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父亲不吃肉(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小说

花甲之年的父亲颤动双手夹起一块红烧肉就往嘴里送,母亲看到了,惊呼一声,继而满脸泪水……

父亲结婚的时候15岁,母亲那年14岁。正值国共关系紧张,内战发起阶段,爷爷从村里请了四个劳力用一张八仙桌倒过来把母亲抬回了家。

我的父亲从小就没了妈妈,是爷爷一手把他拉扯大。两个还是娃娃的小夫妻常常会出现一些让人可笑的事情,他们俩像孩子一样,玩着玩着就翻脸了。父亲作为男娃娃又淘气又聪明,他经常会用一些恶作剧来逗母亲玩,听说有一次过分的父亲竟然把尿撒在母亲的帽子里。爷爷看到了,狠狠地骂了一顿父亲,继而转过脸又笑了。

父亲结婚后的第二年,到村里的小学读书,那时读书的孩子大多是结了婚的。父亲就很奇怪,他的几个同学也是去年结的婚,可他们怎么就有孩子了呢?

一个同学哈哈大笑,说父亲年少无知,他还反问父亲,你已经结婚一年多了,怎么没有孩子呢?

父亲木然地低下了头。那个同学把父亲拉到一边,悄悄地告诉他婚后男女应该有的好事,父亲欢快地跑回家,附在母亲耳边说了全过程,母亲的小脸蛋就红得像擦了脂粉,一朵桃花般盛开着。

第二年,母亲生下了第一个女儿,父亲高兴地又蹦又跳,他亲着孩子的小脸蛋,乐滋滋地说:我也有孩子了!

但由于那时候父母亲年龄小,缺少健康教育。村里没有医生,也没有人告诉他们怎么照顾孩子。母亲生下孩子没几天,孩子就中风夭折了!孩子的夭折对年幼的父母打击非常大,父亲气得捶胸跺足,他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多生几个孩子,把他们健健康康地带大。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那一年,母亲又怀上了一个孩子,过了一个春秋,母亲生下一个女儿,这就是我的大姐。

父亲在村里读完小学,又读完小。完小读完后他又考上了中学。那时候我县还没有中学,要到闻喜县去读。爷爷不想让父亲继续读书了,而已经有三个女儿的父亲却执意要读完中学。据母亲说父亲上学期间特别优秀,中学几年一直担任班长、团支书,是学校里的骨干分子。

毕业之后,父亲被分配到二一四队做技术员,由于他聪明能干,单位不但给他很好的伙食,还发给他六十七元的高薪。

自从父亲参加工作,他就主动承担起姑姑的学费。那时大伯家的儿子也上学了,父亲不愿意给做农民的哥哥增加负担,所以也无怨无悔地承担起侄子的学费。母亲生下第四个女儿时,父亲被调到北京勘探队,北京勘探队的工资只有二十几元,而且伙食减半。对于要养活四个孩子还有一个大人的父亲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父亲一度陷入困境之中,他发愁孩子们的伙食和自己的妹妹、侄子的学费从哪里能挣来,巨大的压力压垮了坚强的父亲,他口吐鲜血倒在工作岗位上。单位的领导看他病得奄奄一息,心想父亲可能不行了,就想办法把父亲送回了老家。

回到母亲和孩子们身边的父亲,身体奇迹般渐渐康复过来。接着文化大革命的潮流在中国大地汹涌袭来。

文革中我的父亲差点被整死,文革这十年又是父亲陪伴母亲和孩子们最长的时光。那时母亲已经生下了七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家里一共九个孩子。父亲陪着母亲和孩子们过着清贫的生活,幸好那些年姑姑已经参加工作,姑姑每年过年前都要往家里寄几十块钱,父亲把这些钱分做两半,一半送给大伯家,一半留下来自己家过年用。大伯家只有三口人,而我们家就有十来口人,父亲拿到的钱,只能买几斤粉条,割几块豆腐,至于肉,只买一斤或二斤。大年初一的饭桌上,父亲看着粉条菜上面扇着的几片肉,他一片一片分拣给我们,他却不吃。姐姐说:爸,你吃一块吧。父亲说:我不吃肉,太腻了,你妈知道的。妈说:我和你爸结婚到现在,你爸就说他不吃肉,我也不吃肉,我嫌肉有腥味。

有一年过年,姑姑没寄钱回来,父亲就把家里养的公鸡杀了一只。鸡肉炖熟了,父亲招呼着我们,姊妹兄弟七个,眨眼功夫就把一只鸡撕了个七零八落。我撕了一块给父亲,还没送到他嘴边,他转过脸说,不吃不吃,我啥肉也不吃。

