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榆钱飘香的季节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推理
无破坏:无 阅读:1742发表时间:2016-03-24 11:54:07    几阵暖暖的春风刮过之后,榆树枝头便有密密麻麻的榆钱骨朵冒了出来。刚冒出头的榆钱骨朵呈现出一种酱紫色,随着点点春雨的滋润,酱紫色转化成了暗红色,随之颜色又逐渐变得鲜活、明快起来。终于,在一个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刻,已经长大的骨朵裂开了嘴,唰地一下抖落出一树湿漉漉、翠生生的绿。这绿渐渐萌发、膨大,蛱蝶般的榆钱便挤挤挨挨地站满了树冠,压弯了枝条。   这是一年之中榆树最为风光的时刻。各种各样的鸟儿欢快地跳跃于枝头,尽情地享受着鲜嫩多汁的榆钱,不时地仰起圆滚滚的小脑袋鸣叫几声,似呼朋引伴,又似千恩万谢;一些叫不出名的昆虫也在枝桠间忙碌地飞着,那嗡嗡嘤嘤之声,竟似一只规模宏大的音乐队。期间,早有会爬树的孩子猴儿一般地灵巧地攀缘于树身之上,只需噌噌几下便已窜于枝头,端坐于树杈之中了,两手不停地捋着成串的榆钱往嘴里塞,任凭树下的小伙伴们百般讨好、乞求,就是不肯折几枝榆钱扔下来。等他过够了谗瘾,才像突然想起树下的伙伴们一样,坏笑着折几枝赶忙往下扔。树下顿时接的接,抢的抢,你推我,我搡你,连滚带爬地乱成一锅粥。女孩们大多不会爬树,但她们却央求大人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绑上镰刀,站于树下,专拣榆钱多的树枝往下削。大人们站在高高的凳子或梯子之上,一手抓着树枝,一手慢条斯理里捋着成串的榆钱。不一会,身上挎的口袋或书包便鼓胀起来。此刻,他们像一位慈祥而又大度的富翁一样,任凭孩子们糟蹋,也绝不去吆喝一声……   也就是三五天的光景,榆钱中间的种子鼓胀了起来。这时,往往有成群结队的鸟儿云彩般地扑到树冠上,你争我抢地享受着大自然馈赠给它们的盛宴。起先,是身体较小、全身羽毛呈黄绿色的黄雀率先飞来,接着便是身形较大的各种虎皮鹦鹉一窝蜂似地赶了过来。   清楚地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两个哥哥用滚笼子给我逮鸟的情景。滚笼子是一种带翻板的笼子,“滚”就是翻板,上面锁着香气扑鼻、黄雀、虎皮鹦鹉都难以抵御的粟子。粟子是各种鸟儿的最爱,其香味远远地超过了即将成熟的榆钱。不识机关的鸟儿们一见有美食等着自己,便争先恐后地飞跳到翻板之上。殊料,还没等它们吃到粟子,翻板已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翻滚,将站于其上的鸟儿统统地扣到了笼子里。随之,翻板又换了个方向,照样有鸟武汉癫痫怎样治疗儿往上落,翻板也就照扣不误。不一会的工夫,笼子里便逮住了好几只鸟儿。鸟儿有公有母,公的羽毛鲜艳,叫声清脆婉转,有的甚至会打嘟喽,而母的却羽毛灰暗,叫声沙哑。选几只漂亮的分装于其它的笼子里,以小米、水来精心喂养,慢慢地鸟儿便失去了野性,一养便是一年。第二年,榆钱成年人得了癫痫要怎么治疗?花开时,把已养熟的鸟儿放入滚笼子之中,再将笼子挂于高高的树梢之上,用熟鸟的叫声来引诱天空中飞行的鸟儿驻足,上当者就成了我的战利品。   榆钱年年开,鸟儿年年来。榆钱的香味和鸟儿的叫声伴随了武汉知名的癫痫专家我几乎整个的童年、少年,也给我留下了无尽的欢乐与回味。   孩子们将榆钱采回家后,忙碌的可就是大人们了。大人们将榆钱淘洗干净,做成榆钱饼子或是摊成榆钱咸食。那滋味,足以让孩子们高兴上一春天。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榆钱成熟了。成熟了的榆钱失去了先前玉一样的光泽,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两边薄、中间厚、颜色白的榆钱种子。此时,春风一吹,满树的榆钱哗哗啦啦地往下掉。不一会,地上便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钱”。   望着自天空中飘落的粉白如雪、圆巧如钱的榆钱,大人们情不自禁地浮想联翩起来。“榆钱,余钱啊,老百姓的日子啥时才能有余钱啊。”怀着这种憧憬,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将飘落的榆钱种子收集起来,育成一畦畦杆红叶绿的榆树苗,遍植于院子内、崖头旁。尽管榆树好生虫,且这种虫子很脏人,但大人们仍乐此不疲。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止是普通的老百姓,就连富可敌国的和珅也有这种想法。2004年春末,我到恭王府去旅游时,见硕大的一个福池周围种植的都是高大的榆树,正在我心生纳闷时,一阵微风吹来,白白亮亮的榆钱自空中飘飘洒洒地落了下来。顿时,福池内的水面上便漂浮着一层白花花的榆钱。那榆钱,经阳光的照射和波光的反射,分外耀眼、好看。此时导游告诉我,和珅不仅想把地上的钱归自己所有,就是天上的钱他也想要。榆钱落到福池里,称为福财满池。历史很有意思,和珅被嘉庆皇帝搬倒后,他费尽心血搜罗来的金银财宝又悉数归了大清的国库,自己倒落得个狱中自尽的下场......   一年一度的阵阵春风中,榆钱如期成熟,老百姓的日子也日渐红火、兴腾。虽然每年的植树节前后,人们仍在自己的院子里、屋台子周围种植上一些榆树,但那滋养热、带给人希望于欢乐的榆钱却似乎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眼下,又是榆钱飘香的季节了。然而,尽管一树一树的榆钱开得圆润如玉、灿烂似锦,一串串、一嘟嘟地呈现于人们的眼前,但树下却异常冷清。除了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那里慢慢地采摘一点外,没有一个孩子在树下仰望,更没有孩子爬到树上去折榆钱了。倒是那些随季节而来,又随季节而去的鸟儿们仍然光顾于树梢。或许这天上的来客能多少安抚一下榆树们那业已寂寞的心田。   捋一把榆钱放入嘴中慢慢咀嚼,汁水满口,清香满口。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却觉得嚼出的味道里,分明有一种思乡的滋味弥漫于唇齿间、萦绕于脑海里。   共 20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