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小村记忆(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职场小说

这些年,工作一再变动,先是从乡下到县城,再从县城到市里,愈走愈离生我养我的小山村愈远了,愈远思念就愈是浓烈,自己仿佛是那放飞的风筝,无论飞得多高、多远,线的那头总牵挂着故乡的小山村......

山村是童年的摇篮,山村是记忆的珍宝,那里定格着永生无法复制的天真灿烂,那里珍藏着永远回不去童年时光。

故乡的小村时常令我矛盾纠结,想常回去看看嘛,又怕看到山村的衰微苍老,感伤岁月流逝,更怕触景生情,打开记忆的闸门。不回去吗!山村却时常入梦,搅得彻夜无眠。去年冬天,由于同村一个舅婆的八十大寿,表叔盛情邀请我参加老人家的寿筵。刚好那天是周末,我便回了我那大山脚下的小村庄。

故乡在一个大山脚下,四周是环抱的山峦,村前从前是一片宽宽的稻田,现在种上了成片的果树,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亲切。故乡冬天的天空和田野一样,放眼望去只见一片灰黄的颜色,除了新建了许多砖混楼房以外,感觉和我记忆中的故乡冬天相比,多了些苍老,少了些生机,也许是这些年来我走过的地方多了,看到的世界大了、视野宽了的缘故吧?总感觉故乡的小村的变化无法与时代的节拍接轨。

进到村口,打开憋闷的车门,山野吹来的风,蕴含着泥土和草木的气味,给人十分振奋的清爽。下得车来,刚关上车门,一大群村民就远远地围了上来,在一堆脸蛋被冻得红朴朴的小屁孩的后面,我看到几张松树皮一样,皱里叭叽的老脸,蓬松的银发象一团白雪在风中飘动,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下雪时那田畦中面无表情的稻草人,我快步迎着飘动的白雪走过去:“舅婆,姨婆,你们好!”因为在村里按般辈排行,她们都是我的长辈。“树生回来了呀!”她们总是习惯叫我的乳名,因为我小时候,家里穷,营养不良,体质很差。五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差点见了阎王,祖母心疼我,怕我养不大,就找来一个算命先生为我算卦。先生说我是金命,五行缺木,于是叫我找个寄娘。在上下邻村找了好几个人,这些人见我那病歪歪的样子,怕折了她们的寿元,都不愿意认我做“寄仔”。无奈之下,祖母就找了村头那株两个人合抱不过的大松树做我的“寄娘”,于是为我取了个乳名叫“树生”。小时候,每逢过年和生日那天,都要带上贡品去我这个不能说话的寄娘那里磕头祭拜。那时,在我眼里,松树那高高挺拔的姿态,确实也曾令我钦佩和崇敬。遗憾的是,后来这棵树在农业学大寨时被开田造地毁掉了,否则,今天肯定是家乡一道美丽的风景。

“你妈不回来吗?”一个牙己脱掉、嘴巴干瘪的老妇人挤到我身边问。她在村上与我祖母同辈,因此从小我就叫她舅婆!她家离我家老屋很近,小时候,我早晚都能见到她。记得她比母亲大一岁。在我的记忆中,她是一个走路生风、办事利索的干练女人。我依稀记得七十年代她还和母亲一起当过生产队的妇女突击队员,一天一晚人均插秧1.5亩(其实背后有很多幕后英雄帮忙,那是很多人合作的,有十来个人负责帮她们扯秧苗。),公社和县里的广播站都进行了报道。可如今,眼前的她,蹒跚的脚步、松树皮般刻满刀痕的脸、干瘪的嘴,怎么也难和我记忆中的那风风火火、面色红润光鲜的女人相提并论。真是岁月无情哪!这密布褶皱的老脸如时间的刀,剜却着我心头的酸楚!

“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还吃过我的奶呃!”、“你也还吃我的奶呃!你小时饿,你奶奶总让我们给你喂奶!”舅婆和旁边几个老女人的话,引来了周围男女老少的一阵哄堂大笑和议论,说这话时,只见她们那干凹凹的嘴巴,还有那脸上松驰的肌肉抖动着,脸上泛起得意的神色,眼里闪动着英雄般的光亮。大概,在她们看来这是件值得夸耀的事吧?然而,笑归笑,她们的话,的确是真的。我出生的那个年代,正是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刚过,根本没有听说奶粉这种高科技的玩艺,也根本无钱购买,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全是吃母乳长大的。我出生那年,全村共出生了21个小孩子,16个男的,5个女的。当时生产队出集体工,母亲时常是早上出去,晚上很晚才收工回家。于是当我饿了的时候,总是会大声哭叫。祖母心疼我,总是把我抱到村口路上等着。只要看到同村的还在哺乳期的妇人收工回来了,她总是那句话:“帮我喂下狗嵬先。”然后,也不管人家乐不乐意,就把我往那些女人的怀里塞,当我贪婪地躺在她们温暖的怀抱里吃饱喝足后,祖母才谢过人家,把我抱回家里去。

“是啊!是啊!我听我妈讲过,谢谢你们。来,来,来,请你们吃果子吧!”虽然对于她们在大庭广众面前说自己孩提时代的事情有些尴尬、羞赧。但面对这些真诚而慈祥的老脸,此时此刻,除了感动,便是感恩,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对于这些事情,小时候我一无所知,长大后家人们告诉我,我才知道,大概我至少是吃了二十多人的奶长大的。毫无疑问,她们都是我的奶娘。想当年她们是那么丰韵、富有活力,可如今却衰老了。这就是生我养育我的小山村,这些就是我那纯朴的父老乡亲。后来当我离开山村在外读书和工作后,每当听到《母亲》这首歌的时候,我都会联想到我的山村,想起那些曾经毫不吝惜地用奶水喂养我的女人们——我的乳母。乌鸦尚且知道反哺,何况为人乎?因此,我的心中时常怀着无以回报的愧疚,感恩的情愫时常在撕咬着我的灵魂。

我把感恩的情怀化着人生道路上奋进的动力,时常鞭策自己要有情有义,好好做人,做个好人,用心回报社会。这些年来,我已形成习惯,每次回村都要去看望一下村上那些德高望重、年老体弱的长者,买些礼品或给些小钱让他们买买肉吃。每当村有中长者去逝时,只要知道了,只要是挤得出时间,我就一定赶回村中,亲自为他(她)们点上一柱香,烧上几张纸钱,送上一份虔诚的祈祷,以表心中的敬意。这些虽然是平凡的小事,但是村民们却都很在意,觉得我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每次回到山村,我都能感受到村民对我的赞赏和认同。

古人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总是竭尽所能为山村的人们尽些绵薄之力。这些年来,村里建蓝球场、村中进行道路改造、安装山泉自来水,铺水泥路等,为这些公益事业,我尽力而为,做了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也的确为村上解决了不少难题。现在,只要村上有事情找到我,我总是想方设法帮助他们,我想,这就是我对山村养育之恩的反哺和回馈吧!

夜深了,在这春意融融的夜晚,南来的风,频频卷帘,送来花香和蝈蝈、青蛙之类虫们的欢唱。今夜,我故乡的小村的蛙鸣虫唱,大概也是这般欢快悠扬吧?

......

郑州那里能根治癫痫癫痫病做手术西安哪家医院强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西安专业的医院医院在哪里?