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水系】云端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未来之星
   1.   最初,刘福安根本没预料到事情会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   那是初夏的一个十分平常的上午,太阳刚刚升起,空气中已经有了些炎热。刘福安给院子里的鸡撒了一把玉米,又给猪圈里唯一的一条猪喂了点饲料,刘福安就觉得自己很闲了。他本想去找对面坡上的柯万春下两盘棋,换以往,这时候他们俩早就在一起将军了,不用他去找柯万春,那家伙也会自己乐呵呵地跑过来。但今天,他发现柯万春家的大门紧闭着,像柯万春不高兴时那副严肃的脸。   这个老东西,走哪里也不招呼一声。刘福安在心里骂了句,然后就背剪着双手在屋门口踱步。刘福安的家在半山坡上,这坡,被当地人俗称为阳坡,主要是平日里阳光照射的时间多些。而对面的坡叫阴坡,柯万春的家就在阴坡,和刘福安的家面对面。刘福安又看了看柯万春的家,那是几间和柯万春一样衰老的土墙屋,土墙的外面裂着许多口子,黄灿灿的干泥土大量裸露在外面。在柯万春的门口,野草疯狂地长到了足足半人高。这时刚好有一阵风吹过来,刘福安看到那些豁着口子的墙和在风中摇曳的野草,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悲凉。现在,这个叫向阳坡的地方,就只剩下刘福安和柯万春两个老东西了,刘福安发现,当柯万春不在的时候,自己就根一根野草一样,孤零零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刘福安转身,进了自己的二层小洋房。这幢小洋房是刘福安的儿子刘小七前年回来修的,全钢筋混凝土浇灌而成,外面贴满白飒飒的瓷砖。小洋房的前面,还修了一个水泥地板的小院。刘小七从南方回来,就是为了修这样一幢小洋房的,修好以后,刘小七就走了。刘小七把一个旧手机交给刘福安说,爹,有什么事的时候就给我来个电话,平日里在家您自己照顾点。刘福安看着刘小七,眼神里爱恨交加,他本想说点什么,但动动嘴最终没说出来。那小子看出了刘福安的心思,就傻傻地笑了笑,然后转身扛起背包就走了。刘福安就只能看着刘小七的背影叹气。   刘福安走进里屋,突然看到了前几天收到的一个包裹。那是刘小七专门寄回来的,刘小七之前给刘福安打过电话,刘小七说,爹,程琴给您买了个新手机,你原来那个手机信号不好。刘小七特别强调说,是程琴给你买的,你一定要用。   刘福安拿出包裹,将里面的手机取出来。那是一款黑色的直板手机,黑黝黝的屏幕上,刘福安能清楚地看见自己衰老的脸以及花白的胡须。刘福安掏出旧手机拿,那只手机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鸟,可怜地躺在刘福安的手心。手机的表面漆掉了不少,连键盘上的数字也看不清楚了。但刘福安觉得旧手机始终是功不可没的,他决定给它一个十分客观的评价:这几年来,它无数次把自己和千里之外的刘小七联系在一起,它告诉刘福安刘小七的一举一动,它也把刘福安的千言万语带给刘小七。对刘福安而言,与其说是手机,不如说一根带子或者说是唯一的一根稻草,只有抓住了手机,才能抓住儿子的一丝动向,才能抓住一份踏实。   刘福安又看了看新手机,想起了刘小七反复说的一句话,是程琴买的。程琴是前年刘小七回来修好小洋房之后跟他一起去到南方的。刘福安本打算阻止他们俩,但他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是喜欢程琴这个姑娘的,既然儿子喜欢,他又何必阻止。只是程琴跟刘小七走了以后,刘福安在内心隐隐觉得对不起阴坡的柯万春,毕竟,程琴和柯万春的儿子柯猛定过婚。刘福安并没有把程琴和刘小七在一起的事情告诉柯万春,刘福安觉得,等到时机成熟,再告诉他也不迟。   现在刘福安把旧手机里面的手机卡取了出来。这一张小小小的卡里面,储存着刘福安认识的所有人的电话号码,包括儿子刘小七。近几年来,刘福安觉得自己的记性越来越不好,别说电话号码,许多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提醒,他都可能忘记。好在电话号码可以储存,要联系谁,直接查找,然后拨出去就可以了。刘福安将手机卡装进新手机,然后按下了开机键,只见屏幕上出现了一组好看的动画,夹杂着一阵闪烁的音乐之后,屏幕静止了。但却蹦出一组显示着“yes”和“no”的英文来。刘福安哪知道英文说的什么,于是对着屏幕胡乱按了一通,片刻,屏幕上出现了手机信号和一幅风景照片,最终手机安静了下来。   2.   柯万春来敲门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吃过午饭后,刘福安就躺到床上打盹,没想到今天睡得挺沉,直到柯万春的敲门声把他惊醒。   