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柳岸】父亲不吃肉(散文)

    一花甲之年的父亲颤动双手夹起一块红烧肉就往嘴里送,母亲看到了,惊呼一声,继而满脸泪水……父亲结婚的时候15岁,母亲那年14岁。正值国共关系紧张,内战发起阶段,爷爷从村里请了四个劳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山多娇】红山公园印象(散文)

    2017年7月24日,原计划旅行社的行程就结束了,我们一行六人分成三批,小红小岳岳去西安玩,小军小菊回东莞,根据几个人机票的时间,马总安排司机送她们去机场。我们应大学舍友贺飙的邀请留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诗意】洋槐花记(散文)

    一直以来,我其实有点分不清楚洋槐花和麻柳花,因为它们的叶子看起来很像,而同样都开成串的花,并且花期也都差不多。不过,洋槐花更白一些,而麻柳花则偏绿色。小时候,小镇的长江边上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云南师宗帝师故里的由来(散文)

    师宗曾称为“帝师故里,楹联之乡”。我在师宗任新农村建设指导员时了解到师宗有“帝师故里,楹联之乡”的美誉。这美誉与师宗的两个人有关。他们是清代的何桂珍和窦垿。何桂珍(1817-1855),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忍(散文)

    仰头走路,看到的永远是遥远的天空;目视前方,你方能看清脚下的路。 生活是一条溪流,心灵是承载溪流的大地。平缓处,清澈出涓涓细流;拐角处,生动出朵朵浪花;险峻处,壮观出帘帘飞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秋之恋征文】 秋虫小记(散文)

    【蝈蝈记】壹记:蝈蝈,雄性,别名聒聒、蟊斯、山蝈蝈,寿仅两月余。我与蝈蝈的相识,是在蝈蝈贩子的担笼上。那是一个近一人高的担笼,上面扎满了一个一个的小笼子,那笼子是用竹皮儿编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远山的呼唤(散文)

    思念,宛若这朵朵飘飞的雪花;虽带着难耐的寒凉,却曼妙着整个冬季。——题记连日的阴天,让我在这冬里徒增许多沉郁。不知道是谁带走了太阳,居然吝啬到半个月里不撒一米阳光。十多天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八一】不老的田园牧歌(散文·旗帜)

    儿子又开始了他在路上的旅程,独自去了湘西的芙蓉镇,他不知道我一个人伤了腰躺在床上的孤苦,就象我无法体味年迈的双亲一样。又有半年没有见到您啦,记得还是多年前,在山西朋友办的小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军警】“雷锋姐姐”朱昌露(外一篇)

    “如果你是一滴水,你是否滋润了一寸土地?如果你是一线阳光,你是否照亮了一分黑暗?如果你是一颗最小的螺丝钉,你是否永远守在你生活的岗位上?”雷锋朴实的话语,无不体现出一名共产主...[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墨香】魂骨入扇,终不离兮

    ——题记   [壹]  三春将尽,桃月已尾。  昨夜个儿,疏雨一帘,旧景隔了几重帘栊,看不清,挑不开,朦胧一片。窗外暗云遮月,我捻亮案几的一盏青灯,借着灯火明灭时,醉在烛影摇红间...[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