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黄河故道,花木情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摘要:2018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向夏津正式授牌,山东夏津黄河故道古桑树群成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夏津从此被称为“中国椹果之乡”。 夏津的黄河故道,从此成了椹果的故乡。 你说这是黄河的故道,我说这是黄河的废都。   黄河迁都了。留下这个世界上最辉煌的废墟。   ——洪烛《黄河的废都——写给山东省夏津县黄河故道》      一、故道梨花   春风吹过了四月,夏津黄河故道的梨花就会开放。   车行故道中,随便一个地方,都会闪出一树梨花。一簇簇洁白的花挤满枝头,裹紧树身,把一棵树绽放成雪的世界,让心一下就明亮起来。   不时闪过的梨花已经让人兴奋,千树万树梨花开,当同车的伙伴对着那散落在田间的白云感叹时,曾经来过的朋友却说,来故道看梨花,还是要去梨园。   对梨园最早的记载,在隋末唐初。千百年的沧桑变迁,梨园面积已经减少,但园内仍有梨树数万株,百年以上古梨树两千余株。   隋朝末年,宇文化及杀害了隋炀帝,篡夺隋朝的皇位僭越称帝。公元619年,已建立夏国,自成夏王的窦建德率军讨伐宇文化及,宇文化及退守聊城。窦建德攻陷了聊城,拘捕杀掉宇文化及和他儿子等人。之后,夏王退驻黄河故道,就在现在的梨园犒赏全军,“貔貅百万环左右,骁将千员列西东。夏王英风今犹在,令下还使鬼神惊”,至今留有点将台遗址。   梨园名为香雪园,“恨无尘外人,为续雪香句”,原来元好问的梨花跑到故道来了。   香雪园的牌匾镶嵌在梨园的入口门楣上,书写者是梅葆玖先生。   看到先生的落款,不禁感叹园子的设计者用意之深远。梨园界顶级人物的题名,诗意的名字,画般的美景浑然合为一体。香雪园已不仅仅是一个植物园林,而成了文化的载体。当听旁边的游人议论梅葆玖先生一生留墨很少时,更感到故道的香雪园得梅先生泽惠已多。   园门口,讲解员身边,一个俊俏的故道小姑娘,顶多只有十来岁的样子,正随着音乐唱着《梨花颂》,“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唱功、做派像极了梅先生。小姑娘忘我、沉醉地唱着,完全沉浸在《梨花颂》的凄美意境中,已完全听不见游人们热烈的掌声。   “梨花开,春带雨”。看花的时候,最好是有点毛毛细雨,既能增加花的清新而又不至于把花打落。但北温带季风气候区内的黄河故道,缺的就是春雨,人们看到的梨花都是粉面含春,羞答答的。   香雪园的树多是百年古树,树干曲曲盘盘的,颜色近似紫檀。新长的枝条上嫩黄的叶片刚刚生出,还未完全伸开,更衬托出白色梨花的明眸善魅。   正是梨花的盛花期,一只只蜜蜂穿梭花间,让人想到很快就有白如凝脂的梨花蜜喝了。   蜜虽甜美,但梨花的香并不浓郁,是清幽的淡香,像极了躲在深山不使人闻的兰花,是君子之香。   簇簇的梨花已经让人沉醉,但当故道人讲起秋后金黄的鸭梨挤满枝头等人采摘的情景时,你就恨不得哪怕浪费一个夏天不用,也要让秋天马上到来才好。   梨园有千亩之多,接天连地的梨花簇生出一层淡淡的烟幕,行走花间,你会突然发现自己已是漫天花海里的神仙。   “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说的就是黄河故道的梨花。   “梨花落,春入泥”。故道的泥土是世间最好的泥土,因为这是古黄河的遗产。   公元前602年,黄河在淇河、卫河合流处决口,自南向北畅流,流过古时的鄃地,现在的夏津,共行水613年。“黄河到此一游”,带来了黄土高原的黄土。原本坚硬的黄土,在几千里大河里翻转揉摔,来到夏津时,早就磨成了细沙。这是原始的黄河故道,赤脚走过,感觉一片柔软。   黄河故道的孩子,皮肤都细腻,就因为他们小时候是穿“土布袋”长大的。把细细的黄沙炒热,温度适宜,装进布袋,把幼小的婴儿装进去,就像放进了睡袋。被细细的暖暖的黄沙包裹着,每天都在做沙疗,连梦都是温暖的。   