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雀巢征文】抗日十人团,锄奸建奇功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未来之星
无破坏:无 阅读:2806发表时间:2015-06-23 00:37:46 摘要:陈秀山没想到又挖出一条日本走狗,于是就和王矮子来到了姓黄的会长家里。姓黄的果真为王矮子作担保,说:“王先生确实是日本间谍,对皇军大大的忠诚。”这家伙说话也日本化了。陈秀山对同伴使了个眼色,掏出匕首,顶着他俩的腰说:“那好,为了证实你们的身份,跟我们走一趟。谁敢吭一声,就宰了他” 1939年深秋的一天上午,湖北省应城县汤池镇,赶集的人群熙熙攘攘。一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个骑着东洋马的人趾高气扬地走在人群中,后面跟着两名荷枪实弹的日本兵。   “呃,今天天气真好。”   这声音是从日本兵后面那个挑柴的年轻人喊出来的,骑马人以为是熟人跟他打招呼,回过头张望,只听“叭叭”两声枪响,他一头栽下马来,当即毙命。跟在后面的日本兵一个被打死,一个从慌乱的人群中逃跑了。   被打死的骑马人是京山县华家河和应城县汤池交界地的维持会长。他投靠日寇,欺压百姓,借派粮草,摊月捐,发良民证等,对老百姓敲骨吸髓。当地群众对他恨之入骨。一个多月前,他听说京应地区到处有抗日十入团(简称“抗十团”)在活动,专打维持会,杀汉奸走狗.已有好几个为皇军办事的维持会长被杀了,他吓得发抖,慌忙躲进汤池日军据点,月余不敢露面。今天是他老子的生日,他特向鬼子小队长要了两名日本兵作保镖,想回家陪他老子吃顿饭,没想到还没出街,就一命呜呼了。    那个挑柴的年轻人又是谁呢?是他开枪打死维持会长的吗?是的,开枪的就是那个挑柴的年轻人,他叫李长学,是华家河和汤池交界地的“抗十团”团长。他是奉京应“抗十团”总团长汪心一之命,在男两名“抗十团”团员的协助下,专门来处决这个罪大恶极的维持会长的。他们打听到这个维持会长在他老子生日这最好的山东癫痫病医院一天可能要回家,便装扮成卖柴的农民来到汤池,想不到一进街口就碰上了这个家伙,于是,便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抗十团”在鄂中最先于1939年初夏在京山县丁家冲、石板河一带出现,人数近千人。它以每10人为一基层单位,由中共鄂中特委倡导和党员骨干串联群众组织而成。   1939年6月,李先念、陈少敏率新四军南下,和陶铸、杨学诚的“应抗”部队汇合,成立了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后,“抗十团”得到了更大的重视和支持,其发展更加迅猛。   1939年8月,在丁家冲召开了“抗十团”第一次代表大会,到会代表60人。会议期间成立了京应“抗十团”总团部,县委民运部长汪心一任总团长。   9月,总团部在石板河举办青年训练班,为“抗十团”培训了800多名骨干。学员毕业后,深入各地发动群众,组织“抗十团”。数月之内,“抗十团”组织很快普及于京山、安陆、应城、云梦、钟祥、天汉等地。安应境内、铁路沿线和襄河两岸的某些日寇据点内,也建立了“抗十团”的秘密组织。半年时间,团员总数达15万余人。   摧毁维持会,清除汉奸走狗,是“抗十团”的一项主要任务。1940年1月,以陈秀山为总团长的天汉抗日十人团总团在汉川陡埠头成立后,便积极开展了抗日锄奸的斗争。   汉川分水咀,有个姓王的矮子,经常到新四军活动的村子里去与人们闲聊,到处打听游击队和“抗十团”的情况。这家伙的行踪引起了“抗十团”的注意。有一次,陈秀山和他聊天,然后跟踪他回到分水咀。这家伙就住在鬼子兵营旁边的一栋宽敞的两层楼房里.楼上住人,楼底开鸦片烟馆和药铺。   一天深夜,陈秀山带领3名“抗十团”团员敲开了王矮子家的门,亮出了从日本鬼子的汽艇上缴获来的日本特务证,逼视着王矮子说:“你是新四军游击队的探子,我亲自看到你常到新四军活动的村子里去,卖给他们皇军的情报。”   王矮子一见是日本特务,死灰色的脸顿时生动起来,满脸堆笑地说:“误会,误会!兄弟到村子里去,是为皇军收集新四军和‘抗十团’的情报。你们如果不信,可以请维持会的黄会长为我对皇军的忠诚作担保。”   陈秀山没想到又挖出一条日本走狗,于是就和王矮子来到了姓黄的会长家里。姓黄的果真为王矮子作担保,说:“王先生确实是日本间谍,对皇军大大的忠诚。”这家伙说话也日本化了。陈秀山对同伴使了个眼色,掏出匕首,顶着他俩的腰说:“那好,为了证实你们的身份,跟我们走一趟。