杨婶通情达理,毫不计较,依然礼尚往来,不嫌弃不看低我们。

后来,杨叔杨婶接连不断地关心照顾我和我的家人。每次见我都是嘘寒问暖,格外关怀备至。因为我家在外地,每天跋涉二十多里山路来学校上学,家里给我配用的专车就放在他们家。我不适应学校停车场的杂乱无章,而杨叔杨婶非常喜欢我去麻烦他们,为我腾出放车的空间,从来没有嫌弃粘在车子上的污泥和尘土。每次放学取车时,我都会看见一辆光洁如新的坐骑,心里怀着由衷的感激,每每寻找一些趁手的活儿做一做,还时常被杨叔喝止,说我专心学习他们更高兴。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结识了杨叔杨婶一家人,我家俨然有了自家亲戚。我的父亲和杨叔一见如故,畅谈甚欢,说起当年打鬼子抡大刀片削瓜切菜一般,两位老人更是精神倍增,口若悬河,吐沫星子直喷,连说带笑再拍桌子。这时候,杨婶就默默地走进厨房去了。一会儿功夫,喷香的可口饭菜就端上来了,不吃了饭不让走。尽管父亲不习惯在外人家吃吃喝喝,也拗不过杨叔杨婶真心实意地留客,只好安心做下来,不惹他们急头白脸的发脾气。

时间过得飞快,来年夏天我就要面临中考了,学习特别的紧张。这年冬天,大哥结婚了,可谓全家最大的喜事。不幸的是,刚过春节大哥得了肺结核,秋天还没割地,嫂子难产,我还面临着重点中学入学报到,家庭收入微薄的我们,雪上加霜,无法全面维持。多亏杨叔杨婶拿出一大笔钱,帮我家度过了难关。还没等我们放松一口气,又出事了。

大哥赶马车接媳妇女儿出院回家,母亲执意前往陪伴,说是大人孩子她悉心照应,才放心产妇和婴儿的安全。其他一切事项都很顺利正常,可是回来的路上,在一个岔路口,白马可能惦记家中的马驹儿,着急赶近路,冷不防从公路上朝陡坡下的小路冲去,欠身坐在车边上的母亲被晃落车下,脑袋左侧着地,一头栽倒在冻得硬梆梆的地面上,当即两眼翻白,人事不醒。赶紧拦路坐车回返医院抢救。

杨叔杨婶得知消息,杨婶到医院探望,杨叔跑前跑后托人谨慎治疗,控制病情。经过一番忙碌,虽然母亲依然昏迷不醒,但是脱离了严重危险,能否醒来,就看母亲自身的意志能力了。大哥回家侍奉老婆孩子,待我赶到母亲身边的时候,看到母亲安静地躺在床上,我心如刀绞,束手无策,只有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祈祷,希望有奇迹出现,保佑母亲安然无恙。手里没钱住院,杨叔杨婶把我的母亲接到他们家里,每天把医生请到家里体检打针用药,这些我们是做不到的,是杨叔杨婶一家在院方那里,欠下了很大一笔人情。

杨家房屋窄小,容不下我们哥几个留宿陪伴母亲,杨婶满心应承,全心全意看护我的母亲,料理我的母亲的吃喝拉撒,每晚用热毛巾擦拭身体,还用灯罩挡住灯光,不让直接照在母亲脸上,说是病人害怕强光照射,容易心慌。我们哥几个每天来回往返,心急如麻,庆幸母亲的病情没有恶化,算是平静的度过每一天,每天照常用药,只待母亲苏醒的那一时刻。

这个时候,我没有心情高兴家里增加了一口人(我的侄女);没有心情担心大哥的肺结核好到什么程度;没有心情发愁自己上重点高中完成大学梦想;没有心情惦记地里还没有颗粒归仓的粮食,只有母亲健康的影子在我眼前,她的音容笑貌慈祥而又亲切。然而母亲却真真切切地躺在病床上,昏睡不醒,无知无觉,丝毫感不到身边人为她提心吊胆寝食难安坐卧不宁。我真痛恨,当天不是我亲自赶车,白马如果胆敢不老实我就弄死它!我越想越气,连夜赶回家,抽空痛打了白马一阵。父亲看了一个劲摇头,什么话也没说,一直唉声叹气。