可以说,在黄河故道入泥的梨花是全世界最幸运的梨花。   因一物而牵出一段历史,因一花而勾起一片梨园情,有时候我无法想象,多少年以后累加在梨园身上的东西会有多么厚重,但我相信,会更好更美,就像这眼前的瓣瓣梨花……      二、椹果故乡   黄河故道的春脖子短,春入泥之后,炎热的夏天匆匆赶到了。麦子快熟的时候,就是吃椹果的日子来了。   椹果,其实就是桑葚,因“桑”与“丧”同音,图吉利,就叫成了椹果。   故道之内,椹果树遍地都是,但最集中的地方,在颐寿园。   外面暑气逼人,远远望见颐寿园参天的古树,就有冲就去的欲望。园里椹树都是成片的参天大树,树冠丰满如盖,枝繁叶茂,阳光透不下来,进入园中马上就感到一片清凉。   颐寿园占地1000多亩,多是古椹树,上百年古树就有3000多株。古树形态各异,姿态奇美。   卧龙树,也许是喝醉了,倒在地上,只有很少的根还留在土中,但枝丫继续向天生长,用几百年的时间,把自己盘旋成一个遒劲的卧龙。   腾龙树昂然屹立,这棵树龄已过千年的树王,冠盖成伞,器宇轩昂,似巨龙腾飞,豪气冲天。   七仙女,七个古树正围在一起商量,今年蟠桃会上的寿果,应该用故道椹果中的白珍珠还是紫玛瑙。   这么多的古树,是怎么形成的呢?这是每一个到过故道的人都会问的问题。   起因还是黄河。古黄河流经古鄃地六百多年后,于公元11年又改道而去,留下三十多万亩的沙土地。种植其他作物都不易成活,自元代以前,先民们就种起了葚树。   现在研究发现,椹树生命力极其旺盛,根系发达,根可向下深扎四米,根幅更是树冠的几倍几十倍,非常适合干旱的沙地种植。   早在两千年前,古人已用历代积累的经验和智慧,给这片土地找到了合适的伴侣。   故道种植桑树的最早文字记载见于明嘉靖年间的《夏津县志》。清康熙年间更是大面积种植,到了清朝中叶,沙河一带的桑树已是郁郁葱葱。清雍正时夏津知县陈学海有诗赞曰:苍椹奠得民安业,处处丰登乐岁畦。   古时种桑,是为用桑叶养蚕,用蚕丝织绸缎。南宋以来,棉花大面积种植,棉布取代了绸缎,桑树的功用就完全变成了食果。   椹果还未成熟时,颜色青白,质地较硬。自小满后,椹果开始逐渐成熟,颜色由青白转为白色或紫色,熟透后汁多味甜。不同于其他果实,椹果不是一次成熟,一次性采摘,而是梯次成熟,每天采摘。每棵树上的椹果,有的刚刚坐果,有的已经成熟,每天采摘的都是已经成熟的,采摘期持续一个月。   椹树高大,而椹果的个头较小,数量众多,满天星一样的果实用手一个个采摘是不现实的,于是发明了晃树法。拿一根长长的竹竿,杆头绑上弯钩,用钩子勾住树枝用力晃动,成熟的椹果就会掉下来,未成熟的则留在枝头继续生长。树底下,张开比双人床单还要大的布单,晃下的椹果全落在了布单里,既不会弄脏又便于收集椹果。   椹果太多了,吃不完,人们就晒起了椹干。麦收时节,正是一年里太阳最毒的时候,把椹果均匀摊开,暴晒在太阳下,椹果很快失去水分,身体缩小,挤成一点,椹干就晒成了。   在丰收之年,椹果是丰富人们饮食生活的辅品。如遇灾荒饥馑,麦子未熟之前,青黄不接,椹果就成了贫苦百姓的救命果。椹树的树叶、树皮、树根皆可食用,在靠天吃饭的年代,椹树帮助故道的居民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缺粮危机。   在物质生活极度丰富的现在,人们把对椹果的利用也全面起来,椹叶茶,椹果酒,椹果糕……先进的技术手段竟开发出七十多种椹果产品,原来无人问津的桑黄,每斤竟卖到一千多元。   十几家茶厂,几家酒厂,桑产业研究基地建立起来了,故道居民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椹树、椹果让故道更加生机勃勃起来。   颐寿园周边的故道人,都生的健壮,长寿老人很多,大概与吃多了椹果有关。祖国医学认为,桑椹具有补肝益肾、生津润肠、乌发明目的功效,即可食用又可药用,常食可以延年益寿,所以,人们称椹果为神果,称这片椹果园为颐寿园。   县城的自行车骑行爱好者,每天早晨都结队骑行至颐寿园,在清凉的晨露中摘食椹果。既是为了解骑行带来的干渴,也是期望这神果为自己增福增寿。   