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七彩姑奶(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今天,是七彩姑奶的忌日。

我独自一人冒着纷飞的细雨,驱车赶到离城北八十里外的翠屏山,在七彩姑奶坟前,从塑料袋里取出两个杯子,一个杯子里倒上少许白酒,一个倒上少许茶水,轻轻地放下,然后又从塑料袋里拿出几样水果,放在碑脚石上。雨水淋湿了我的衣裳,我站了很久很久,说:“姑奶,细孙子我来看您来了!您安息吧!”

十年前,埋七彩姑奶这一天,亲属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的人到场为她送行。要知道,姑奶可是一个疯了的女人啊!一个疯女人的葬礼,会给人带来不好的运气。但是,连我也没有意料到,会有这么多的村民前来送行。那天,也与今天一样,阴沉、凄冷、细雨绵绵。老天在哭,亲人在哭,乡亲们在哭,雨水泪水化成怀念、祝福,与七彩姑奶葬在一起。

七彩姑奶是一个善良的农村女人,唯一让人遗憾的是,她天生一副沙哑的声音,说起话来,就像哭过几天似的感觉。记得我三岁那年,我的母亲病重,因父亲在城里工作,母亲就坐车去城里治疗。可照顾我就成了麻烦,母亲生病有气无力,无法照料我,那时我很顽皮。姑奶知道后,来到我家,送给我一个煮熟的洋芋,拉起我就走。由于平时姑奶就领过我几次,所以我从不疏离她,与她很亲近。当时我并不知道母亲要去城里治病,否则我不会离开她的,会跟她到城里,找我的父亲。我跟姑奶走后,在她家住了三天,母亲才来带我回家,我才知道母亲去县城治病回来了。在姑奶家的三天,她去哪儿都领着我,过河抱着我。记得那时很穷的,她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地里做活。她总是在她的孩子们出门的时候,煮一碗面条给我,或打一个鸡蛋煎成荷包蛋给我吃。当她的孩子们回来时,我又与他们一起上桌吃饭。我后来回忆这一幕时,总会泪眼迷离。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叫我睡在她床的另一头。每天晚上,她都要花费很多时间洗脚。她先要解开缠裹在小腿上的布条,然后脱下她的鞋子。她的鞋子很小,鞋尖,一边绣着一朵向日葵花。她的脚小得可怜,只有大脚指头明显,其它的脚趾头几乎看不见。我伸手摸摸,感到困惑。她见了笑笑,说她那个年代女孩子小时候都缠足,就成了这个模样。

第二天上午,任凭姑奶喊我,我就不答应,装作睡得很熟的模样。她吓着了,赶紧过来,用手在我鼻孔那儿放放。然后又大声喊了起来:“细孙子,太阳照到屁股了!快起来,我给你煮好吃的。”要是平时,我听到好吃的,早就一跃而起。然而我还是没有声音。姑奶似乎感觉到什么了,叫我赶紧起床,她要把床单拿出外面去晒。我一声不吭地低着头起来了。果然,她发现了我画的“地图”。我的母亲自始至终不知道我在姑奶家尿床一事,村子里其他的人就更不知道了。从此,我更加信任姑奶,与她无话不说,连我谈恋爱的事都告诉过她。

听母亲讲,姑奶与我们是一大家人,与我是一个姓,上数不过三代,老祖就是同一人。这么一算,真的是很亲。

后来我读书,逐渐远离村子。特别让我感动的是,姑奶在我就读于县城时,曾经步行到学校看过我,硬是塞了一些吃的给我,其中还有煮熟了的鸡蛋。同学们问我她是谁,我说是我亲姑奶奶。

清晰地记得,她五十岁那年疯了!她最心疼的唯一的女儿患了不治之症,留下一个两岁的儿子就永远地闭上了双眼。一个月之后,人们就发现她在家呆不住了,四处乱走,头发凌乱,遇着人都要说她女儿的往事,甚至告诉人们,她的女儿现在投胎了,投在哪家她都知道,但这是天机,天机是不能泄露的……

有一年我回家,在路上碰巧看见姑奶。看到她的模样,我心如刀绞,泪水滚落。不由分说,我就把她领回家,就像当年她领我回家一样。

回到家里后,我让她坐好。她一直在说话,我静静地听。我的母亲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地忙着做饭菜。吃饭前,我拿一块毛巾给姑奶,要她洗洗脸,洗洗手。她说:“细孙子,你的这块毛巾很好看。”我听了,一看,这是我带来的,上面是几朵黄色的向日葵花。我突然想起她有过一双小脚鞋子,上面就绣有这样的花,顿时心里一湿,就说:“姑奶,我就送给您。”她听了很开心,把毛巾收在她身上的帆布挎包里,不断地向我母亲夸奖我,有出息,有孝心。

饭后,姑奶要走,她送给我一节红布条,亲自拴在我的脚跟上。

当晚,母亲给我说了很多姑奶的故事,很多令我感动,更多的是悲酸。她的两个儿子不忍心把她关在屋里,听不得她的哭声、哀求声。便任凭她到处跑,儿子们无法照顾她,做好的饭她没有来吃,因为不知她在哪里。

七彩姑奶的善良,在她疯了后更是达到了极致。时常见到她打扫村子里的道路,捡河里飘着的垃圾;常常看见她把溜进地里吃庄稼的牲口赶了出来; 那些没有桥的浅河面上,都有她找来的石头,隔一步放一个,让人们好过河;那些田间地头的沟沟坎坎,都有她亲自做的“木桥”,用几根木头捆起来放在沟上,供人们行走方便;她有时把走远了的小孩子领回来交给孩子的父母;有时,把骑单车的人不小心掉下来的东西拾起,大喊着,步履艰难地追上去……

姑奶的生命,终于定格在那个四月。四月十九日中午,天气渐渐暖和了起来。大坡公路,与往天一样,来往着车辆,尤其是拉煤的大车,轰然驶过。

白塔桥下,有几个孩子在玩耍。大的孩子折下几枝柳树枝,编成柳枝圈,戴在头上,就像电影里的游击队员一样,得意的神色跃然脸上。然而高兴之余,却忽略了一个更小的孩子,他已经从路边斜坡上爬上来,突然跑上了大坡公路。

就在这时,一辆拉煤的红色大货车,正嘶叫着快速驶来。旁边地里做活的孩子的大人已经看见,救援根本就来不及,吓得闭上了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人影一闪,那孩子被拽住,并被推到旁边的地里。而那个人影,却被车子卷入车轮下……这个人影就是七十八岁的七彩姑奶。

她的名字,叫朱七彩。

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最好癫痫病人平均寿命是多少呢如何才能快速治癫痫治疗癫痫疾病的丙戊酸钠有什么样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