那是我记事的年代,之后,我没见过父亲吃肉。

随着文革结束,七十年代末期农村落实承包责任制,辛勤的父亲把自家的责任田管理得井井有条。家里人口多,分到的田也多,父亲早出晚归,年年都是粮满仓喜洋洋。粮食多了,家里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白面馒头每天都给足了吃,除了交公粮,每年还能余好多粮食。

家里的日子好过了,父母亲开始关注乡邻亲戚们的生活情况,三婶家粮食少,母亲就差父亲把粮食整袋整袋地往她家送。村里人有谁家来借东西,母亲想也不想就拿出来给人家,父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屋里有饭吃,屋外有饿人。凡是讨饭的人路过我村,母亲总要把家里的馒头塞给他们几个。

后来我们渐渐长大,她经常告诫我们做人要有善心,路窄的时候要懂得给别人留些路。这些话深深地刻印在我的心底,每当我遇到任何事情,我就会用这些话来警示自己。

八十年代中期我已经结婚,有一次我和丈夫到黄河对面收山货。在河对面遇到一位当地的老农,他看到我的模样,就一直问我是哪里人,父亲是谁。当我说到父亲的名字时,他激动地双眼发出惊喜的光芒。他拉着我们的手热情地说:妮子,今天能够有缘在我这里遇到你们,真是喜事!你们必须到我家去坐坐,我要亲手做饭给你们吃。

我被他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跟着回家才知道,原来几年前,他去河对面收购农产品,到我们村时,大雨下个不停,一连几天黄河发大水回不了家。河水汹涌地吼声,在我们家里都听得很清楚。他回不了家,父母就留他一个陌生人在我家住了七八天。每天我的父亲像对待亲人一样给他做白面馒头和大碗干面。临走的那一天,父亲还从盐罐里取出几片咸肉,放进他的碗里。而陪他吃饭的父亲碗里就是些萝卜咸菜,他不好意思地说:哥,你也吃一片吧。父亲回答说:兄弟,我不吃肉,你就快吃吧!那一会儿,他的眼睛湿了。

“既然你们今天有缘来到我这边,我一定要尽一下地主之谊,为您们做一顿饱饭。”说到这里,那人又重复说了一遍刚遇到时的话。

那天正好赶上他爱人不在家,他又不会做饭,但他依然拿出家里的白面,生硬地为我们做了甜面条,端上面条他有点尴尬地说:你们山西人爱吃咸的,我给你们炒几个苹果下饭吃吧!

炒苹果,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把苹果当菜吃这个奇怪的创意也蛮有意思!那顿饭我们第一次吃到炒苹果的味道,那又酸又咸的味道我至今还记得起来。

八十年代初期,在外工作的姑姑给父亲寄来一封信,信的内容是让父亲到京上访,重新进入工作岗位。

父亲的上访工作非常顺利,组织上不但为父亲恢复了工作,还在县城分给父亲两套住房。一套是给已婚的哥嫂住,一套是给我们住。

八十年代末,全国上下兴起了个体户,我也在县城百货大楼设了一个摊位。辛苦不负有心人,在我的努力下,生意逐渐好起来了。有一天,我心里盘算着自己赚了几十块钱,特别兴奋。我想这可是相当于别人一个月的工资啊!高兴之下我花几块钱买了一块猪肉带回家。

母亲嘻呵呵地把一盘炖猪肉端上桌,父亲正在客厅看报纸,闻到扑鼻的香味,他“蹭”地站起身,一边招呼我们一起吃,一边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白酒。在热气腾腾的红烧肉桌子旁坐下,他笑嘻嘻地自语道:今天我要尝尝我闺女买回来的肉!

母亲惊讶地问道:他爸,你不是不吃肉吗?今天这是?

父亲夹起一块肉,慢慢送到嘴里。他微闭着双眼缓缓抬起头,我看见父亲的双眼两行热泪突然就涌了出来。

父亲品着肉味,听着母亲的惊呼,他哽咽着说:她妈啊,我们养了一群孩子,我要是吃肉,孩子们还能活到现在吗?

听了父亲的话,母亲也“哇”地一声哭出来:好我乃人哩!你活活骗了我这么多年啊!

情绪失控的母亲和父亲抱头痛哭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的眼泪早都泉涌一般。我用双臂抱着父母的头笑着说:爸,妈,现在咱富裕起来了,以后你们就放开了吃肉吧!女儿我买得起!

从此以后,每天我都要买一块肉回家,炖给渐渐老去的爸妈。

郑州市专治羊癫疯哪里医院好北京主治癫痫医院癫痫病的在家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