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忘不掉的夜色(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推理

中秋节临近,弟弟终于挣脱了死神的魔爪,经历了七十五天的放化疗,平安归来了。获悉弟弟病情得到控制的消息,甭提心里有多舒服了!悬了两个多月的心终于暂时落地了。晚饭时,老伴也高兴地炒了几道平日里很少做的菜。我跟老伴打开一瓶三百元的葡萄酒,由于压抑的心情得到了释放,一瓶葡萄酒老伴只喝了一杯,剩下的全部融入我的肠胃。似乎上帝也在为弟弟祝福,虽是仲秋时令,一丝风也没有,不寒的秋夜,不是满月的夜色依旧朦胧温馨。我独自一人沿着护城河信步了大约两公里,望着跨河大桥上闪烁滚动的彩灯映照下的水面,波光粼粼,五颜六色,心旷神怡。哼着歌曲走在回家的路上,穿过几道十字路口时,我的心情开始陡转直下。家乡的民间有个习俗,逢年过节时,人们都会在十字路口处,为已故的亲人送上纸钱还有水果一类的祭品,即使城管看见也视而不见。也许民俗源于“每逢佳节倍思亲”\\\'吧。按照民间的说法这叫“放空”。望着路边一堆堆燃烧着的纸钱冥币、水果、糕点,望着年龄不等的“放空”人,去年中秋节的夜色依稀眼前……

去年的中秋节本想让母亲来我俩过节,母亲竟然节前几天去了市里的妹妹家,弟弟一家也都去省城孩子那里过节了。我想去跟老伴和孩子们共度佳节为时已晚。因为买不上卧铺票,飞机票,我只好一个人在小城里过中秋节了。实在不愿惊动亲朋友好友,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几天里没有跟平日里每天一起去打球、下棋的同学联系,他们都以为按着我的惯例,放假前就去了省城。大街小巷节日的气氛非常浓郁,小区里的人们都在频繁地出入商场,往返超市,采购节日用品。我也精心准备着,过节的前一天中午,我站在自家楼下晒太阳,七号楼热心的姚大姐说:“小陆过节了,你不给你老爸燎几张纸吗?”我根据姚大姐的指导,买来了一炷香、一捆烧纸、几沓印刷精美的巨额冥币、一袋金元宝、一瓶白酒、几种水果。在一张纸上写下父亲黄泉的住址姓名,这是父亲去世6个月零5天的时间里,第二次写父亲的名字。上一次是父亲火化那天,写在殡仪馆灵位牌上的,那天写父亲的名字时泪雨滂沱,这次虽没有那么多泪水,依旧眼眶湿润。

晚上我在楼下的“和顺小吃"花了不到30元钱吃了一顿晚餐。准备天黑后,到十字路口把那份承载着思念的孝心送上。也许是我的不孝惹怒了上帝,也许是父亲那里的经济并不拮据。傍晚时分,突然间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巨大的雷声震耳欲聋,闪电一道接着一道的撕裂开夜幕。小区里的排水孔发出”汩汩“的响声,楼上的排水管泛着白花满管地倾泻。雨一直下到次日天明才逐渐小了下来。

中秋节这天一直处于雨天状态,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天。我一天也没有出屋,早餐简单地对付一口,午餐弄了四道菜,有鱼有鸡有肉有青菜,三荤一素,也算一般丰盛,北京二锅头喝了差不多一瓶,那天的饭菜吃着不香,酒喝着比平日里辣,电视机陪伴,一顿饭足足吃了三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盼来了中秋节的夜色,可是雨却在这个时辰加班了,并且表现的还非常不错,雨下得一会比一会儿大。我不知道开了多少次窗子,就是不见雨有雨歇息的意思。到了九点半的时候,我实在等不起了。从地下室里推出我的那辆崭新的”三枪“牌脚驱爱车。拿上一块塑料布,把”货币“全部装入车筐,用线绳系好。揣上打火机,带上强光手电筒,打上雨伞出发了。

路面上到处都是白汪汪的水。显然马路上的排水管道有些力不从心了。我一只手撑着雨伞,一只手扶住车把,在雨水里奔向距离城里大约三公里的省道与国道的十字交汇路口,因为那里离父亲的’”家”不远。可以望见殡仪馆楼顶灯光发出的红晕,闪电中可以窥见让逝者灵魂升天的大烟囱。裤子一直湿透到膝盖下,黑暗中,雨水里我终于骑车抵达了心中的十字路口。我打着手电,寻找地面没有积水的地方,地面积水四处横流,找了半天也寻不见一块可以铺上塑料布的地方。也许是我的虔诚唤醒了上帝的恻隐之心怜悯之情;也许是龙王爷折腾的筋疲力尽了。雨一下小了起来。过了一小会儿,地面上的水开始分流了。我选择一块没有流水的地块,用嘴巴叼住手电筒照亮,铺上塑料布,把纸钱的包装撕掉,把各种物品整齐地码放好,用木棍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圆圈,先点燃一炷香,然后点燃了纸钱冥币。

雨停了,月亮格外明亮。我跪在圆圈外,不停地用木棍拨弄着燃烧着的纸钱。把酒洒在纸灰上,把吃的东西扔进火堆里,按着民俗我给父亲磕了虔诚的三个头。当我起身离开的时候,中秋节的那轮明月格外皎洁,格外明亮。

中秋节雨后的夜色异常的美,大地异常的静穆。我如释重负地骑着自行车行驶在月色下,行驶在思念父亲的节日里。那一刻真的是,海上升明月,我与父亲阴阳相隔共此时!

去年的中秋夜是我人生旅途上最凄凉的也是骨子里最难以释怀的,那晚的夜色让我深深地感悟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痛苦不是长在自己身上的疾病,而是亲人的离去!世界上最大的无奈就是不能用自己的生命兑换亲人的生命!

乙未年的中秋月色啊,今生今世不能把你忘怀!

北疆白杨

2017年10月于内蒙古通辽

青少年癫痫能治愈吗?郑州看癫痫哪里的医院好?癫痫病治疗的方法定西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