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恋征文】 秋虫小记(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玄幻小说

【蝈蝈记】

壹记:蝈蝈,雄性,别名聒聒、蟊斯、山蝈蝈,寿仅两月余。

我与蝈蝈的相识,是在蝈蝈贩子的担笼上。那是一个近一人高的担笼,上面扎满了一个一个的小笼子,那笼子是用竹皮儿编的,拳头般大小,满布着小孔,蝈蝈就是囚在那个里面。贩子挑着这担儿满城里转悠,大街小巷地走,嘴里时不时吆喝着:“蝈蝈儿,蝈蝈!”其实,他喊不喊,蝈蝈都在叫,那两担笼的蝈蝈叫起来,比他的喊声要响亮,要传得更远,要诱人得多。那担笼的后面总是跟着一群孩子,都学着贩子的吆喝声紧随着。

贩子总将担笼放在学校门外的街角里,我正是在下学的时候被这声音所吸引,挤进了人群,隔着笼子往里看。我好奇这些小虫儿,圆圆的头,带着两个须眉,不停地在煽动,那两个又细又长的腿总是弯曲着,上面还带着小刺,浑身土土的绿,长满了奇怪的花纹,一叫起来,背上的翼就翘得老高,不住地震动着。一只叫了,另一只也叫,整个担笼就像一个音箱,“蝈蝈蝈”地叫个不停。

我心动了,要买一只回去,挑了半天,选中一只翠绿又不停叫的,记得好像是几分钱一个。我提着蝈蝈一路小跑到家,母亲嫌它吵,就把它挂在门外的小树上。从那天起,我写字看书吃饭都是坐在那棵树下,时不时便捏一段青葱塞在笼中的小孔里,可我怎么就看不到它吃。

一连几天,它就这么不吃不叫,蔫呼呼地像害了病,我真为它担心起来。一天中午,刚刚躺到床上午休,忽然窗外传来了蝈蝈的叫声,我一骨碌翻起跑到树下,站定细瞧,它又不叫了。待了许久,它沉默不语,我困了又去睡,即刻间它又叫了,我想它是怕人,就不再去看它。自那天起,它一直就有了叫声,我天天喂它嫩葱叶儿,它也不再避我,老是捡着鲜叶儿抢着吃,食量好像天天见长。

听惯了蝈蝈的叫声,突然一天安静下来,倒觉得奇怪,就连父亲也恋上了这蝈蝈的叫声。一天中午正吃饭,父亲突然让我去看一下,蝈蝈怎么没了声音,我这才想起早上忘了喂它,便捏着葱叶跑出去,笼里的叶儿已经蔫软了,像一张薄纸挂在那里,蝈蝈也变得无精打采,我忙将葱叶插去,它竟像疯了一样,抓住叶儿死命地嚼起。

这虫儿好像通了灵性,只要看到我,就不停地在笼里跳,我真想放它出来在手中怃摸它,可这笼子是编死的,没有出口,我奇怪这蝈蝈是怎么放进去的?很长时间我都想不通,感觉蝈蝈是被锁在“牢笼”里,怪可怜的。

天渐渐变冷,蝈蝈也开始叫得少了,怕它受冻,我就把它挂在屋里。一天夜里,我睡得正香,忽儿就听到蝈蝈在叫,我想那一定是个梦,梦到家里到处都挂着小笼,都有蝈蝈在叫,兴奋得我喊着便醒了,原来真是个梦。正当我背起书包要走,却听到母亲在嚷嚷:“你那个蝈蝈昨夜叫得不停,吵死人了。”我来不及想就去了学校。

放学回来的路上,突然记起母亲的话,便觉得奇怪,我明明是做的梦,怎么蝈蝈真的就叫了?一进门,我就直奔蝈蝈,手里捏着葱叶,正要往里塞,却发现那蝈蝈不动,我摇了一下笼子,蝈蝈躺倒了,却像站着一样,我拿去让母亲看,她说已死了,怪不得叫了一夜,原来它在为自己绝唱呢。

我难过了好多天,也想不明白,那一夜蝈蝈究竟是怎么了?真是为自己唱歌吗?那歌一定很痛苦,一定是流着泪的。我不知道把这蝈蝈该怎么办,父亲帮我把笼子剪开,将那蝈蝈的死尸放在家中的一盆假山上,我常常盯着那只不再叫的蝈蝈发呆。一次家中来了亲戚,一个孩子悄悄拿走了它,从此我就再也没有了蝈蝈。