谁敢吭一声,就宰了他。”就这样,陈秀山把他们带出分水咀,交给了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4团队。经审讯证实,这两个家伙罪大恶极,旋即就地处决。   安陆县青龙镇上有个汉奸汪光良,仗恃日本人撑腰,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当地“抗十团”将他抓了起来,在镇东门外召开群众大会进行公审,然后处以极刑。   在短短几个月内,京应“抗十团”便把合兴集、京汤乡、曹武街、汤泉镇、汤池等20多处维持会全部摧毁了。汉奸、走狗数十人被处决。那些继续充当日寇走狗的家伙们,惶惶不可终日,有的向人民靠拢,成为“两面政权”。那些死不悔改的分子,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作威作福、为所欲为了。在新四军和“抗十团”的打击下,仅仅半年时间,就摧毁了哈尔滨的癫痫医院好?应城、天门、云梦、汉川、安陆、孝感、京山、应山、信阳等县除县城外的所有伪政权。   打击零散日军,是“抗十团”活动的另一项重要内容。盘踞在京山县罗店据点里的日本鬼子,经常下乡骚扰抢劫,奸淫妇女。有时,一两个鬼子也敢肆无忌惮地到处乱窜。一次3个日本兵窜到顾家场乡下抢劫,当地的“抗十团”,趁他们分散到老百姓家里翻箱倒柜时,分头将他们全部打死.还缴获了1支短枪。   1939年秋,京山易家店的农民正在禾场上打谷。村外大摇大摆地来了两个日本鬼子,当着禾场上几十个正在忙活的男女老少,气势汹汹地哇哇乱叫,那意思是要给他们“花姑娘”。群众对这伙强盗早已是满腔仇恨,又看到他们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样野蛮地侮辱中国人,个个横眉竖目,义愤填膺。在场的“抗十团”的骨干,看到群众这种架势,一声怒吼:“揍死这两个野狗子日的!”满禾场的人一触即发,有的拿钎担,有的用羊叉,把两个日本鬼子狠狠地揍了一顿,一个被打死;另一个则用绳子捆了送交新四军。他赖着不走,群众就用绳子拉,羊叉推,硬把他送到了丁家冲豫鄂独立游击支队司令部。   抗粮抗捐,打击敌寇,是“抗十团”对日斗争的又一种方式。1939年夏,宋河镇日寇据点趁着给老百姓发“良民证”之机.大肆敲诈勒索,要一个保出5石大米。宋河西边有20多个保,合计要交几万斤大米。合兴区“抗十团”知道这个情况后,决定采取措施,巧妙地打击敌人,并分头下到各地做工作。一天清晨,区团长顾盖北带了几名“抗十团”员埋伏在宋河附近的铁匠棚,以一部分“抗十团”员混在挑粮人群中。接近中午时,各保送粮的人,浩浩荡荡,不下700人。快到铁匠棚时,埋伏在这里的“抗十团”员连放儿枪,送粮的群众一哄而散,掉头往回跑。结果是几粒子弹换回了几万斤粮食。   一次,徐店和丁家冲的“抗十团”在富水河上拦截了给鬼子据点运送的20多船粮食。他们连夜动员群众,组织了200多匹牲口,将船上的粮食很快搬运疏散,收藏起来,准备支援新四军。当日寇得知,派兵前来追击时,“抗十团”早已无影无踪了。   破坏敌人的交通、通讯,是“抗十团”对日斗争的常用手段。京山县城关据点的日军,为了破坏丁家冲、石板河等抗日根据地,企图把京山到皂市的公路改道,顺着永兴区的山边走,一直修到罗店。永兴区附近的“抗十团”在曹武街附近的“抗十团”的协助下,多次对这条修建中的公路进行破坏,特别是对九架山的公路桥,敌修我拆,反复多次,使这条公路最终没有修成。   1940年2月,李先念率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攻打侏儒山时,为了严密封锁消息,汉川城隍“抗十团”将彭宋河至蚌湖口10余公里的电线杆砍倒,切断了日伪的通讯联络,让部队迅速安全地渡过了襄河。   1940年5月,日寇发动鄂西战役,大举进攻襄樊。鄂中党动员了1万多名“抗十团”员,参加阻击日寇进军的斗争。他们将宋(河)应(城)公路全线破坏,拆电线、砍电杆、烧木桥,给日寇的物资运输和部队调动造成了严重困难。   1940年上半年,鄂豫边区在民主改革中,普遍在“抗十团”的基础上建立了乡保政权,很多“抗十团”的骨干被选为乡、保负责人,有的被输送入伍。根据上级指示,在这年的夏天,“抗十团”基本停止了活动。从“抗十团”的诞生到它完成历史使命的一年多时间里,它在鄂中地区群众性的抗日斗争中,起了积极的先导作用,对动摇敌伪顽的反动统治,立下了汗马功劳,书写了群众抗日的灿烂篇章。   共 31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