刘福安起身下楼,不用看他也知道,敲门的一定是柯万春。这个老东西,估计上午去赶集了,现在才回来。刘福安猜想着,说不定他手上还提着半斤牛肉和一瓶老白干呢。   刘福安打开门,下午的阳光斜斜地照进门口,柯万春瘦长的影子在开门的一瞬间溜进了刘福安的家中。刘福安抬起惺忪的眼睛猛然发现,除了柯万春以外,后面还有一个人。仔细一看,刘福安就彻底醒了。   柯猛。刘福安叫道,柯猛回来啦?   柯万春并没有打算给刘福安的吃惊作什么解释,看上去柯万春脸色并不怎么好。他径直走到堂屋的一把椅子前,轻车熟路把屁股扔了进去。   柯猛睁着两只铜铃大的眼睛看了看刘福安,由于柯猛个子高,刘福安佝偻的身体在他面前显得十分矮小,对于柯猛而言,几乎是俯视。   刘叔。柯猛喊了一声,声音从胸膛里穿出来,十分洪亮。   刘福安拍了拍柯猛魁梧的身体说,回来了就好,接着又扭头看了看柯万春说,你个老东西,去接柯猛回来为什么就不告诉我一声?   柯万春把脚收起来,蜷缩在椅子上,然后点了根烟,一边示意柯猛坐下,一边对刘福安说,你才是个老东西,为什么要叫上你啊,我走的时候,你还在睡大觉呢!   刘福安走进堂屋,取出暖水瓶打算给柯猛父子倒茶。平日里,柯万春最喜欢喝他的老鹰茶了。这时柯猛站了起来,柯猛说,刘叔,你别忙了,我们就是来坐坐,你也坐坐吧。   刘福安看了看柯万春,柯万春依旧蜷缩着脚在抽烟,似乎并没有把刘福安当回事。刘福安坐下,看着柯猛笑了笑说,提前回来了,好事情啊,柯猛。   柯猛说,提前了,本来是判的五年,因为在里面表现好,这不才三年就回来了。柯猛顿了顿说,这回回来,我得好好做人,那里面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你晓得就好。柯万春说,柯万春又抽了口烟说,我们不说废话了,刘叔不是外人,你没在家,刘叔帮了我不少,你就直接说吧!   找我有事?刘福安觉察到了什么。   刘叔,柯猛站了起保定专治癫痫医院该如何选择?来。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我就是想问问小七的电话,我知道程琴在他那里,我要去找她。   不容刘福安考虑,还是直接奔到这件事情上来了。刘福安看了看柯万春,柯万春也正好看了刘福安一眼,两个人的眼神都很复杂。   见刘福安没说话,柯猛说,刘叔,你放心,我就是想去看看程琴,没别的意思。   柯猛的性格刘福安是知道的,人如其名,生性勇猛。几年前,柯猛就是因为几句话的事情,对别人大打出手,导致别人残疾。要不是脾气问题,他也不会去局子里蹲这几年了。程琴是柯猛的未婚妻,在柯猛进去之前,柯猛把程琴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现在刚出狱,柯猛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程琴。偏偏儿子陈小奇就捞上了程琴这颗定时炸弹,现在柯猛出来了,想必这炸弹也要炸了吧。想到这里,刘福安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他想到了刘小七单薄的身体。刘福安三十八岁这年,老婆才用性命换来了刘小七的降临,刘小七从小到大,都是刘福安一手照料的,他身体本身单薄,在柯猛面前几乎不堪一击。但柯猛要找程琴,本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当初程琴刚小七一道出去,刘福安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仔细想一想,既然选择了,躲也躲不过,何况柯猛刚出来,想必也不会做什么傻事吧,只是,我必须提前通知小七,让他准备准备。   刘福安起身,但又立刻坐了下来。他的慌乱与蜷缩在椅子里的柯万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刘福安不明白柯万春、柯猛是怎么知道程琴的去向的,但纸包不住火,早迟有人会告诉他们。但是现在柯万春会怎么看自己,柯万春可是自己的老邻居老朋友了。想到这里,刘福安心里无比复杂,额头隐隐有汗。   刘叔。站着的柯猛用洪亮的声音喊了一声,很为难么?   不为难,不为难。刘福安抹了一下额头说,我这就给你找。说完,刘福安陶出刚换上卡的新手机,开始翻电话本。不翻不要紧,这一翻刘福安楞住了:原来存满号码的电话本现在竟然空空如野,里面一个号码也没有。刘福安仔细翻了一遍,依旧没有。   不可能!刘福安说。   柯猛和柯万春都吃了一惊,问,什么不可能?   我的电话本里竟然一个电话也没有了,连小七的都没有了。这怎么得了。刘福安的声音几乎颤抖起来。   确实不可能!这时柯万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昨天还和小七通电话,今天怎么可能没他的号码了?你就编吧,接着编!   我没编,你看看,你看看,真没了啊。刘福安几乎带着哭腔,把手机递到柯万春面前。   