母亲知道我的心思,来年八月十五那天忽然给我了一只蝈蝈样子的香苞,那香苞做得惟妙惟肖,长长的须眉直愣愣地翘着,那弯曲的腿上居然也有小刺,我喜欢得不得了,一直将它珍藏至今。把它放在了客厅里敬着的小须弥的光头上,做为我的永久记忆。

【蛐蛐记】

贰记:蛐蛐,雄性,别名:促织、夜鸣虫,寿为夏末至来年春。

我与蛐蛐的交往,依然是在小学。那时读书不难,作业在课堂上就做完了,回家无事可干,于是便与小朋友玩洋片、打弹球、滚铁环。到了夏末秋初,到处都是蛐蛐的叫声,引动得我们夜夜翻砖搬瓦,就想捉只能叫能斗的好蛐蛐。

好蛐蛐就是来之不易,得四处去听,辨别是哪一种蛐蛐的声音,哪一种声音的蛐蛐大个头。所去的地方,大多是些荒草堆、砖瓦杂草丛生处。那时的城市这种地方很多,蛐蛐就爱在这里呆。我拿着手电筒,带着提早叠好的纸筒,顺着蛐蛐的叫声细心寻找着。

那家伙很鬼的,听到脚步便不吱声,我就静静等待,不敢弄出响动,老大半天它才开始叫。我轻轻地翻动着砖头,常常搞不好,砖还捏在手里,它便“噌”一闪,再也找不到了。最好捉的,是在草丛或砖缝里筑了洞的,用光照着它,那个脑袋就亮亮地闪光,用竹楣儿逗它,它便一抖一抖地示威,有时还叫上几声,逗急了它便撵着草楣儿往外走,我就赶紧将纸筒儿张开静候洞口,它一急便直接跳出入得筒去。

我高兴得要死,小心翼翼地捏好它,跑回家中放它到蛐蛐罐里。那罐是我用好蛐蛐换来的,陶质的,盖儿上有几朵雕花,有小孔。罐里有一个小过庭,像个亭子,这捉着的蛐蛐立即就进了过庭。我照样喂它辣椒、红石榴籽,它毫不客气,直奔那食物就咬,我就喜欢这有胆量的蛐蛐。

我让它格斗过几次,没有输场,竟然一次将一个大个儿的后腿咬掉,气得那个同学好多天不与我说话。我却越来越喜欢这个家伙了,天天给它换新鲜的辣椒吃,它吃饱了便响亮地叫个不停。我想这蛐蛐一定是个上品,便想起了那位养蛐蛐的老爷,就抱着罐儿又去找他识别。

走了两站路,还在那棵古槐树下,还是那个牛毛毡的棚儿,蛐蛐老爷看了,眉间就透出了欢喜,他让他的三号将与我的蛐蛐斗,两个回合下来,那个大我一半的家伙竟被咬出了罐外,我高兴极了。蛐蛐老爷眼巴巴地看着我抱起了罐儿,说:“你养不好它,放在这里我替你养也行,再给你换个好罐子。”我没听,笑笑就走了,老远了,看那老爷还在对我笑。

又养过半月,不知怎的,那蛐蛐就不好好吃,也不大爱叫了。我有些纳闷,更有些担心,怕真养不好,蛐蛐会死的,就想到蛐蛐老爷的话,让他代养着,还能落个蛐蛐罐。

第二天下午,我便抱着蛐蛐去了,快走近那棵老槐树时,就感觉有些异样,那棵树好像变小了,怎么不见了毛毡房,树身有些烧焦样,我忙打听路人,才知道在前日大暴雨中雷电击中了这棵古树,而蛐蛐老爷为了守护他的蛐蛐被雷电击亡,死时怀里还抱着蛐蛐罐儿。这个消息让我很震惊,也很悲恸,好多天我都在想着蛐蛐老爷的样子,那长长的寿眉一跳一跳地在抖动。

我把那只蛐蛐一直好生养护着,就像蛐蛐老爷让我代养着他的蛐蛐一样,整整一个冬天,它都没有停止叫声,很欢快的样子。就在开春后的一天,我去给它喂食,发现它一动不动立在那里,结束了它的生命。在那几天里,我的心很疼。这个生命的失去,总让我联想到那个蛐蛐老爷,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永远留下了一道伤痕。从那时起,我就不再养蛐蛐玩了。

癫痫发作会意识丧失吗南昌较好的癫痫病医院贵州好的癫痫医院治疗癫痫都有什么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