2018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向夏津正式授牌,山东夏津黄河故道古桑树群成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夏津从此被称为“中国椹果之乡”。   夏津的黄河故道,从此成了椹果的故乡。夏津,因有一处颐寿园而美丽,因有繁盛的椹果而骄傲。      三、百果之园   自西而东,车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平稳行进,沿路都是庄稼。远远望见一带树木高出平地,向东北方向绵延而去。导航仪显示刘堤到了,像唐堤、杨堤一样,刘堤是古黄河堤岸上的村庄。   车进刘堤就是上坡。上了坡,就会发现路旁、远处的树木突然多了起来,细看树下的土地,已由一路看到的白土变成了黄沙土——黄河故道到了。   故道的春天,野花最多。树底下,道路旁,一片片满是的。黄的,红的,白的,花朵虽小,争妍起来却互不相让,在带着甜味的东风里竞相开放。   先是一排排的杨树,再进去一点,是矮小的椹莓,椹莓树树棵虽小,接的果实却大,一个个果实饱满,红得发紫。车子在绵延起伏的沙丘间行进,路旁树的品种也多起来。椹树,梨树,虽有分散,大多都是成片聚集;杏树,柿树,山楂,都分散着;枣树,核桃,也能看到……   这就是夏津黄河故道森林公园,这个占地12万亩的森林公园,南北18公里,东西7公里的园内,保存了55科117属210种林木。林内果木交互错落,形成一条变幻莫测的绿色屏障。   这是我国最大最古老的人工园林,被称为“北方落叶果木博物馆”,是真正的百果之园。   外来的游客已经感慨于平原地貌上这片林子的阔大,哪知和故道居民谈起来时却被告知,现在的林子小多了,原来还要大得多。   黄河行经过的这片土地,在春秋战国时曾是赵、齐等诸侯国会盟的要津。但黄河改道而去,留下的这片狭长荒芜的沙地却是沙漠荒凉,不适合耕种,以致弄得人烟凋敝。   这里是齐国的地界,“齐纨鲁缟”,山东自古桑蚕业就比较发达。不知最早起于何时,但最起码自元代开始,故道的人们为养蚕种起了桑树。   明洪武二十五年,一褚姓人家自山西省洪桐县大槐树迁到故道前屯村,随身带来洪桐柿树幼苗百余株,栽于村外沙丘之上。当年的柿树至今仍有存活,树龄已有600年之久。后来,居民又多次补种,到现在仍存百年古柿树30余株,古树之多,为华北平原之最。每年秋收季节,桔黄的柿果挂满枝头,金色琳琅,香气醉人,不断勾起路过行人的食欲。   清康熙年间,朱国祥被贬为夏津县令,出巡老黄河。见地半沙滩,不宜稼穑,只有椹树,梨树,枣树,柿子树等果树顽强生长着,朱县令便倡导居民多种果木。百姓遵令而行,各种果树被栽种下去,一条绿色的长廊架起来,肆虐的黄龙变成了温顺的绿龙。   园内树木最多之时,是日本侵华之前。清代的人工种植达一定规模之后,树木自然生长,无人修剪,密密麻麻,几近成了原生林。树木间的紧密已达到了人在树上攀援而行,二十里不用下树的程度。   日本人来到故道,故道人利用茂密的树林和日军打起了游击战,神出鬼没,屡屡得胜。日伪军无奈,开始大量砍伐树木,树林面积就大大减少了。   听完故道居民的讲述,才知道这片故道树林还是英雄之林。   游故道之时,正碰到舒婷、梁衡、洪烛等人来故道采风,在高大的椹果树下和居民畅谈故道的历史。从乡民朴实的话语中,能让人深深体会到故道百姓对黄河母亲的的依恋,对清正廉洁的官吏的敬重,对祖先智慧的敬仰和对新社会生活的满足。   春有百花,秋有百果。如果秋天来故道,你就能享受到百果的香甜。   柿子的甜美,要用和苹果一起捂过,过一段时日才能尝到;酥梨的脆甜,一入口就能感觉;红色的山楂,在停车场就能摘到,不怕酸,尽管随便吃……   正如诗人洪烛在《黄河的废都——写给山东省夏津县黄河故道》诗中所写:   废黄河,并没有真的废掉   它的颓废,也那么让人震撼   没有谁敢于怀疑   这里曾经走过一位王者   和夸父一样,遗弃的权杖   化作果树林   黄河淤积的泥沙,长出的果实   就是比别处甜   夏津,繁盛的夏天,在黄河入海的一个渡口,诉说着故道的今昔,所有的故事都挂在了树木上……   郑州癫痫病哪里治疗最好呢武汉哪里能治小孩癫痫哈尔滨最专业癫痫病医院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