但是柯万春看都没看一眼,用手挡开刘福安的手说,你那点小把戏,谁不知道?柯万春立刻又说,老刘,我们是老朋友了,柯猛都说了,他只是想见见程琴,他不会把他们怎么样,你还要隐瞒么?   我没有,真没有。刘福安说,我上午用旧手机都还好好的,没想到一用这新手机就什么都没有了。刘福安只差把手机摔在地上。   柯猛看着刘福安扭曲的脸,问,刘叔,你的手机是小七寄的?   是的啊,昨天才收到。   那就不用您给号码了。说着柯猛走上前去,将桌子上装手机的包裹抓了起来。柯猛盯着上面的一行小字说,这上面把地址写得清清楚楚,还用打电话么?说完,柯猛转身,大步走出门去。   柯猛,刘福安对着柯猛的背影喊了声,你可不能整出上面事情来。但是柯猛并没有回答他。   能整出啥事情来呢?柯万春狠狠地扔掉手中的烟头说,刘福安,我今天才看出来,你这个人心思重啊。程琴被小七带走你不告诉我也就罢了,可是今天你为什么还要隐瞒小七的电话?号码丢了,你哄小孩子去吧!说完,柯万春对着柯猛远去的背影,摔门追了上去。   刘福安瘫坐在椅子上,额头上大汗淋漓。他掏出手机,仔细翻了翻,依旧没一个号码。他开始埋怨自己,竟然连小七的电话也记不住。倒不是怕把小七的电话告诉柯猛,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告诉小七柯猛去找他们去了。刘福安心急如焚,日你奶奶,日你奶奶。刘福安看了看新手机,猛然一下将它摔出老远。那手机在空中划出一道有力的弧线之后,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就四分五裂开来。   3.   柯万春紧跟着柯猛的步子回到家。此时柯猛已经在收拾行李了。一个蓝布背包,还武汉羊羔疯哪个医院专业是柯猛刚刚从监狱里带出来的。几件T郑州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有哪些恤和进去之前的衣服,被柯猛揉成一团,一股脑儿扔进背包里。   心都飞天上去了,你去了也是别人的女人,顶球用!柯万春说。   也得去。柯猛说。我和他们说好的,我出来就去找他们!   你去,就是去惹事。是你的,不请自来,既然不是你的,何必呢。柯万春说,话说回来,刘小七和程琴从小就青梅竹马,当初程琴和你订婚,小七本身就作了让步,是你自己不争气,还想怎么弄?   我不是那个意思。柯猛说,我就看看程琴,踏实。柯猛的声音突然低了许多,他对柯万春说,我总不能在家里闲着吧,大家都出去找事做,我出去,也是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的活干。   这倒像句人话。柯万春把柯猛叫道自己面前,然后仔细打量了一番。柯猛从小就身材魁梧,性格耿直,这孩子最大的缺点就是缺心眼,容易遭人算计。上次之所以进去,就是为了兄弟义气大打出手,本来完全不关他的事,却换来几年牢狱之灾。这刚回来,却又想着出去,柯万春心里十分矛盾,他知道柯猛的性格,柯猛要做的事情就是10条牛也拉不回来。   柯万春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来,放到柯猛手中。柯万春说,我知道拦不住你,这个是专门为你买的。我就一个条件,你出去后,每天给我打个电话回来,只要你是平安的,我就放心了。   柯猛拿着手机,愣愣地看了看柯万春一阵,然后柯猛抿抿嘴,一把抱住了柯万春。这一抱让柯万春的心猛地被扎了一下,他看到柯猛的脸上有了泪水,自己的眼睛也潮潮地。趁柯猛不注意,柯万春将一叠钱悄悄塞进了柯猛的衣袋里。只有柯万春自己知道,那是他去年种的玉米换来的钱。   柯万春说,答应我,再也不能出去闯祸了。   柯猛用力点点头,说,嗯。   4.   柯猛走后的第二天是个晴天。刘福安早早地就打开了门。其实从昨天到现在,刘福安一直没合眼,天刚亮的时候,他甚至还去了趟镇上。现在刘福安坐在自己的小院里,面前躺着两只手机,一只破碎的新手机和一只掉了外漆的旧手机。镇上修手机的师傅告诉他,他电话卡里面的号码被他错按按钮全部格式化了,导致数据无法恢复。同时,由于他用力过度,那只新手机宣布彻底报废。   现在,刘福安觉得自己四体无力,他联系不上刘小七。唯一的可能性就只能等。虽然通讯录里没有号码,但修手机的师傅试过了,旧手机依然可以用。只要刘小七打电话回来,刘福安就能接到。只要一接到,我就把柯猛的事情告诉小七,刘福安对自己说,我发誓,只要小七打电话来,我就一定把号码背下来,背十遍、百遍一定要像自己的名字一样记牢。刘福安一直在深深埋怨着自己。如果昨天能记住号码,至少柯万春不会误会那么深,如果现在能记住号码,就可以立马打个电话给小七他们说声,也好有个准备。要是小七、程琴和柯猛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出点意外,我这张老脸怎么活得下去? 共 998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