一天天过去了,母亲还是昏睡不醒,杨叔杨婶跟我们一样着急上火,不停地寻找各种办法。

有一天,不知道杨叔听谁说的,认为我母亲冲着了鬼神,打针用药都被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阻碍住了,才没有良好的疗效。最好的办法就是送一些纸钱(冥币)给那些没脸的(民间对那些让人遭灾得病的鬼怪神仙的称谓)。当天杨叔没有跟我们说这事,可能怕年轻人不信这一套,才背着我们。在当天晚上,备齐烧纸贡香贡品,把纸钱在我母亲从头到脚晃三晃,夹在腋下,不敢回头趁着夜深人静,一路奔往镇外人烟稀少的地方(好心人再三叮嘱,送没脸的切忌被人撞见,否则不灵验)。路上总有行人,就一直往后岗走,直走到山野松树林边的岔路口,把这件事满意地做完,才披星戴月地踏着夜色回到家,顾不得休息,忙问老伴儿“效果咋样?”

虽然杨叔的举动有点迷信色彩,不被现代社会所认可,但是老夫妻俩的一片仁慈之心,令人感激涕零,不能不向他们深深地致敬、深深滴地致谢。事有凑巧,当夜天还蚂蚱眼儿(似亮非亮)的时候,我母亲悠悠醒来,但是不能动弹,可以少量喝一点汤水。这已经使杨叔杨婶大喜过望,第二天眉飞色舞地说与我们听,听着听着,我的泪水围着眼圈儿直转。唉,我的母亲遭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啊!杨叔杨婶,你们对待我们一家人真是掏心掏肺的关心帮助啊!杨叔杨婶就是我的亲叔亲婶!

走在春天里常伴风和日暖,感恩雪中送炭不惧三九严寒。俗话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只要人心向善,多大的困难都能遇难呈祥、否极泰来。

在这举目无亲的地方,杨叔杨婶就是我家唯一的一家亲人。我们两家来往密切,可惜好景不长,杨叔杨婶要跟随女儿迁往县城居住,以后相隔甚远,就是有意走动,也是有些不太方便了。当下,我们洒泪而别,望着他们远去的车辆,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虽然我不能经常去探望两位老人家,但是我默默地把我最衷心的祝福,牢牢地系在他们的身上,我祈祷杨叔杨婶晚年幸福快乐常在!

*后记:一九九零年冬天,我和母亲带了家中的土特产,大豆腐干豆腐瓜子毛葱土鸡,在商店又买了几样像样的礼品,去看望杨叔杨婶。几经周折,我打听到在县一中任教的杨老师,找到办公室。杨老师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母子,把我们接到家里,见到了杨叔杨婶。杨叔依旧是穿着朴素,瘦削的身材,精神头十足,就是最近得了哮喘,最怕黄豆开花的季节。杨婶没有变样儿,只是在家照看小外孙,脸上添了几道皱纹,还是那么勤快好客,领着母亲在屋里各个房间转转看看,又急着进厨房做饭。我和杨叔唠嗑,说了年终的收成和家里的情况,说到高兴处,杨叔“哈哈”地爽朗大笑,说到不尽人意时,一阵唏嘘过后相互劝慰几句。杨叔还是那么健谈,尤其的念旧,不断地提及往事,留恋小镇上那段轻松丰富快乐的生活。如今冷清在家,感到了衰老和没落,有些无所事从,没有了寄托。我理解老人家的感触,老年人退休在家,离开了以往热闹的工作场所,肃静地呆在房间里,都有这段思想接受的过度过程。为了与子女团聚,离开故土来到陌生地方,短时间感觉不适应是必然的。那一天晚上,我和母亲留宿在杨叔杨婶家,第二天早上,跟杨叔杨婶依依惜别,杨老师把我和母亲送上返乡的客车,就回去上班了。

以后再想看望杨叔杨婶,却由于天灾人祸,家中的种种变故,直到现在也没能如愿以偿,也不知道,我的杨叔杨婶现在的境况如何?但愿我的祈祷,能够伴随两位老人家平安快乐幸福安康!

癫痫病是如何治疗的江苏正规癫痫医院怎么找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