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七年之痒(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作家

二月的江南,残雪还没有化尽,鸭子就已经在湖水里嬉戏了,好像早春二月是它们的专场秀。这样一来,先知水暖的自然要数江南鸭子了。也许,我们的祖先早就知道这一生态现象,却没有找到好的方式和载体传承,或根本没有当一回事而忽略不计了。这就让宋朝那个细心的苏轼捡了个便宜,以传神的笔墨写成了漂亮的诗句留传下来。

而我,在这个季节不免有些许的忧郁。何况一连几天,阴雨夹雪,一点点细微的浅春气息被图解或淹没,仿佛又把这个季节拉回了冬天,这种反复的拉锯战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只好干脆躲在房子里烤火、发呆,一点也诗意不起来。那天,久违的太阳出来了,我的心就痒痒的,像猫爪子在抓。正好几个玩摄影的朋友打电话邀我,去洞庭湖拍湿地落日。我弹簧一样蹦跳起来,立马响应。下午,城里温度已经升至零上六度,穿件薄棉袄就觉得蛮合适了。可一上洞庭湖大桥,明显感觉不对劲。一下车,堤岸边比城里冷得多,那朔风如刀刻,在不停地雕塑我,好像我是一块任其雕塑的石膏或木料。即使我拿出拥抱春天的全部热情来与之对抗,却还是输得比较惨,冻得上牙齿敲打下牙齿,才感觉多么自不量力。我不得不承认,这回吃了个哑巴亏。心里作死的后悔,出门时没有好好武装一下,至少可以加厚一点嘛?记得出门之前,老婆还转身丢了一句:湖边很冷的,穿件大衣去吧?当时,我并不以为然,心想:这有什么,太阳都出来了,暖暖的。要知道,我一个冬天都没有穿大棉袄,何况自信身体还结实。但在门口衣架上顺手牵了一顶帽子戴上,一半是我在前几天刚理了个平头,出门是有点风嗖嗖的感觉;一半也算是给老婆的面子。这帽子是她前些年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礼轻情意重嘛!

这时候,风像玩皮的孩子,居然趁我没有半点防备之意,就轻易把我的帽子揭走了,并抛向天空。我的帽子,像一只大鸟一样飞了起来,连同我的目光也被提得老高、老高……然后,又像降落伞一样缓缓飘了下来。我没有追到飞翔的帽子,它落在大堤之下的湖面上,并被湖面的冰层捧住,没有半点归还的意思。疑似在调戏我,有本事你过来拿呀?我的确没得这个本事,又不是武侠电影里的轻功了得的高手,这对于他们不过小菜一碟,轻而易举就能取回。我只是凡夫俗子一枚,只能站在岸边干着急,这便惹得同伴们一个个坏笑着,并纷纷举起镜头拍下这个滑稽场面,只有我伫立一边哭笑不得。

湖面不仅结了冰,我看清了冰的纹路居然呈波浪型,那么均匀细致,这莫非就是凝固的波浪?我捡一粒石子扔过去,冰就卡擦碎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坑,说明冰层并不厚。隔岸十来米远,我不指望帽子还能从冰面飞回来。何况,刚才司机小赵用温度计测了一下水温,零下三度,这就够让我心打寒颤了。尽管从小生长在湖边,游泳还是马马虎虎的,可我还不至于做出如此惊人的举措来。除非,有人落水了,我会义不容辞。事情就是这么巧,刚才还在嘲笑我的杨晖,也被风吹走了帽子,并与我的平行躺在冰面上,这回就轮到我笑他了:帽子也结同伴啊!我不否认,此刻我也是有点幸灾乐祸。谁知,杨晖家的那条土狗像只令箭,梭地一声下去了,像条小小的破冰船,那份忠诚与勇敢实在让人感动。很快,狗把主人的帽子给刁了回来。我想,这下我的帽子也有希望了。可是,我怎么赶它下水,可这畜生钻在车底就是不肯出来,真是狗眼看人低啊。见它瑟瑟发抖的样子,我也不忍心了。来的时候,我就反对杨晖抱着狗与我们争车位,这让我觉得也太宠过头了吧?这下,联想人世间的一些事,我心理便感觉五味俱全。

这时,一层厚厚的乌云滋生,掩蔽了太阳。转瞬天气转阴了,光线弱了许多。看来,今天等不到日落的霞光,可能还会下雨,我心里开始凌乱。又不知几个同伴跑到哪了?我想打道回府,免得雨来了淋湿衣服如落汤鸡一样狼狈。这时候,远处湖面驶过来一条小划子船,直朝我这个方向而来:一个放鸭子的人,赶着一大群水鸭,怕有几百只吧?我通过长焦看得真切。渔船越来越近了,我暗暗地自语,要是太阳能突然冒出来的话,这画面一定绝美!心想:我抓住了这个美好的机遇,也不失为上苍垂爱我而予以莫大的补偿。我摆开了架势,忘记了冷,静静地等待船再靠拢来一点就开拍。也许,上苍觉得对我的眷顾还不够,就在这一刻,太阳居然顶破云层冒了出来,霞光耀眼,湖面流金。我赶紧调整光圈与焦距,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可遇不可求的,抓紧连拍:一只小小的渔船上,伫立一个戴草帽的汉子,手中的的撑杆左右击打着水面,溅起霞光。逆光的层次感尤其丰富,那水面的微波层层叠叠荡漾,那渔船像把剪刀,把这匹绸缎裁剪,那一大群水鸭因凃上了一层金光,就已经变成了一朵朵金花,绣在这绸缎上。我从数码机的镜框里回放着这一副画面,竟有一种抑止不住的冲动。身后隐约有人的声音,回头一看,不知道我这些同伴什么时候不约而同出现在我身后,这动人场景看来不是我独有的,他们一定都拍到了,看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肯定他们的收获不亚于我。

鸭群现在变成了线性队伍,在岸边打圈圈,要上岸了。赶鸭的人冲着岸边的我们在喊,手在挥动着,意思是让我们闪一边,给鸭子让出一条路来。我们这才纷纷闪到一边。这时,我突然想起我水中的帽子,便央求放鸭子的那位大哥帮帮忙。之前,我只顾着摄影,全然不知湖面的薄冰什么时候已经全部溶化,而我的帽子并没有落沉,还浮在水面上,随一阵阵的微波起伏。

从鸭大哥手中接过失而复得的帽子,并与他留了一张合影。我歉意地对他说,我们经常来洞庭湖边拍片,到时还要请你做模特啊,我们会付钱给你。他憨厚地嘿嘿笑了几声,说要么子钱咯,我这模样不咋的,你们爱怎么拍都行。乐得我们几个也笑了起来。我还告诉他,等过几天把照片洗出来就送你一套。他连连喊要得、要得。我问他家地址,他说不太好找。反正我就在沿湖一带放鸭子,一定能碰见的。几天后,我把像片揣在摄像包里再次来到湖边,却没有找到他,去了哪呢?后来又来过几次,仍然没有看到这位大哥。我曾到附近农户去打听,才知道他老婆和孩子在我们离开的第二天出了车祸,他办完丧事之后就回安徽老家去了,再也没有音讯……

七年了,一晃而过。这几天,我在清理电脑的文件夹,重温这些照片,又有一种痒痒的感觉。此时此刻,却不知如何表达。

导致癫痫的原因都是什么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最权威湖北癫痫科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